下拉阅读上一章

裴琳的血

  见梅家父女离开后,裴琳想推开璩咏益与之保持一点距离,可谁知这么一推,居然把他推倒了,幸好虞老动作快扶住了他,刚扶他坐下,一口黑血从他口中涌出。

“虞老你确定他这吐的血是在排毒吗?怎么吐两次黑血,都是在受了严重刺激之后呀?”

“丫头,你这是怀疑老夫的能力吗?”

裴琳见虞老一脸不悦,连忙打哈哈道:“额,呵呵,我只是担心,担心,别无他意哈。”

虞老一副算你识相的样子看了看裴琳,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丫头,把你和益儿在亭子里发生的事完完整整的说一遍。”

“啊?那是不是连我叹了几口气也要说啊?”

“对!”

好吧,看在这里也没外人的情况下,裴琳把事情的经过复述了一遍。

“丫头,说了这么多口渴了吧?来喝杯水。”

裴琳狐疑的看着虞老,他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不过她还真渴了,想来他应该也不会对自己怎么着,便伸手去接,谁知水杯没接住,自己的食指却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划了一刀,顿时血红的液体从指间流出。

“虞老头,你干嘛啊?我不就是怀疑一下下你的能力吗,有必要下毒手吗?很痛诶。”

璩咏益紧盯着裴琳流着血的手指艰难地咽着口水,最后抓起她的手指放入口中吸允着,好似沙漠中饥渴的旅人终于喝到了水流,裴琳能够清晰的感觉自己的血随着他的吸允慢慢的往指间涌着,涌着……

“虞老头,你快拉开他呀!”看着璩咏益如此渴望血的样子,另裴琳想到了吸血鬼,心里不禁打起了冷颤。

“丫头,再忍会,你的血能解毒!”

在场的人听虞老这么说都很惊讶,听得虞老解释着,“你仔细想想,益儿第一次吐黑血前吸过你的血,而后一次仍是舔了你的血,据我对益儿的了解,他不是那种会当着众人面表露心思的人,即使是最爱的女子,也断不会当众亲吻,所以老夫这次大胆猜测,他是对你的血有兴趣。”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我的血能解毒?!好吧,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他第一次吐黑血是在吸我血的两个时辰后,而这一次可是没过多久就吐黑血了啊。”

“血而初,需适时而吸兮;血次余,遇得吸应兮;”

“停!第一,你再不把你宝贝徒弟拉开,等你慢慢悠悠的说说完估计我已经意识不清了;第二,你能不能说简单点,我听不懂!”

虞老这才注意到裴琳渐白的脸色,“我说丫头,你体质怎么这么差呢?一回老夫给你开几幅药多补补。”

裴琳白了他一眼,心想着:你被人吸这么多血试试!

虞老点了璩咏益的几个穴位,然后让袁平扶到龙床上休息,而裴琳也在小红的搀扶下半躺在贵妃椅上。

“小红,麻烦你去给我烧碗红糖水来。”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虞老,你接着说吧。”

“其实原因很简单,起初你的血到益儿体内,他的身体内部需要时间来消化和接纳它,而当蛊虫遇到你的血后便开始抵触,于是就出现了益儿吐黑血的现象。当第二次你的血再流入到益儿体内时,他体内的各个部分都已熟悉这种味道,便不再出现排斥现象,于是第二次吐血现象就会快了很多。”

“那这一次他喝了我这么多血下去,按你的推测不是应该马上就吐出黑血的吗?”可看着床上的人,似乎没有一点动静。

“那是因为我封住了益儿的血动脉,他现在犹如一个活死人。”

“啊?为什么要这样呢?不是说我的血能解毒的吗?还是他喝的血不够多?那我再放点。”

虞老制止了裴琳,“你以为光靠你的血就能把他的毒全部解除啊?你的血是药引,还得加上我配置的草药和内功才能彻底清除。”

接着见虞老拿起纸笔写了一张清单递给袁平,“按照我这上面写的东西让御医在平旦前全部备齐拿到这里来。”

幸好是在皇宫,没一会御医们就备齐了所有虞老所要的东西,之后所有人都被他扫地出门,裴琳实在放心不下,便差人端了张凳子来,守在了璩咏益的门口。在过去了三个时辰后,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了,只见虞老一脸虚弱的走了出来,裴琳急忙站起身,“解了吗?”

“那是自然,我是谁啊!”

这家伙能再皮厚点么?“丫头,你那什么表情啊,我可是消耗了近五成的内功来治他,可不光是嘴上功夫。”

“啊哦,被发现了哦。呵呵,那我能进去看他了吗?”

“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需要休息。瞧你这黄脸婆样,一会益儿要见着你这样,会被你吓着了的。”

“哈,你!”妈妈的,明明是关心人家,可从他嘴里出来怎么就变了样了哦,听着跟某人很像诶。裴琳不由得想到了沈沁峰,记得她刚来这个时代,沈沁峰也是如此,经常与他斗嘴,当时她听着可生气了,现在想来,其实他那是在关心她。不知他和皓天现在怎样了……

裴琳的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