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亭相遇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 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旃为墙, 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 愿为黄鹤兮归故乡。”

这是何处传来的低吟,时有时无的单调的琴音,偶尔夹杂着一声叹息。只见一女子身穿淡白色宫装,晚风轻拂,有一种随风而去的感觉。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更显得楚楚动人。

“可是想家了?”

裴琳见璩咏益在袁平的搀扶下朝她走来,连忙站起相迎,“怎么出来了?虞老不是说你不宜走动嘛。”说归说,裴琳还是扶着他到亭子内的玉凳上坐下。

“不碍事,整日躺着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我看今晚夜色不错,就让袁平带我出来走走,正巧在此碰到你了。”其实璩咏益是问过伺候裴琳的丫鬟而特意过来的,自他中毒至今已有近一个月了,而给他配的解药一点用处都没有,他看得出来她很自责,整日除了给他喂药外,便是跟在师父身边研究药理,他想与她单独聊天的时间都没有。如果这毒最后未能解,那么他想在仅有的几十天里,好好珍惜与她在一起的时间。

聪明如裴琳,怎么会不知道璩咏益说这话的真假,御花园这么大,而她又特意挑了一个最偏的亭子呆着,除非小红、小青两丫头告诉他,不然又怎么会这么巧遇上。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可是给他配置的解药一点用都没有,发病次数也越来越多,每次看着他发病时痛苦的样子,她都会很内疚,又很无奈。记得半月前袁平一脸愤慨的朝她嚷嚷,让她离皇上远点,都是因为她在才会经常引起皇上的情绪变动,才会发病的。虽然裴琳很不喜欢袁平,但他当时说的话裴琳知道并非气话,她不是不明白璩咏益对她的心意,可是她的心里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满了,再没有可容下第二个人的地方,所以裴琳只能尽量躲避着他。

璩咏益见裴琳未回答他的问题,便又问了一次,“想家了?”其实他是想问是不是想白皓天了,可他不敢问。

裴琳答非所问道,“呵呵,想不想听我弹琴?”

明了她不想回答,璩咏益自然也不再多问,只是微笑着点点头,自从与她相遇后,他学会了笑,才发现原来笑其实也很简单。

琴声响起,一曲《高山流水》在小小亭子中传了开来,裴琳之所以弹这首歌,一是因为这首曲子能够让人精心驱疲,另外是因为这是曲子的典故。

一曲终了,璩咏益甚是享受地说:“好曲,所叫何名?”

“高山流水。关于这曲子,还有一个典故,想不想听?”

“好。”

“相传有位叫俞伯牙的人,自小爱好弹琴,他弹起琴来,琴声优美动听,犹如高山流水一般。虽然,有许多人赞美他的琴艺,但他却认为一直没有遇到真正能听懂他琴声的人。他一直在寻觅自己的知音。有一年的八月十五那天,他乘船过江,遇见风浪,便把船停在了一座小山下,晚上,风浪渐渐平息了下来,云开月出,景色十分迷人。望着空中的一轮明月,俞伯牙琴兴大发,拿出随身带来的琴,专心致志地弹了起来。他弹了一曲又一曲,正当他完全沉醉在优美的琴声之中的时候,忽听一人拍手叫绝,樵夫说道:“真好!雄伟而庄重,好像高耸入云的泰山一样!”当他弹奏表现奔腾澎湃的波涛时,樵夫又说:“真好!宽广浩荡,好像看见滚滚的流水,无边的大海一般!”伯牙兴奋极了,激动地说:“知音!你真是我的知音。” 从此二人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两人分别约定,明年此时此刻还在这里相会。第二年,伯牙如期赴会,但却久等不到他的朋友。于是,伯牙就顺着上次朋友回家的路去寻找。半路上,他遇到一位老人打听子期的家。这一打听才知道,朋友积劳成疾,已经在半月前去世了。朋友去世时担心伯牙会这在里久等,叮嘱老人一定要在这一天来通知伯牙。听到这个消息后悲痛欲绝。他随老人来到朋友的坟前,抚琴一曲哀悼知己。曲毕,就在朋友的坟前将琴摔碎,并且发誓终生不再抚琴。自此便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一说。”

“知音?”璩咏益听完这个故事,自然明白裴琳的意思。

“音实难知,知实难逢,逢其知音,千载其一乎!璩咏益,我们做一辈子的知音可好?”

“再为我多弹几遍吧。”

于是裴琳一遍又一遍的弹奏着,弹到手指破了也不自知,直到璩咏益抓起她受伤的手塞进嘴里吸允才惊觉。

裴琳急忙抽回手,“璩咏益,你这是作何?”

“止血。”

“你…”裴琳无语了,感情这家伙压根没把她刚才的话听进去。“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你们自便。”与其说裴琳是生气离开的,不如说是被吓跑的,在回去的路上,裴琳抚着胸口,“为何刚才会心跳得那么快呢?”

夜亭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