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到白家

  在客栈住了一宿后众人便继续往熙襄国出发了,在进入熙襄国边城后,裴琳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如他们现在的行程速度,再过几天便能到熙襄国都了,不知道白皓天现在的情况如何,听兰珞说,兰馨现在搬住到了白府,既然如人们所说的,白皓天已经是变得疯癫了,那她兰馨不可能还想要嫁给他,那么她留在白府的用意是什么?

沈沁峰见裴琳微低着头眉心紧锁,关心地问道:“琳儿在担忧什么?”

正陷入沉思的裴琳想也没想脱口而出:“白皓天。”

许久未理出头绪的裴琳这才发觉身旁的沈沁峰周身的气场有些不对,“沁峰,怎么啦?”

本因裴琳说在担忧白皓天而微微发疼的心在见到她满脸关心的眼神时顿时烟消云散了,他微笑着摇头表示没事,但心里却暗暗自责起来,从何时起自己变成个打醋缸了,不是很早就知道琳儿的心里有个很重要的人了么?

心细的裴琳虽不知沈沁峰具体在因何时而心烦,但她知道那个原因中肯定有她,小手轻轻地盖到沈沁峰的大手上,“既来之则安之。”

沈沁峰反手抓着那只芊芊小手,“琳儿准备以什么身份去白家呢?”

“这个嘛,就得请外祖父帮忙啦。”那日裴琳回到客栈后,本改口不再叫虞老外祖父,谁知那老头一个爆栗敲她头上,吹胡子瞪眼地说:“臭丫头,你再叫我声虞老试试。”

只见虞老一脸骄傲地说:“老夫出马,定让那白家人待我们如上宾。”

裴琳不以为意地笑着说:“就算您以沐云的师傅为名住了进去,那也得能治好白皓天的病,不然早晚还是得被人家扫地出门的。”

“丫头,你这是在挑衅我的医术。”

“我想琳儿只是在阐述事实。”

“那你们自己想办法进去,我还乐得清闲呢。”

“好啦外祖父,不逗您了。不过我有办法让白丞相亲自接您去白府,您要不要试试?”

“真的?如此当然好啦,不过你确定你没有吹牛?”

“那您试否?”

虞老两眼闪着精光,看了看裴琳,“试。”

于是不久后,大街小巷便有流传,熙襄国来了位医圣,此人医术高明,可比再世华佗,将死之人在他手中也能救活,只是此人行事古怪,不是有缘之人,不论你是何等身份或是出多少真金白银,他也不会医治。

也许是老天爷也助他们,在前往熙襄国都路径德宪镇时,正巧碰上瘟疫,幸好虞老发现及时,才未有人伤亡,不过这一举更是把他医圣的名声传得沸沸扬扬。

当然远在国都的白丞相自然也听到了传言,并即刻安排人去寻找这位医圣,可好像这位传说中的医圣在与那些人捉迷藏似的,总是在他们即将要到达医圣下榻的客栈时离开,如此兜兜转转居然长达一月之久。

当白丞相的手下们还在费力寻找的时候,当事人却在一处林间小亭中喝着茶聊着天。

裴琳轻拂着古琴,眼角瞥了瞥一旁的小青,见这丫头嘴巴闭合了几次,“青儿可是想问当初着急着从咏月国赶回来医治白皓天,如今为何却在此休闲?”

见小青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点头如捣蒜,裴琳婉儿一笑道:“在绝大多数人心中,越难得到的就越好。如今也是这个理,若医圣如此简单便可寻得,那我们之前做的那些准备工作岂不白费。如果换做是你,很容易就找到了医圣,并且很容易的就请到他去治病,那么你是否会在心里想这医圣也不过如此,还不是我一吆喝就屁颠屁颠地来了,如此岂不是还未医治就失了气势。”

“原来如此,还是姐姐想得周到。”

“琳丫头,你这动静也太大了点,看来我的自在日子是过到头了哦。”

“外祖父,想要自在还不简单,以后还是窝在您那黑森林中肯定不会有人敢去叨扰的。”

“臭丫头,什么叫窝在黑森林中啊?那地方可是有名字的,叫逍遥居。”

“可我还是觉得叫黑森林比较恰当。”

“你…呜呜,你就乘益儿不在尽欺负我吧,反正我一把老骨头了,治不了你了,我看我还是回窝的逍遥居过我剩下的日子吧。”

说着作势就要走,裴琳见了也不阻拦,这一招可是她当初对阎沁峰的杀手锏,她难道还会看不出来是在作假?

果然,在裴琳默数了十下之后,“臭丫头,你为什么不拦我?”

“嘿嘿,因为知道外祖父不会舍得扔下琳儿不管呀。好啦,我们去会会白丞相吧。”

说着扶着虞老坐上马车,然后命令马车往国都官道上驶去。刚进都城,沈沁峰便告知裴琳他们被跟踪了,裴琳再一次领教了古人的办事效率。

裴琳看着用铁皮遮着面的沈沁峰说:“沁峰,你该回去了。”

“无妨,现在沈家有个沈少爷在呢,那人是我从小训练的暗影,所以即使是爷爷也看不出他是假的。”

“如此是好,不过还是要小心。”

待他们刚在客栈安顿好后,便有人来报说丞相大人差人送来请柬,邀虞老等人去白府做客,裴琳先一步接过那人递上的拜帖,“烦请回去告诉丞相大人,我外祖父还有事要办,明日即将启程离开,时间仓促,不便登门拜访。”

打发完来人后,不出半柱香时间,丞相大人亲自来到了客栈,在店小二殷勤地招呼下来到虞老他们喝茶的雅间。敲开门后,只见屋中上首坐着一位老者,面目慈祥,一头的白发更是衬托出仙风道骨之感,老者的右手边坐着的是为蒙着半边脸面纱的妙龄少女,单看那一双灵动得深不见底的黑眸,便能猜出此女子定是位咏絮之才。而老者的左手边坐着的则是一位整张脸都被铁皮面具遮着的白衣男子,从他周身的气场来看,倒是个温和之人。

三人见白丞相进来,并没有要起身行礼的意思,只听上首的虞老浑厚地嗓音响起,“不知丞相大人驾到有失远迎,丞相大人请坐。”

白丞相一脸温和地走到虞老下首的位置坐下,裴琳微眯着眼,到底是官场中打混的,光是从左位置这点就给足了虞老面子。白启贤(白丞相的名字),我是否该夸你能屈能伸呢?

“虞老客气了,是该白某道歉才是,明知您老赶时间,还来叨扰。实在是白某人的犬子因前段日子大病后变得痴痴癫癫,求过很多名医都回天乏术,近日听得虞老您医术了得,所以才来请求虞老能够为犬儿医治。”

随后响起一道清冷地声音,“白丞相可知我外祖父救人的规矩?据我所知,您此次与我们相见并非纯属巧合。”

白启贤见虞老并无开口之意,显然想要他出手,得先让那位半遮着脸的女子点头才行。于是望向裴琳说:“姑娘说的是,还望姑娘看在白某救子心切的份上通融一次。”

“听说你儿子会变得如今的样子是因为你的女儿白沐云,不过他们真的是亲兄妹吗?”裴琳没有看白启贤,略微停顿了下后继续说:“不过据我所知,好像并不是如此呢。可见,把你儿子害成现在这样的是你——白丞相,现在又何必再多此一举救他?”

白启贤眼神微沉,知道皓儿与云儿不是亲兄妹的人并不多,而且其中一个早在多年前已去世,活着的几个人中根本不可能把这个秘密外传,眼前那女子到底是何人?她是如何得知这个秘密的?

“既然姑娘对白家知道得如此之透,想必也知道白某不让他们在一起也是有苦衷的,那孩子已经够苦的了,白某实在不忍心看他如此终此一身啊。”

久未开口的虞老突然开口道,“也罢,看在老夫早前教过云儿丫头功夫的份上,与你白家也算有缘,便随你去白府看看吧。”

白启贤惊讶地看向虞老,“您就是云儿提到的那位神秘师傅?”

虞老不再回他,只是简单地说道,“前头带路。”他愿救白皓天也是看在死去的白沐云的份上,想必她在天之灵也不想看着白皓天变成如今的模样。可这并不代表他不恨前面带路的人,是他和皇宫的两个人害死了他这世上最后的亲人,云丫头,你等着,外祖父一定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

回到白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