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闹璩咏益寝宫

  睡梦中的裴琳迷迷糊糊中感觉床在摇晃,“裴姑娘,裴姑娘,您快醒醒,不好了,皇上出事了!”

原本还在睡梦中的裴琳一听璩咏益出事了,浑身细胞都醒了过来,急忙起床往门外走,“裴姑娘,等等,您还没穿鞋。”可哪里还看得到人影啊,没办法,小红只得提着裴琳的鞋子在后面追着。

裴琳赶到璩咏益的寝宫看到虞老已在给他把脉,而他的锦被上有点点血污,而他的唇边还有未干的黑血,似乎是喷出来没多久。

“这是怎么回事呀?两个时辰前他不还好好的么?”

“你还有脸问,要不是你跟皇上说什么做知音,使得皇上情绪激动,皇上能这样吗?!”

“我,我,可我也不能因为他生病就骗他呀!要知道善意的谎言一样伤人!”

“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吧。从益儿的脉象来看,他的毒好像少了一点。你们看,他以往吐的血都是暗红色的,而这次吐出的血是黑色的,看着更像是在排毒。”

“那么说这次配的解药有用了?”

“嗯,有可能。”

就在众人心存希望时,小红悄悄走到裴琳身边,“裴姑娘,皇上此次解毒应该与那药没有关系。”

“哦?为何这么说?”

“这次虞老配的解药皇上根本没有喝。”

“怎么可能,我每次都亲眼见他喝完才离开的呀!”

“不用问,他肯定是等你走后又都吐出来了。”虞老走了过来替小红说道。

裴琳不解地问“可如果是这样,那他的毒怎么会无缘无故就被派出一点的呢?难道是被我气过头了?”

虞老和小红“噗嗤”一声笑了,“你这丫头,那你再去多气气他,看是会把他气得去见阎王还是被气得好起来?”

明摆着在损她嘛,“那究竟是为何呢?”

“这个,老夫暂时也没想明白。小红,袁平,你们把皇上近日吃过什么、做过什么、去过哪里、见过什么人,通通列出来给我。”

“是”说完两人立即去列名单了。可没走多久两人又折了回来,袁平有些担忧地说:“梅妃娘娘和丞相带了很多人把寝宫包围了。”

说曹操,曹操到,只见梅妃指着裴琳说:“把那个妖女给我拿下!”说完裴琳就被几个人拿大刀架在了脖子上,裴琳心想“难道我与这皇宫犯冲?短短一个月就被人拿刀架脖子架了两回了!”

“梅妃、梅丞相,你们这是何意?!这里可是皇上的寝宫,岂容你们带着这么多人擅自闯进来?!”

只见那位尖嘴猴腮的梅丞相扯着破锣嗓子说:“虞老,我们这么做也是为皇上着想,你们都被这个妖女迷惑了,我今天请大师为皇上占了一卦,说是要想皇上的病能早日康复,这个妖女就留不得。”

“你够了啊,别左一句妖女,右一声妖女的叫,我要是妖女,还能这么容易被你们用刀架在脖子上吗?!想要抓我就抓,别打着一副正义的旗帜。”

“你!好你个伶牙俐齿,来人,给本宫掌嘴,本宫倒要看看把她能嘴硬到几时。”

正当梅妃的奴才一掌向裴琳扇下时,被一阵掌风打飞了出去,“谁敢动琳丫头一根头发试试!”

梅丞相自知虞老的武功了得,不敢惹怒与他,可梅妃却不把他放在眼里,怒气冲冲地指着他说:“放肆!本宫的奴才你也敢打!说好听点你是皇上的师傅,我们尊称你一声虞老,说难听点,你不就是一个奴才,有什么资格在本宫面前叫嚣!那个妖女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这么帮她?莫非你跟她……”

见梅妃一脸暧昧地看着他们笑,裴琳感觉一阵恶心,不由得嘴里念叨了一句:“难怪璩咏益不喜欢你呢。”

“啪”

“啪”

只听前后两声巴掌声落下,在场的人都傻眼了,只见梅妃嘴角流着血跌坐在地上,而不知何时醒来的璩咏益拥住同样嘴角也流着血的裴琳,满面疼惜的问“疼吗?”

“当然疼……”话还没说完,只觉嘴角一阵温柔,原来璩咏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吻上了她流血的嘴角,舌头轻轻地舔着。

“皇上,您可千万别被这个妖女迷惑啊!臣妾这么做都是为了您好啊!”

“贱人!滚!”

“皇上,皇上……”梅丞相制止住梅妃,跪着说:“请皇上恕罪,梅妃也是听信他人谗言,而又担心皇上龙体才会闹得如此一出。”

“滚!”听见璩咏益并未为难他们,梅丞相急忙拉着梅妃离开,本来他听探子说璩咏益病重,估计撑不了多久了,所以才敢大着胆子夜闯寝宫,可如今看他的脸色,哪里像是病重的样子啊,完了,完了,这次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夜闹璩咏益寝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