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假死

  许久,沈沁峰见哭累的裴琳靠着她肩膀睡着了,轻轻抱起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后便出去了。见璩咏益双手环胸站在门口,也不惊讶,只是转身把房门关上后,带头往前走,直到回到他的房间才开口与跟着他进来的璩咏益说:“你都看到了?”

“我没想到师傅会打她。”

“也许虞老根本就没有怪过她,若不打那一巴掌,琳儿会更加自责。”

璩咏益赞同地点点头,“你的确很了解她。”

沈沁峰摇摇头,“今天之前我以为我很了解她,可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璩咏益拍了下沈沁峰的肩膀,“我们也并不完全了解我们自己。”

沈沁峰看着眼前的冰块脸会心地笑了,是啊,自己都未必了解自己,又怎能完全了解他人,更何况琳儿那样心思缜密的人,若她不想让人了解的东西,别人自是了解不到的。

“好了,不谈她了,跟你说说有关陈珞的事,琳儿答应帮他救出他的母妃。”于是沈沁峰把陈珞的身世和刺杀裴琳的事与璩咏益说了一遍,当说道陈珞拿刀刺裴琳的时候,沈沁峰明显感觉室内温度顿时低了很多很多……

“没想到他居然是罗兰国的皇子。这罗兰皇打得如意算盘还真不错,想一石三鸟么?”

沈沁峰挑了挑眉,这冰块男的确挺聪明嘛,他只是把事情经过跟他说了下,就知道罗兰皇打的是什么主意,看来琳儿想帮他一统江山未必不能实现啊。

“计划?”

“嗯?”沈沁峰停顿了一会便了然一笑,“计划是有,不过琳儿说不能让你参加。”

璩咏益一听豁地站起身,“为什么?”

沈沁峰邪魅地笑着说:“可能她觉得我比较厉害。”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发现调戏璩咏益事件很有趣的事,试想从一个面无表情的冰块男脸上出现越来越多的表情是多么大的挑战啊。

见璩咏益掉转身离开,沈沁峰急忙拦住他,“琳儿今天已经很累了,有什么事,等到明天再说吧。”

可璩咏益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依然往前走着,“益,你……”,璩咏益拍开挡着他的手臂不爽地回了句:“我回房。”

热闹的一天看着就要过去了,可是在寅初时寂静的夜空被一声女子的尖叫声打破,众人循着女子喊叫的声音跑去,当人们赶到时,只见床榻上躺着一位面色发白的女子,胸口溢出的鲜血正在白色的亵衣上蔓延,好似一朵嗜血的彼岸花在肆无忌惮地怒放着……

“琳儿!”璩咏益疯狂地推开人群,朝已无知觉的女子跑去,拨开站在床头哭得跟泪人似的小青和小月,颤抖地抓起女子冰凉的已无血色的手,“琳儿,琳儿你醒醒,这种玩笑不好玩,不玩了,起来吧,快醒醒啊。”

这时沈沁峰与虞老也已过来了,虽然他们提前已知道了裴琳的计划,可看着眼前的情景,心里还是一紧,在听到璩咏益地怒吼时才反应过来。

“益儿,让为师来看看。”

“是啊,益,琳儿现在血流不止,可耽搁不得。”

璩咏益立刻为虞老让出了位置,不过依然抓着裴琳的另一只手。只见虞老在裴琳身上扎了几根银针,血好像制止了,可虞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益儿,为师只能给她止住血,好让她走得好看点,你安排人处理身后事吧。”

此时的璩咏益就像一头盛怒的狮子,双眼血红,他抓着虞老的衣领问道:“不!这不是真的,师傅,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说,你说啊!”

突然一拳打到了璩咏益脸上,“琳儿已经死了,死了!琳儿的死,我们不比你少一分心痛,只是你看看现在是伤心的时候吗?”说着抓起他的衣领把他拽得面向外面,只见客栈中几乎所有人都围进了这间小小的客房,一双双眼睛都好奇地盯着床上的女子看。

璩咏益猛地一掌把所有看热闹的人扫了出去,又是一掌把房门甩上。再次看向血泊中的人儿, “小红,帮琳儿更衣,等我抓来凶手,便启程回国,我要用凶手的首级来祭奠琳儿的在天之灵。”

小青怯怯地说:“主,主子,姐姐她,她……”

众人见吞吞吐吐的小青像是有事隐瞒,璩咏益此刻犹如嗜血的鞑靼,“说!”

“奴婢经过这边房间的时候看到姐姐手握滴着血的匕首和陈珞一起离开了。”

顿时又是一掌劈了过去,顿时见红木圆桌已被劈得四分五裂,“该死的!”

接着看向虞老:“师傅……”

“放心的去吧,我会想办法护住她的尸身等着你们回来。”

交代完后璩咏益便领着袁平出去了,沈沁峰急忙尾随其后,“益,我跟你一起去。”

璩咏益与沈沁峰等人连夜赶路,终于在三日后到达了罗兰国的国都兰城,“益,已经三天了,先找家客栈休息一下,待天黑后我们再进宫。”

一旁的袁平也甚是担心地说:“是啊主子,您先休息下,我派人先去打探皇宫的地形。”

“嗯。”

于是他们在靠皇宫最近的客栈安顿了下来,待袁平离开后,沈沁峰独自来到客栈的后巷,突然一黑衣人出现在他面前,“主子。”

“琳儿那边情势如何?”

“裴小姐已经得到罗兰皇的信任,并让属下通知主子,今晚丑时她会与十三皇子潜进罗兰皇的寝宫。”

“嗯,你回去告诉琳儿,丑时前,我们会把那边的侍卫全部引开。”

“是,属下告退。”

假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