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归降书

  子正时,罗兰国皇宫上空出现了几个黑衣人,来人正是沈沁峰和璩咏益他们,沈沁峰瞄了一眼璩咏益领着的随从,“你的那个贴身侍卫怎么没跟来?”

“他居然想要迷晕我!”

沈沁峰实在是想表现得惊讶一点,可是那袁平会如此做他早就猜到了,想当初琳儿告诉他们袁平深爱着璩咏益时,他和虞老可都是受了很大的惊吓呐,所以他白天乘璩咏益闭目养神的时候特意等着袁平回来,还好心的提供了一包虞老特质的迷药给他,只是那迷药他做了些小动作,让身为虞老的徒弟一闻便知那是迷药而已。

“你早就知道了。”璩咏益虽是问句,可看沈沁峰这表情便确定答案是肯定的。

“只是猜的,毕竟他是你最忠诚的手下嘛,会为你的安慰考虑也属正常。”虽然在知道那袁平也有份害琳儿的时候他很想把他大卸八块,不过如琳儿所说,他是益的人,到底该如何处置他该由益决定,他们只要好心的慢慢提供点线索给益就行。不过他突然感觉益好可怜哦,三个人联合起来欺负他,不知道等他知道真相的时候,会不会把他们仨大卸八块呢,就像琳儿房间的那个圆桌似的。

想到这沈沁峰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到了。”随着璩咏益清冷的生意响起,一行人已停在的一座宫殿内,沈沁峰看着璩咏益手上拿着的他做了手脚的皇宫地图,咽了咽口水,其实他很想告诉益,他们现在来的不是什么十三皇子的寝宫,而是离罗兰皇寝宫最近的一处偏殿,可是看他那副吃人的表情,算了,还是等琳儿那边完事后再说吧。

“什么人?”只见巡夜的侍卫向他们呵斥道。

沈沁峰“啪”地打开折扇,不屑地说:“要你命的人!”说着便带头向侍卫发起进攻。

“来人啊,有刺客!抓刺客!”而离得最近的罗兰皇寝宫处的人也听到了抓刺客的喊叫声,只见一位太监公公从皇帝的寝宫中走了出来,指挥着寝宫外的侍卫说:“你们几个守在这,其他人随我去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到皇宫来撒野。皇上正在里面休息,万不得惊扰了圣驾。”

“是,属下明白。”

一直隐在暗处的裴琳看时机成熟,对沈沁峰派给她的暗卫使了使眼色,只见守门的侍卫和太监丫头便都倒在了地上。

“传说中的暗卫果真十分厉害啊。”

说着他们已走到寝宫内,只见几个暗卫很快把里面的人也点了睡穴,而本还熟睡的罗兰皇终于感觉到了危机睁开眼眸光一沉,看向兰珞(便是化名的陈珞),“珞儿这么晚找父皇所谓何事啊?”

裴琳撇撇最,皇帝果然是皇帝啊,都这节骨眼了还这么镇定,“兰皇啊,这么晚来扰您清梦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只是听说有人不惜用自己儿子的命来杀我,很是佩服呢,所以想来见识一下这位传说中的禽兽不如的父亲,顺便跟您讨个东西。”

“你,你到底是谁?!”

“你连你儿子的命都搭进去了,居然不知道我是谁?!”

“你,你是人是鬼?”

“呵呵,兰皇的消息真灵啊,那么你的细作有没有告诉你,你要杀的人是咏月国的皇后,而如果咏月皇帝正要找你为皇后报仇呢?”

“哼,你们有何证据说人是我杀的?难道人在我罗兰国土上死了,就说是我派人杀的?那是不是我派几个人到咏月国自杀,是不是也能冤枉咏月国皇帝谋害我国中人?再者说,你不是好好的活着。”

“我可是有你儿子作证啊?”

“儿子!他怨我没有善待他和他的母妃,所以心生歹心,联合咏月皇帝想要谋害我这个父皇。”

“这才是你派我去杀姐姐的原因!”兰珞紧握着拳头,虽知道这个父皇从小不待见他,可在进来前他仍抱有一丝希望,甚至还向姐姐求情饶他一命,刚才姐姐便是在试他,只要他对他有一丁点父子之情,她便饶他不死,不曾想,他连他这一点点的希望都打碎了。

“哼,你的命是我给的,我要你活便活,要你死便死。”

“哈哈,哈哈哈,我这条命早在你让兰馨给我下毒的那一刻便还给你了,现在的这条命是姐姐和璩皇救回来的,不再是属于你的了!”

只见兰皇一脸鄙夷地看着兰珞,“贱婢生的儿子果然也很贱,居然认贼作父。”没有人注意到兰皇的手向窗幔边的铁钩碰了一下。

突然见几十个黑衣人从房梁下冲下来向裴琳他们杀去,裴琳看了看一脸幸灾乐祸的兰皇,个老狐狸,难怪这么镇定,原来是找来帮手了。不过也是,如果皇帝这么容易被杀的话,那这时代造就乱套了。看着那些暗卫与黑衣人交着手,虽然她不懂武功,不过跟虞老他们相处的这些日子,她也能看出武功的强弱,而那些黑衣人的功夫绝对算得上是高手。而且人数那么多,若硬碰硬定不是那些黑衣人的对手,不过嘛,遇上她算是他们倒霉了,“让开”大喊一声,裴琳手中突然多了两把木枪,猛地向黑衣人射去,看似如水,实则是毒蜂上的刺制成的毒针如雨水般像黑衣人飞去,接着便听到一声声的哀叫声。

裴琳看着倒地的黑衣人,心疼地看着地上的毒针,哎,想当初她看了包青天上的暴雨梨花针很是羡慕,后来来到这个时代好不容易制成了两把这样的木枪,这些毒蜂针可是她托虞老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呢,现在却用掉了一大半,心疼啊……

兰皇见护卫居然都被裴琳那奇怪的暗器所杀,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奈地看着裴琳说:“说吧,你想要什么?”

裴琳朝身边的暗卫看了看,暗卫了然地掰开兰皇的嘴巴,往里塞了一粒药丸,并使力让他噎了下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一种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药丸而已。”

“你,你卑鄙!”

“呵呵,那也比不过您呐。”说着甩手扔给他一个空白的圣旨,和已沾了墨汁的毛笔,“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把这归降书写了吧。从此你罗兰国便是我咏月国的附属国。”

“你休想,我不会写的。”

“哦?是吗?”裴琳把玩着手臂上镶着五颜六色珠子的手镯,只见她摁着绿色珠子时,兰皇顿时感觉心绞痛得厉害,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啃食着他的心脏,倒在地上打起滚来。

“怎么样?写是不写啊?”

兰皇终于知道眼前的女子根本不是他能惹的,顿时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可是要他交出皇权实在是不甘心,于是老泪纵横地爬到兰珞脚边抓着他的腿求救着,“珞儿,父皇知道错了,你让她饶了父皇吧,你是罗兰国的皇子,怎么可以帮着外人夺本该属于你的江山呢?只要她愿意饶了父皇,父皇就把皇位传给你。”

兰珞一脚踢开求饶的皇帝,“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太晚了么?我劝你如果不想死得太难受的话,还是快点写吧,到时我会念在你曾经是我父皇的份上给你个痛快。”

罗兰皇一听怒斥道:“你个逆子,啊…我做鬼也,也不会,不会,饶了你的!”

“兰皇,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这么早就去见阎王的。”说着又摁住了黄色的主子,只见兰皇顿时整个身体从地上弹跳起来又狠狠地摔了下去。

“还是不愿写么?”

兰皇精光一闪,“我写,我写。”于是裴琳摁了下白色珠子,兰皇的心总算不痛了,接过暗卫递过去的圣旨大笔一挥,写完后递给了裴琳。

裴琳看了看满意地笑了,“谢啦,兰皇。”说着率先走了出去,走没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身笑着对兰皇说:“兰皇如今身子不适不宜料理国事,日后这些事就交由珞儿打理吧,您老就安享晚年吧。您可别动什么歪脑筋哦,不然我不小心摁到了手中的珠子,怕您这身子受不了啊。”

归降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