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东郭先生的故事

  在月锦楼住了三天后裴琳他们便收拾行囊继续往熙襄国出发了,在裴琳的强烈要求下,所有人都做了伪装,虞老装扮成70多岁的老妪,璩咏益则扮成老妪的儿子,一位40多岁的商人,沈沁峰则被裴琳装扮成了璩咏益的夫人,而裴琳摇身一变,成了他们俩的儿子,小红和小青还有袁平与陈珞也都做了些装扮,乍看之下根本看不出他们本来的面貌。其实裴琳这么要求是有原因的,她始终对被黑衣人行刺事件耿耿于怀,一路上他们的行踪算是很隐秘的了,而且她还易容了,她可不认为黑衣人能找到他们是纯属巧合。

马车在即将驶入罗兰国境内时,璩咏益紧闭的双眸抖得睁开,掀开车帘对驾着车的袁平命令道:“当心。”

沈沁峰也提防着说:“若兰馨想要再动手的话,那么最有利的下手地点就是在入境处与处境处,这样即使我们真有人伤亡也与他们罗兰国扯不上关系。”

听沈沁峰如此说,转身想要掀开窗帘看看外面地况的裴琳看到睡着了的陈珞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并隐约感到了一丝什么,可待她再定睛看时,只见陈珞一脸满足的睡着,好像刚才只是裴琳的一时眼花。

裴琳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自己是太紧张了,陈珞怎么说还是个孩子,而且他中的毒不是假的,如果不是他们正巧遇上并正巧有璩咏益的冰蟾珠相救,他的小命可定保不了多久,这样一个可怜的孩子又怎么会是兰馨派来的人呢,再说了,黑衣人出现时他们还没遇着他呢。

沈沁峰看到裴琳傻笑着摇头,好奇地问:“琳儿可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了?”

裴琳看着沈沁峰好看的面孔装扮成女人时别有一番风情,可这么有韵味的女人说出的话却是一男人声音,顿时面部表情呈现出一个囧字状,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娘亲,您是喉咙不舒服么?要不要儿子我给您开点药吃吃?”

沈沁峰一听暗叫糟糕,他可不想吃裴琳弄出来的那些个奇奇怪怪的药,那可是别要他命还要他命呢,于是急忙尖着嗓子回道:“谢谢我儿关心,你娘亲我身体很好。还是说说你刚才为什么傻笑的吧。”

众人一听沈沁峰那酷似皇宫太监的声音,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裴琳知道看沈沁峰一脸尴尬,也没再多加为难,岔开话题回答道 “只是想起儿时听得的一个叫做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

虞老一听也来了兴趣,“什么故事?我也要听,我也要听。”

裴琳见大家都一脸期待地看着她,看了眼仍闭着眼睡觉的陈珞婉婉说着:“在某国的官道上,有位迷路了的叫东郭先生的人站在驮着一大袋书简的毛驴旁边四处张望,突然窜出了一只狼,那狼可怜兮兮地对他说:‘现在我遇难了,请赶快把我藏进你的那条口袋吧!如果我能够活命,今后一定会报答您。‘东郭先生看着后面追赶狼的人马越来越近,想着圣贤书中所教的爱的宗旨不容他见死不救,于是对狼说:‘那么你往口袋里躲吧。’说着他拿出书简,腾空口袋,往袋中装了狼。待捉狼的人走后,狼在口袋里说:‘多谢先生救了我,请放我出来,受我一拜。’可待东郭先生把狼放出来后,那狼却伸着爪子朝东郭先生扑去,并喊着:‘刚才亏你救我,使我大难不死,现在我饿得要死,你为何不把身躯送给我吃,将我救到底呢?’”

说道这裴琳停住了,听着正起劲的小青追问道:“然后呢?那东郭先生有没有被狼吃掉呀?”

裴琳笑了笑说:“这个嘛,我也不知道,跟我说故事的人只说到这里就有急事离开了。结果如何大家自己去想吧。”

裴琳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一直用余光注意着陈珞,不是她多疑,她只是不想再有关心她的人因她而受伤,记得阎沁峰平日里常在她耳边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所以如果陈珞如果真是兰馨派来的,她希望通过这个故事唤起陈珞的人心,所谓人性本善嘛。她看着此时正与小青那丫头说笑的陈珞,默默地对他说:小子,别让我失望。同一时间,陈珞好像有所感应似的看向裴琳,裴琳目光一敛,对他温柔地笑笑。

不过如果陈珞不是兰馨派来的,那么这个故事也不全是说了无效的,至少外面驾车那人听了应该也有些感触,这一路上她可不是只知道吃喝拉撒睡的,她思来想去,一行人中想要她命的惟独他——袁平,早些死亡森林的事她就知道了,之所以没有把那事告诉璩咏益,是因为听虞老说袁平是璩咏益在一次出游时救回来的,十几年的感情,名为属下,实为兄弟。不过她没想到他为了杀她,居然与兰馨合伙,虽然她不愿承认,但是按璩咏益那性格,想要在他眼皮底下杀她,除非他死了,这点袁平难道不知道?看来爱情有时候真的是盲目的。所以她要通过这个故事提醒他,别让爱情冲昏了头,做了一只恶狼。

众人在极度紧张中进入了罗兰国边城洛西城,裴琳对璩咏益说:“我有些累了,不如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日再赶路吧。”

之前他们一路都很赶,除了在救陈珞的时候住了那么好的酒楼外,平时一般都是夜宿在外的,除非碰巧遇到个什么农舍可以收留他们。不过此时裴琳好像不赶时间了,待璩咏益他们安排好住宿后,居然拉着小红小青他们去逛起街来。

跟在裴琳身后的沈沁峰推推璩咏益说:“益,我们就任由琳儿以身犯险?”

“我们不会让她有危险的。”

沈沁峰看着璩咏益一脸坚定地说着,微愣了一下,随即嘴角一咧笑着用他那公公级地嗓门喊着:“我儿,等等娘亲。”说着乘机牵执起裴琳的手完全无视裴琳与璩咏益同时射向他地足以杀人的寒光,提臀收腹,扭着老腰,整一副名门贵妇似地往前走去。

东郭先生的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