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牢

  愧疚也好,矛盾也罢,人还是一定要救的,于是裴琳等璩咏益吃完饭后,拉他到偏厅坐下,“益,今天梅妃来找过我。”

“嗯。”

裴琳听他口气就知道也许在梅妃踏进她宫门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璩咏益发觉裴琳的不悦,解释道“小红怕她欺负你,才让人去向我禀报。”

这家伙眼睛真尖,她只是稍稍有些不快,而且很快就掩饰住了,可还是被他发觉到了。“嗯,我明白,你不用解释的。梅妃来求我救救她爹。”

“琳儿……”

裴琳食指放到璩咏益的唇边做了一个禁止的手势,“我拒绝她了。我怎会让你做为难的事呢?不过我看她挺可怜的,而且念她一片孝心,所以答应向你求情,能够让他们父女见最后一面。”

“好。”

“那你要不要给她个什么令牌之类的东西,不然我怕她贸贸然去天牢,也没人敢让她进去啊。”

“让袁平带她去。”

裴琳没想到璩咏益会派袁平去,而那个该死的袁平老是针对她,如果她跟着梅妃一起去,他肯定会跟璩咏益禀报,算了,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那我一会去告诉梅妃,等明日她去见她爹爹的时候再派人去请袁将军。”

“嗯。”

隔日黄昏时分,梅妃派人去请来袁平,见裴琳也在,好似并不惊讶,只是微微点头向裴琳作揖后便带头往天牢方向走去。当他们来到天牢入口时,裴琳发现此处群山环绕﹑形势险峻,没想到皇宫居然还有这种地方。不过幸好她早有准备,即使这里有士兵层层把关,易入难出。

进入天牢后,没有裴琳想象中的嘈杂与喊叫声,里面很安静,就是灯光暗了点,阴森了点。裴琳瑟缩了一下,“袁将军,这里面关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安静呢?”

“这里面关的都是一些死囚和终身监禁的人,明知道自己无法离开这里,又何必再叫嚷,惹上一身皮肉痛苦呢。倒不如安安静静等待自己的死期。”

这家伙是不是人啊,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诶,怎么能说的好像他们都是些待宰的畜生似的。

裴琳一路走进去都没有看到沈沁峰的身影,就在这时听得袁平说:“到了。”

顺着袁平手指的方向,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裴琳的眼球,他居然就和梅丞相关在同一个牢房。她急忙拉着梅妃走到牢房门口,突然裴琳直喊说肚子疼,梅妃忙拉着她说:“娘娘,您怎么了?”

“我肚子好疼。”

“云儿,你怎么样啊?快把门打开,我来给她诊治。”

为了使自己演的逼真,裴琳使劲咬破了自己的嘴,袁平见裴琳疼得嘴唇都咬破了,再加上梅妃在一旁添油加醋着,“袁将军,娘娘明天就要与皇上拜堂了,这万一因为耽误救治而有个三长两短的,怕皇上定不会绕过我们。倒不如让里面那位给瞧瞧。”

“啊……好痛啊,我肚子好痛啊……”

“好吧。”说着正要去抱裴琳却被沈沁峰抢先抱了进去,“云儿,有我在,没事的。”于是急忙给裴琳把脉,“云儿,你……”

“都说我不是什么云儿了,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想疼死本宫吗?”说话间,偷偷塞了一颗药丸到沈沁峰的手中,沈沁峰拿到药丸,顿时明白了裴琳的用意,连忙不动声色地把药丸藏了起来,并加装开始给裴琳治起病来。

“哦,对不起,我见娘娘与我认识一人很是相似,冒犯了娘娘,还请恕罪。从娘娘的脉象来看,应该是湿邪凝聚,晚上睡觉阳内受,阴在外,没有阳气的温运,水湿停留在脾胃,而娘娘脾胃虚弱,湿邪易侵所致,并无大碍,我已用内力传送了真气给娘娘,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了,不过日后还需要多调理方可痊愈。”

裴琳见梅妃向她使了一个成功的眼神,便站起身假装揉了揉肚子,“果真没那么疼了,行了,念你救治我的份上且不与你计算了,梅妃,你爹爹见也见了,我们走吧。”

“是,娘娘。”

裴琳直到回了寝宫,提着的心才稍微平舒一点,刚才给沈沁峰他们的药丸是她之前为了救璩咏益时医书上看到的,觉得好奇所以让虞老教她配的假死药,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她计算好了,等他们吃下药两个时辰后,药效便会发作,她之前已让梅妃托人打听过,凡是天牢中的犯人死了,都会扔到皇宫后山的悬崖下。所以裴琳还特意准备了一套宫女服,准备等两个时辰后便偷溜去后山。一切好像都很顺便,自从昨天与璩咏益示好后,外面的那些侍卫也被撤走了,而且本以为他今天还会再来,还想了一肚子拒绝他过来的话都没派上用场,刚刚小红来报说他今天公务繁忙,没时间来陪她了。所以今天不溜更待何时。

天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