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千钧一发

  “不知本相府上的贵客哪里得罪了太子殿下,还望太子殿下看在本相的面上,饶过他们一回。”

跟着丞相过来的小青急忙跑到裴琳身边,悄悄地问:“姐姐没事吧?”

“没事,多亏了你速度快啊。”

“嘿嘿,姐姐没事就好。”

熙烨没想到会引来白启贤,不过即使那老狐狸出面他也不打算就此作罢,他虽以知晓云儿的身份相要挟,可他并不真准备把她的身份公布于世,那样他就无法将他占为己有了。

“白丞相,据我所知,您所说的贵客是指那所谓的医圣吗?哈哈,他不过是个会些下三滥手段的骗子,本太子捉拿他们也是在帮丞相大人,免受欺骗啊。”

裴琳一听冷冷地瞪向熙烨,“太子殿下说我外祖父是骗子,那敢问我外祖父为何骗你?”裴琳并未准备给熙烨回答的机会,接着说:“我外祖父戏弄你,不过是气愤太子殿下意欲轻薄他最疼爱的外孙女我,所以才小以惩戒。被我外祖父救治过的人不计其数,为何就你太子殿下会遭如此待遇,难道你不该自我反思一下么?”

一旁的虞老也沉声说道:“若老夫猜测没错,太子殿下此次抓我是假,想要将老夫的外孙女金屋藏娇才是真吧?!”

看着熙烨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小青偷偷掩嘴偷笑着,世上有两种人无法得罪,一种是女人,一种是小人。而且姐姐还是一个最会护短的女人,旁人欺负她或许她会忍,可若欺负了她身边的人,那可就得遭殃了。

稍稍冷静下来的熙烨狠狠瞪着裴琳和虞老,他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会不怕死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另他难堪,云儿啊云儿,即便你是本太子心爱的女人,也容不得你如此放肆。既然这样,那本太子也不会另得你好过。

“呵呵,呵呵呵,好,很好,既然如此,来啊,把白家上下一干人等统统抓起来!”

“太子殿下,不知本相府上所犯何事?”

“欺君!”

啊?事情闹大了,四周不仅围了侍卫军和丞相府中的人,连来往的百姓也是越围越多,裴琳紧握拳头,丫丫的,死男人,我鄙视你。

白启贤阴着脸,警告地说:“太子,欺君之罪何之严重,这话可不能乱说!”

“本太子有没有乱说,丞相大人问问你的好女儿云瑞郡主不就知道了。”熙烨边说边望向裴琳。

周围的人们也是哗然,窃窃私语着,“云瑞郡主不是已经……”

“是啊,当时那葬礼可是很轰动啊。”

“就是就是,我一个远方亲戚的女儿就是丞相府的丫鬟,她亲眼看到郡主在棺材里的啊。”

而白启贤也是紧紧地盯着裴琳,并缓步向她走去,眼前的女子真是他的云儿吗?

裴琳知道这事闹大了,若处理不好,即使太后再如何宠爱沐云,也无法偏袒与她,白家这欺君之罪怕是逃不过了。要是再被一些有心人给白家按个造反的罪名,那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吧。

就在裴琳做了最坏打算,只要不被人看到她的脸,那她就来个死不承认时,突然一道白色身影闪到她的身边并把她拥进了怀里。

咦?这龙涎香的味道好像有点熟悉,随即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孤的皇后岂是你们想看就能看的?”

果然是璩咏益,这家伙又救了她一次,哎,这人情欠得是越来越重了啊。

因为前不久璩咏益便来过熙襄国,所以作为国家的高层丞相和太子自然是认得他的。

“老臣见过璩皇。不知裴姑娘便是璩皇后,怠慢之处还望见谅。”

“呵呵,丞相大人客气了,本宫在您府上住得挺好。”然后转身对璩咏益撒娇道:“皇上,太子殿下硬说我是什么云瑞郡主,还说要把我抓起来呢,你可以为我做主哦。”

璩咏益嘴角微挑,这丫头还是头一次对自己用这么柔的语气说话呢,不过还挺好听,搂着裴琳细腰的手紧了紧,“放心吧皇后,孤会让熙襄国给个说法的。”

熙烨没想到短短数月,云儿居然成了咏月国的皇后,这怎么可能呢?以她对白皓天的痴心程度,又怎么会愿意嫁与他人,而且她已非完璧之身,堂堂一国之君怎会接收?

千钧一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