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璩咏益发火

  兰珞跟在裴琳后面出了寝宫后噗通一声又跪到裴琳面前,裴琳无奈地摇摇头,这古代人怎么动不动就跟人下跪呀。

“请姐姐赐死父皇。”对那人他再无任何亲情可言,只是见他生不如死的样子又于心不忍。

“呵呵,他若不要再生事端,毒便不会发作,与常人无异。而且我曾答应过你母妃,兰珞,你有一个很善良、伟大的母亲,她知道你本性善良,也渴望得到父爱,虽然你嘴上说恨他。所以她不想你日后生活在仇恨与内疚当中备受精神折磨。而且虽你父皇如此待她,但她仍爱着你父皇,如果可以,日后让他们一起颐养天年吧。”

兰珞听此隐忍着的眼泪终止不住流了下来,裴琳想起她救的那个女人,当见到她时已经奄奄一息,若不是有虞老的神丹,恐怕早就香消玉殒。她不知道该佩服这个古代女人对丈夫的忠诚还是该嘲笑她的愚蠢,即使命都快被丈夫害死了,还奉着“丈夫为天”的守则,一旦成了他的人,身心便都是他的,哎,古代的女人啊……

“兰珞,虽你父皇已写了归降书,但毕竟是我们暗地里夺来的,而且我们手中并无兵权,若朝中的势力在暗中做些手脚的话,我们很快会被撵出罗兰国。所以归降书还不是昭告天下的时候。”

“那姐姐的意思是?”

“呵呵,这个嘛一会等见到璩咏益再一同商量吧。”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喝斥:“贱婢,拿命来!”只见璩咏益手握利剑向裴琳刺来,那速度可比火箭发射的速度了,裴琳吓得站在那动也动不了,直到感觉身子被人一带飞到了一处安全地,裴琳直扶着自己惊吓过渡的心脏。

“沈沁峰,你干嘛帮你贱婢?”

裴琳一天朝准备再次攻击她的璩咏益吼道:“该死的璩咏益,你谋杀啊!”

璩咏益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剑锋一转刺到了别处,“这声音是……”

已平复了狂跳地心脏的裴琳马上知道了璩咏益刺伤她的原因,用平静的语调问救了她的沈沁峰:“你还没告诉他?”

沈沁峰心虚地边身子往后退,边回答道,“琳儿,你是没见他要吃人的样子,我怕我刚才跟他说了,你就见不到我了。”

“所以,你就害我差点被他刺死?”裴琳抓住了想要逃的沈沁峰,“好你个沈沁峰,居然这么害我,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还没等沈沁峰说话,一道冷冷地犹如从地狱中传来的声音响起,“那么我该怎么处置你们?”

裴琳与沈沁峰同时看向黑着脸的璩咏益,“益,这个,那个,有话好好说哈。”

裴琳瞪着这么没骨气的沈沁峰,再看看此时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璩咏益,“璩咏益,就算我骗了你是不应该,可是你刚刚也差点把我杀死了,我们算扯平了。”

谁知刚才的事不说还好,一说璩咏益更火大,幸亏这小妮子还好意思说,若不是刺的两剑都有惊无险,他要再一次面对倒在血泊中的人儿,就算他心脏承受能力再大,也经不起这么几次三番的大起大落啊。

思及此他也懒得跟裴琳废话,扛起裴琳就往客栈飞去。“碰”地一声,回到客栈房间的璩咏益一脚踹开房门进去后把裴琳扔到床上,右掌一个掌风扫向门边,房门被紧紧关注。而紧跟回来的沈沁峰见璩咏益的样子,知道他现在正在火头上,也不敢上前阻挠,怕若火上浇油地激怒了他,与之打起来不小心伤着裴琳。

“啊!”好痛,裴琳揉着被摔撞到床板上发疼的PP,“璩咏益,你干嘛?!”

可是如今已红了眼的璩咏益似乎失去了听觉,根本听不到她在讲什么,只见他转眼间压住了裴琳娇小的身躯,并钳制了她的双手,一时间裴琳被眼前的男人吓住了,因惊吓而微微开启的小嘴正好被璩咏益有机可乘,直到对方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吸允着她口中的香甜时,她才反应过来。

“唔,唔……”裴琳使劲地反抗着,而她反抗时扭动的身体反而更刺激了对方的感官,很快裴琳感觉到下面有什么顶着她,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而压着她的人慢慢放开她的嘴唇移到她的脖子上啃咬着,“不要,璩咏益,不要啊……”

一直在门外的沈沁峰在听到裴琳的喊叫时,惊觉不对,急忙破门而入,可一只脚还没跨入便被璩咏益一掌甩了出去。

裴琳最不想的就是他们两因她而大打出手,现在反而忘却了害怕,冷冷地对发着疯地璩咏益说:“璩咏益,不要让我恨你!”

上面的人终于有了点反应,停止了动作,抬头看向裴琳,看着璩咏益眼中的泪水,本已到嘴边准备攻击他的话全咽了下去,她只是以为因为欺骗了他所以才会如此生气,可现在他一脸受伤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我到底算什么?”

看来真是伤了他了啊,“对不起。”

“我到底算什么!”他不要听她的道歉,他要的不是这该死的三个字。

“你是我的亲人。”

“沈沁峰呢?”

站在门外的沈沁峰在听到璩咏益向裴琳问起他时,心有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直到,“他也是我的亲人。”

沈沁峰苦笑了一下,他在期盼什么,期盼着他在她心目中能够与众不同么?她曾说过,她的心很小,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而那个人这辈子,下辈子都不会是他,因为早都已许给了那个人。

璩咏益从裴琳身上翻身躺到了一边,“那为何惟独瞒着我?不信任我么?”

“不是,就是因为信任你,所以才要瞒着你。对不起,我利用了你对我的感情,我们都知道你是个耿直的人,不会假装,我们也知道你对我用情之深,所以只有瞒着你,让你以为我真的被害了,让那些暗中注意着我们的细作信以为真,我们才有机会接近兰皇。”

见璩咏益平静地看着床顶,猜不出他此刻在想什么,许久才听到他说:“你还是不相信我,不信我有能力救出兰珞的母妃。”

裴琳这次明白他在计较什么,男人啊,真是自大的生物,从怀中取出归降书递了过去,“给”。

“什么?”边问边打了开来,“归降书!”

“若只为救人,我犯得着这么大动干戈么。”

璩咏益不敢相信地看着身边的人儿,虽为她能不损一兵一卒夺得整个国家而心生佩服,但也能想象这其中的危险,若有个万一……思及此,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紧紧地抱住了她。

裴琳感觉到了抱着她的人在颤抖,“你怎么了?”

“害怕!”

“啊?”

“当我看倒血泊中的你时,我的心也跟着死了,若不是想着要给你报仇,那一刻我肯定已经自刎去陪你了。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冒这种危险,我答应你,我会一统江山,但我不想到那一天你却不能陪在我身边。”

天呐,眼前的男子还是那个冷冰冰只会用暴力表现感情的璩咏益么?虽没有甜言蜜语,可她知道这些话是他的肺腑之言,怎么办,她的心好像在这一刻漏跳了一拍,怎么办,怎么办……

璩咏益发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