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教训

  裴琳等了三天仍未见璩咏益通知她何时去熙襄国的事,而且这三天他好像有意躲着她,总说忙,忙,忙……于是,裴琳终于忍不住亲自跑去他的养心殿问个明白。她刚来到殿门口就被侍卫拦住了,“娘娘恕罪,皇上正在与大臣们商讨要是,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

裴琳气道:“放肆,本宫你们也敢拦?让开,若皇上怪罪,我自行承担!”

随行的小红从未见过裴琳如此生气的样子,心想:皇上也真是的,前几日才与娘娘和好,怎么突然间又开始躲着娘娘了呢?要说皇上变心,她是万万不会信的,皇上为了皇后连性命都可以不要。那到底所谓何事呢?真当小红想的入神时,突然听到上方有男声传来:“娘娘,您又何必为难他们?”

裴琳听袁平那阴阳怪气的语气,心里很不舒服,“原来是袁将军,怎么,你也是奉旨来拦本宫的?”

袁平边朝裴琳这边走,边说:“娘娘,既然皇上不愿见您,您就好生在凤仪阁歇着吧。”

裴琳微米着眼睛,小红顿时发觉身边的娘娘此刻像是一只将要捕食的老虎,只见裴琳静静地走到袁平面前,以迅雷不及之速“啪”地一声,袁平俊俏的脸上出现了鲜红的五指印,裴琳低头认真地揉着打得发疼的手,正眼不瞧一下此时怒目瞪着她的袁平,“袁将军,知道本宫是谁吗?”

袁平愣住了,眼前的女子好似变了个人,看来他是低估她了,于是隐忍着答道:“您是皇后娘娘。”

裴琳一副知道就好的表情从袁平身边走过时,轻轻地说了一句:“璩咏益不会喜欢男人的!”然后满意地看着袁平此刻石化了的表情,然后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便朝殿门走去。

而养心殿内根本就没有什么大臣在商讨国事,这只不过是璩咏益闭不见裴琳的借口,因为至此他仍然没有想出既能不让裴琳回熙襄国,又不会恨他的两全其美的办法。

“娘娘,您不能进去,娘娘,娘娘……”

仍在纠结中的璩咏益寻声望去,只见裴琳躲开刘公公的阻拦,冲了进来,“璩咏益,你倒是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恕罪,老奴没能拦住娘娘。”

“嗯,你先下去吧。”说着璩咏益从书桌旁走向裴琳,“琳儿,对不起,这两日我实在太忙了,走不开身啊。”

“哦?不是说你在与大臣们商讨国事的么?怎么不见他们人呢?”

“咳咳,没到时间。”

“既然如此,那我与虞老去,你忙你的吧。”

璩咏益想也没想开口反对道,“不行。”

裴琳直觉璩咏益好像有意拖延时间,“为什么不行?”

“其实是师傅说他最近在研制一种药,暂时没法随我们去熙襄。”

裴琳心想:怎么前两天虞老来看她的时候还直喊无聊,想离开,这回又说在研制新药?而且她那日已经与虞老提过回熙襄的事,虽是一脸凝重,但也未有反对啊。璩咏益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难道他想反悔带她去熙襄?

“哦,你们都没空的话,那你派几个武功高强的护卫护送我去好了。”

“不行。”

裴琳此时也不再多问,只是冷冷地看着璩咏益,而璩咏益从未见裴琳如此表情,心中暗自一惊,看来自己果真不如沈沁峰那般了解她,可是难道任由他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吗?于是眼中透出一份坚定,“如今天下人皆知你是我咏月国的皇后,新婚几日便独自去熙襄国,难免引起纷议,而且如今你以什么身份回去白府?!”

“胡马依北风,越鸟朝南枝,狐死必首丘。物亦如此,人何以堪!”

璩咏益逼着自己无视裴琳黯然的神色,“给我生个孩子,我便让你离开。”

“你觉得我还会信你吗?!”

“你可以不信!”

裴琳看着璩咏益一副你爱信不信的表情,气得牙痒痒,“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答应你的。就是死,我也非离开这里!”

教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