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者凤女也

  一行人各怀心思地来到丞相府,裴琳站在相府的石狮门口向里望着,这是她第二次进丞相府,想起第一次来这的情景犹如昨天刚发生似的在脑中回放。跟着白启贤的脚步,他们穿过主楼来到了白皓天所住的院落。

刚走进院子便听得一男子的大笑声和几个女子的求饶声,裴琳不自觉的加快脚步朝笑声处走去,虞老和沈沁峰见状也立刻跟上裴琳的脚步。

“哈哈,大花猫,小花猫,你们都是个丑花猫,哈哈,哈哈哈……”

待裴琳赶到见到的就是白皓天捧腹笑指着脸上被毛笔画花脸的丫鬟们,而丫鬟们一脸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看来她们脸上是白皓天的杰作。

“还不快退下!”随后赶来的白启贤沉声对丫鬟们命令道,随后又用一种哄小孩地语调对白皓天说:“皓儿,过来拜见虞老先生。”

看来白皓天还没疯癫得厉害,至少还能听进白启贤的话,虽不情愿但还是噘着嘴走了过来,裴琳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白皓天,那张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自信光彩,有的只是犹如一个三岁小孩似地生气模样。

“我不喜欢吃老‘鱼’。”

此话一出,众人皆愣,然后偷偷看了眼当事人——虞老,“小子,看来你没病嘛,琳丫头,走。”

说着不理白启贤的再三挽留,拉着裴琳往白府门口冲,而此刻没人留意到白皓天在听到虞老喊“琳丫头”时,明显地一怔,不过很快又成了那个时而疯儍得可爱,时而又凶得会出手伤人的那个白皓天。

“仙女姐姐”谁也没见着刚刚还站在后面的白皓天怎么一下子到了走在众人前头的裴琳身边,更让人觉得惊讶的是,一直不愿让人靠近的白皓天,此刻居然主动去拽着裴琳的衣袖,

“仙女姐姐别走。”

裴琳看着可怜兮兮地拽着她的白皓天,“外祖父……”

这时白启贤也过来求情道:“虞老,白某替犬儿向您老道歉。还请您看在他此时心智尚低,又难得与这位姑娘如此投缘的份上,就留下来吧。”

沈沁峰与白皓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见他如今变得如此,自是心中难受,也急急挽留着,“是啊虞老,一诺千金啊,您可是答应了白丞相的。”

“也罢”虞老走到白皓天面前,拧着他的耳朵往里屋走去,“让我来看看这臭小子哪里出了毛病。”

说话间,白皓天已被虞老揪着耳朵甩到了屋内,众人本想跟着进去,谁知刚走到门口便被屋内的掌风给震离到了几米之外。裴琳见白启贤还欲推门进去,忙拦住了他。

“丞相大人,外祖父治病时不喜他人叨扰的,我们还是在外等着吧。”

其实裴琳心里也纳闷着,虞老平常给人治病虽也不喜太多人围看着,不过至少会让她跟着,一来给他打下手,一来是有心想把医术传授给她。可这次连她也被拒在了门外,有问题,绝对有问题。不过满肚子的疑问也只能耐心等着他出来后才能得到解答了。

而此时屋中的白皓天哪还有刚才的孩童样,只见剑眉下转眄**,光润玉颜,悠哉地为自己泡了壶龙井,怡然自得地坐在太师椅上慢慢品尝着。

相比白皓天的悠闲,屋中的另一个人——虞老却是气得在屋中来回走着,时不时地再瞟一眼白皓天。

过了许久,虞老终于忍不住站到白皓天的面前,“你不觉得该解释些什么?”

还在品茶的白皓天朝虞老温和地笑着,青葱白稚得比女人还要好看的手轻轻地放下茶杯,“从见到您起,我就并未打算隐瞒您什么,何需解释?”

“说到这个我就更来气,你这臭小子居然说我老!”

“可是我只有这么说,您才会知道我并没有傻呀。”

原来虞老多年前偷偷潜进白府教白沐云习武时,碰巧有一次被白皓天撞见了,当白沐云向他介绍虞老时,白皓天便给他起了个绰号“老鱼”,没想到这个称谓如今竟然成了他向他表明身份的“暗号”了。

“如此,那你为何不让我们离开?是因为那丫头?”

“您说呢?”

“她不是云丫头!”

“我知道,云儿已经死了。不过,您精通天术,难道没有发现,这世道将要变天了吗?”

“就算如此,我也不允许你拉那丫头下水!”

“我很好奇,您既然知道她不是云儿,为何还如此偏袒于她?是因为你徒弟吗?”白皓天站起身走到窗前继续说道:“不是我要拉她下水,这都是天意。置之死地而后生者乃凤女也,所以,她,我是要定了。”

说完便开门而出,只是在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星辰般璀璨的明眸已不复存在,而是一双通透、清澈中少了些灵气的丹凤眼。

置之死地而后生者凤女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