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幽谷宫

  熙襄国都的街道上,只见几名女子和一位鹤发老人人手一串冰糖葫芦吃得不亦乐乎。

“本想去酒楼打探沈家消息的,谁知半路杀出个陈咬金。”

“外祖父就别得了便宜又卖乖了,我们此次也不全是无功而返啊,至少得了一件太子的信物。”

“哼,那小子心机颇重,日后会不会认账还不一定呢,他会答应给我信物,还不是因为你。”

“跟我有何关系?”

“别以为我老眼昏花了,那小子喜欢上你了。”

“他喜欢的是沐云。”

“在他们眼中,你就是。”

呼,说的也是啊,难道在这里的日子整天都要以面纱遮脸,这么天天蒙着,好难受哦。

“不说这些了,外祖父能带琳儿躲过那些跟屁虫吗?琳儿有要事问您呢。”

是的,自从他们从相府出来后,虞老便告诉裴琳,他们被人跟踪了,不过因为怕被虞老发现,所以与他们保持了一段较远的距离,可即使这样还是早就被虞老发现了。

“这有何难。抓好了”说着虞老脚尖一点,身形便跃到了不远处的屋顶上,然后又是几次踏点跳跃,裴琳转头看小青她们已成了几个黑点。

小梅见虞老带着裴琳离开,自是焦急地在后追赶,她若是把人跟丢了,回去可怎么向主子交代呀。

突然感到身后被人拽住了,无法再向前行,皱眉回头刚想训斥,一看却是小青,“小青妹妹不去追你家小姐,拉我做甚?”

“小梅姐姐不用着急,我家老爷与小姐既是以轻功离开,自是不愿我们干扰。”

“可是……”

“呵呵,小梅姐就放心吧,我家老爷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近得了他身的,所以有老爷保护小姐,不会有事的。我们且先回相府等候他们便是。”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而这边虞老带着裴琳来到一处树林深处后才停落了下来,裴琳步履蹒跚地扶着就近的一棵大树干呕了几下,最终无力地瘫坐在了地上,从衣服中掏出一个白色的玉瓶,一股清凉之味钻入鼻中,再滴了两滴绿色液体擦到太阳穴上,裴琳这次缓缓地舒了口气。还好,有了第一次虞老用轻功带她飞的体验,闲暇时她发明了这种类似现代的清凉油的药水,不过这次比第一次虞老带着她飞要好多了。

一旁的虞老见裴琳拿着那瓶味道刺鼻的液体往太阳穴擦后反而面色转好,大概明白了那药液的作用,与裴琳相处时间久了,对她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也就见怪不怪了。

于是坐到她身边询问道:“丫头,你有何事这么神秘非得跑这么远才能问啊?”

“外祖父可知道幽谷宫?”

对于这个幽谷宫,裴琳还是再次见到太子熙烨时才想起,不知那黑衣人现在如何了。

“幽谷宫?这个名字我略有耳闻,这是在二十年前可说是瞬间崛起的一个门派,不过这个门派中人行事诡秘,江湖中人甚少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因为凡是见过的人都已经被他们杀害了。”

“这般残忍?那不是魔宫?”

“这倒也不是,那些被杀之人都是些该杀之人,这其中贪官污吏属最多,此举在受害的老百姓眼中自是一种善举,可对各国的皇帝来说,却是一种挑衅。所以听说后来他们被多个国家的皇帝剿杀,没过多久这个门派就犹如他成立时一样,瞬间灭亡了。”

虽然虞老只是简单地叙述,可裴琳听后,脑中居然涌现出整个门派中人被多个国家军队围剿的惨状场面,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乱世之中还要牺牲掉多少人的性命啊。

虞老看了看裴琳,狐疑地问:“丫头,你是如何知道幽谷宫的?”

于是裴琳将之前在宫中所遇黑衣人一事向虞老叙述了一遍,说完后,只见虞老沉思了片刻,才缓缓说道:“看来,我有必要再去会会太子殿下。”

“哎,我先还以为那黑衣人是您的手下呢。”

虞老白了裴琳一眼,“笨,我不是告诉过你,在沐云年幼时我便知道她的下落,又怎会派个黑衣人去找人啊。”

裴琳讪讪笑答:“嘿嘿,也是哦。外祖父准备如何从熙烨口中探得消息呢?”

见虞老不怀好意地朝着裴琳笑着说:“你那不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整人药液么,随便拿一样用到他身上,还怕他不说?”

这下轮到裴琳白虞老一眼了,“您也知道我那药液稀奇,不是您自己的东西您倒是用得不心疼。”

“不然你告诉我药方,我来配置?”

“哼哼”精明之色一闪而逝,“要药方也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丫头,我可是在帮你,你居然还要跟我谈条件?!”

“错,您不是帮我,而是帮沐云,甚至是您的女儿,这与我有何干,若要计较起来,好像是我帮了您哦,现在还要给您我配置那些药汁的秘方,怎么算都是您赚了诶。”

虞老瞪了一眼裴琳,一把年纪的人了,怎就被眼前这丫头吃的死死的呢,不甘心道:“什么条件?”

“教我轻功。”

“这个嘛,丫头不是我不想教,是你没有内力,学不了。”

“那内力要如何得来?”

“有内功心法,不过练武者都是自小就开始修炼内功心法的,而你这个年龄才开始学,太晚了。”

“不怕,笨鸟先飞嘛,回去后您教我内功心法,我教您制药,如何?”

虞老一听,明显自己赚了,便笑嘻嘻地答应了,不过若干年后的虞老却为此时的决定懊悔不已啊。当然这是后话啦。

幽谷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