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会见丞相夫人

  清晨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窗口射向床上还在睡梦中的人儿,一只小鸟停歇在窗台上“揪揪”地叫着,清脆地声音使得床上的人儿睁开了眸子,只见裴琳一脸迷茫地看着床幔,片刻后才想起自己已身处丞相府。

轻蹙着秀眉,昨晚自己是怎么睡到床上的?记忆中她好像又洗澡洗得睡着了,以前与小红她们同屋的时候,她们都会看好时间把她叫醒,可昨晚她是一个人睡的,难道是小红?可她睡梦中好像感觉闻到了那股熟悉的体香,还有熟悉的怀抱,随即又摇摇头,不可能的,那些熟悉的记忆是阎沁峰的,定是自己太想他了。

坐起身透过窗口看着远方:老公,你现在怎么样了?琳宝宝好想你哦,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等着我回去哦,可不能变心哦~

“小姐,您醒了吗?”

听小青在门外问道,裴琳整了整思绪,“进来吧。”

洗漱一番后,小梅端上了丰富的早膳,“青儿,我外祖父他们呢?”

小青边为裴琳乘小米粥边说:“虞老一早便被丞相请去为白少爷诊治了,峰少爷刚刚来找过您,见您还在睡便让我转告小姐,他家中有事需离开几日,待处理完便来与我们会合。”

沁峰昨天不是才回去了一趟吗?看来是遇到棘手的事了,不然不会亲自回去处理。

“嗯,你们也坐下一起吃吧,吃完后我们去找外祖父。”

“哦”小青自是习以为常了,利落地给自己乘了碗粥就坐下吃了起来,倒是小梅在那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梅姐姐,小姐让你坐下一起吃就坐下吧,我们家小姐人很随和的。”

“是,谢谢姑娘。”

等裴琳吃完饭赶到白皓天的临风阁时,丞相夫人正陪着虞老在品茶,而时不时地看到翠儿端着个小碗追赶白皓天的情景。

见此低喃道:“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啊,真当自己是三岁儿童啊”

刚刚还在跑着的白衣男子突然停了下来,看着从门外走来的人儿,裴琳暗自一惊,这家伙不会是听到她说的话了吧?

“仙女姐姐,饭饭,喂我吃饭饭”说着不忘把脏兮兮地嘴巴往裴琳身上擦。还好虞老手快,把她拉了过来,裴琳探究地看着又要往她这跑来的白皓天,他是不是故意的?

“来人呐,把少爷给我捆住,带回卧房。”

在白皓天被人捆住送往卧房的一刹那,裴琳好似看到了他眼中的一丝恨意,他恨白夫人!她被这一讯息惊住了,想看清楚点,可那抹恨意早就被汪汪泪眼取代。

不知为何,裴琳明知这一切都是他装的,可见到那眼泪,还是忍不住不舍,“白夫人息怒,少爷此时的心性只是个孩童,您用绳子捆着他怕是对他的病无益,不如让我外祖父封住他的穴位。”

白夫人定睛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子,在对上她清冷的凤眼时,倒吸了口气,太像了,昨晚老爷跟她说这姑娘地眼睛像云儿时,她还不信,以为是老爷酒后胡言,现在看来,的确很像。随即才缓缓吐出几个字,“那就有劳虞老了。”

总算安静了,“民女裴琳见过丞相夫人。”

“不比多礼,小菊上茶。”

裴琳本想过来与虞老说一声,想到外面走走,顺便去打探下沈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看白夫人这一时半会儿不会让她们走的了。于是便在虞老的一边坐了下来。

“裴姑娘在府上住的还习惯吗?有什么需要尽管说,不要客气,就当是在自己家中一样。”

“夫人客气了,丞相与夫人如此盛情款待,民女并无他需。”

裴琳无法忘怀当初白夫人向她下跪的情景,如果她不求她,也许今天的结果就不是如此,也许沐云就不会死。

“恕我冒昧,姑娘定是有成鱼落雁之面,才会已面纱遮之的吧?”

裴琳感觉好多双眼睛看向她,看来不止是白夫人,白家的下人们也都很好奇她这面纱下的真面目吧,如果我把面纱扯下,露出的是已死之人的面貌,你们会是怎样的表情呢?想着想着,裴琳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一旁的虞老见裴琳并未有回答之意,便开口解释道:“我这外孙女打从娘胎出来脸上就有一块红斑,为免惊吓到旁人,才会用面纱遮掩。”

隐约听到四周失望地叹息声、幸灾乐祸地低笑声。白夫人见裴琳低着头不说话,以为她在伤心,便急忙道歉道:“真是抱歉,提起姑娘的痛处。”

如刚才那眼神一样清冷地声音响起,“夫人不必介怀,民女已习惯了。若没其他事,民女先告退了。”

说着还未等白夫人回答便站起身,“外祖父,琳儿要出府走走,您可以同往?”

“也好,我顺便去找些药材回来,那么夫人,我们先告辞了。”

会见丞相夫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