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戏弄太子

  “放肆!太子乃千金之躯,是千岁千岁千千岁。”

“傅表弟,休得无礼!”接着站起身对虞老陪着笑脸说:“是在下眼拙,不知医圣在此,怠慢之处还请原来,医圣请坐。”

待虞老坐定后,熙烨急急向虞老请教道:“不知医圣刚才所言是否是真?若真如此,还望医圣出手相救。”

虞老白了熙烨一眼,“太子是否近几年常伴有胸闷、喘息、气促、咳嗽等症?”

“是啊,不过宫中御医诊治过,说是气吁所致。”

“那可曾根治?”

太子摇摇头说:“太医说此病很难根除,只能靠药物调解。”

“非也非也,太子殿下并非气吁,而是中毒,此毒乃慢性毒,很可能在太子年幼之时便已种下,太子试着胸口用力吸气,是否有种针刺似地感觉?”

“啊……”只见太子吸气后,便捂着胸口,“的确如医圣所说,胸口像被无数根针扎似地疼痛难忍。”

“嗯,那便是了。”

听及此,一旁的傅博噗通一声朝虞老跪了下来,“医圣,还请医圣救救太子,只要能救好太子,不管您老有何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

虞老瞥了傅博一眼,“那如果我要你的命呢?”

傅博微垂下头,片刻后抬起头,眼底一片坚定,“太子是我表哥,是这世上除了爹娘外,待我最好的人。只要医圣能够救治好太子,我傅博这条命您尽管拿去。”

在场众人都被傅博这舍身救兄的精神震慑住了,裴琳看向跪地的男人,想从中看出他话中虚假,不过似乎他的话时发至肺腑,看来这草包也并非一无是处嘛。

“傅表弟!”熙烨会与傅博走得如此亲近,主要的原因是他头脑简单,只要给他一丝甜头,他便会为你做牛做马,其实他心里从未把他当做亲人看待过,如今他却愿意为他连命都不要了,心里甚是感动。

“医圣若是一定要我表弟性命才肯医治本太子的话,那么本太子宁可不治。”

“呵呵,看不出来,皇室之中竟还有如此这般感人的兄弟之情,想必四皇子定是也会如傅大人那样顾念兄弟之情吧?”

从刚才得知太子中毒到现在一直沉默着地四皇子被虞老点名问话,众人的眼球也移到了他身上,只见他急忙表明心迹道:“我,我当然也愿意为皇兄舍弃生命。”

“好,有四皇子这句话老夫便放心了。”

熙武顿时觉得自己已被人推倒在刀俎之下,略带有颤抖地问:“医圣此话怎讲?”

“治疗太子的病需亲近之人的血液做药引,所以四皇子比较合适。”

“那是不是越亲的亲人的血越好呢?我与太子虽是兄弟,但却是同父异母,如此看来三公主岂不是更为合适?”

“非也非也,女子属阴,其体内之血自也是寒气较重,太子本就体虚,故女子之血不宜。”

明眼人都能看出熙武的不愿,裴琳暗自发笑,虞老的这招挑拨离间果然很厉害啊。

“医圣,四皇弟同是我的好兄弟,即使他的命换了本太子的命,父皇还是会失去一个儿子,与其这样,又何必连害了我四皇弟。”

“既然如此,老夫就不勉强了。不过老夫为太子和傅公子间浓厚的兄弟之情感动,我这有一药方和几粒药丸,虽不能除病根,却能免受心刺之痛,长时服用倒也能延缓病症。”

说着虞老从衣衫中取出一粒黑乎乎的药丸,熙烨服下后,再次用力吸气,居然不痛了,于是笑着对虞老说:“医圣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啊。”

“哈哈,那是自然,在老夫手中,将死之人老夫都能将他从阎王手中夺回,要不是没有那药引……”

“呵呵,如此本太子已经很知足了,再次谢过医圣。”说着示意傅博拿出十几张银票递到虞老面前,“绵薄之意,还望医圣收下。”

“钱财乃身外物,老朽都是半只脚进棺材的人了,要那些无用。若太子真想谢我,老夫斗胆为我子孙向太子要一信物,日后若有人拿此信物去找太子时,太子需为琳丫头做一件事,如何?”

熙烨沉思片刻,从怀中取出一圆形玉佩,“啪”地一声,玉佩瞬间变成两半,拿着其中一半递给了虞老,“还望医圣收好此信物。”

“哈哈,太子放心。”说着又让小梅下楼取了笔墨,大笔一挥,虞老吹了吹未干的药方,“我这可是秘方,太子可别让宫中御医学了去啊。”

“那是自然。”

“外祖父,我们出来也有些时间了,我还约了白夫人学女红呢。”

“如此那便不留医圣和姑娘了,改日本太子会到相府看望二位的。无笑,送医圣和姑娘。”

再一次见到街上热闹的人群后,裴琳才忍不住戏谑道:“看不出来,外祖父还挺有生意手段嘛。”

“可还是被你这个鬼灵精看出破绽了。”

“呵呵,碰巧我知道一些气吁病的症状,不过其中并无什么心痛哦,当时我就想是不是您做了手脚,而且我可不认为外祖父突然会这般好心。”

“哈哈哈,知我莫若琳丫头啊。我只是给他扎了一针而已。”

“哦?仅此而已?”

“嘿嘿,当然……不止啦,给他吃的那粒药丸只是老夫从身上搓下的泥团,而写给他的药方,也只是普通的几味可压制气吁发作的药方,什么用血做药引,那都是我瞎编的,这种病根本无法根除。”

“难怪您不让他给御医看呢,这下玩过瘾了吧?”

“嗯,凑合。”

戏弄太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