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赐婚风波

  在宫女的指引下,璩咏益牵着裴琳在熙皇的右手边坐下,而朝中大臣及女眷也随后入座,宴会开始后免不了一阵寒暄,而这种场合是裴琳最不喜欢的,要不是为了查那个黑衣人,她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目光漫无目的地在人群中扫视着,最后落在与她并排着的第五张位置上,裴琳蹙着眉,沈家虽是皇亲国戚,可从未涉及朝政,今天来的都是朝中大臣,为何他们也会在场呢?

“怎么了?”

“沁峰也来了。”

璩咏益顺着裴琳的目光望去,果然看到了沈沁峰,他的身旁坐着一位颇具威严的老者,估计就是沈老太爷吧。而此刻沈沁峰也看向了他们,淡淡地笑着。

“我怎么感觉今天的沁峰不大对劲啊?”裴琳看向沁峰想要说些什么,可对方却已将目光移开。

“嗯,的确不大对,不过也只能等宫宴结束后再单独找他问问了。”

“好吧。”

这时只见熙烨端着酒杯来到璩咏益与裴琳的桌前,“璩皇、璩皇后,本太子为白日的误会向两位道歉,先干为敬,请。”

“嗯”璩咏益与裴琳本懒得搭理他,不过毕竟是在熙襄国土上,所以随意应了一声,意思意思地喝了口酒。

“不过本太子白日那般,只是因璩皇后一直都已面纱示人,故而好奇心作祟。听闻璩皇后有着成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不知今日能否有幸睹见真容呢?”

上首的熙皇和璩咏益听后都不禁眉头皱起,前者是因为不满太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在老虎身上拔须,后者是不满熙烨那般轻拂之意,想琳儿堂堂一国之母,岂是他想看就看的?!

裴琳心里虽在冷笑,熙烨啊熙烨,你到底还是忍不住啊,看来沈家会来参加宴会,有着你的功劳吧。

小手轻轻地拍了拍璩咏益的大掌,示意他放心,然后笑着说:“既然太子如此好奇,本宫若再不答应,到显得故弄玄虚了。”

说着轻轻的解开了面纱,顿时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唇若涂砂不点而朱,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许久后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此女本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随后无数赞美之声传入裴琳二中,但当事人只是莞尔一笑,然后看向仍在呆愣着地熙烨,“太子殿下可还满意?”

熙烨在裴琳脸上探究了许久,才缓缓道:“满意,满意。”

刚刚还如春风般微笑着的裴琳突然脸色一沉,满意鄙视之意地说道:“呵呵,这熙襄国的太子还真是特别。”

话中的讥讽之意傻子都能听得出,熙烨刚想回嘴,便被熙皇呵斥住了,“还嫌不够丢脸?回去!”

熙皇看着璩咏益一脸的怒意,忙赔笑道:“孤教儿不善,还请璩皇、璩皇后见谅。”

“呵呵,熙皇严重了,本宫未嫁时出门在外也时常被些地痞流氓骚扰,已经习惯了,所以才会以面纱蒙脸,并无不敬之意,还望熙皇不要误会才好。”

虽然自己的儿子,又是堂堂太子当众被人说成地痞流氓,可他也只能哑巴吃黄连,忍住心中的怒气笑着答道:“呵呵,当然不会。”说着急忙转移话题,对着沈沁峰那桌望去,“峰儿,孤知道你心念云瑞郡主,可她已仙逝,沈家不能无后,孤今日……”

熙皇话还没有说完,沈沁峰便急急站起身回拒道:“皇上,草民已有心爱的女子,谢皇上美意。”

裴琳惊讶地看向沈沁峰,她没想到熙皇居然在沐云去世没多久就给沈沁峰赐婚,再看向一旁脸色不是很好的沈老太爷,难道这是他的意思?难怪沁峰会急着回家了。

“哦?峰儿心系的女子是哪家姑娘,孤可以为你们赐婚。”

看来这熙皇是不相信沁峰的话啊,这下可如何是好?她了解沁峰,虽然平日里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可骨子里却是倔的很,但凡认定了的事,就很难改变,即使她无法与他相守,但真心希望他可以幸福,而不是如今这般随便给他安个女子在身边。

转头看向璩咏益,“怎么办?”

璩咏益面色复杂地看了裴琳一会,轻声道:“先看看再说。”

可是等了许久,沁峰仍是没有回答,这中间,悄悄地看了一眼裴琳这边。

“峰儿?你该不会是在糊弄孤的吧?”熙皇这话听着像是随意的问话,可话语中杂着些许警告,裴琳着急地轻扯着璩咏益的衣袖。

突然听得沈沁峰答道:“回皇上,草民心爱的女子是…”

“大胆沈沁峰,别忘了你对孤的承诺!”

众人皆因璩咏益的突然爆喝而愣住,熙皇不解的看向璩咏益,“璩皇这是何意?”

只见璩咏益冷冷地看向沁峰,半刻不回话。见此裴琳突然心生一计,笑着说“皇上,熙皇也不是外人,说了也无妨。”

“呵呵,还是本宫替璩皇向熙皇您解释吧。”裴琳起先听璩咏益冒了这么一句后也是一愣,可这家伙居然后面没下文了,还好她脑子转的快,小说看多了,瞎掰的事可难不倒她。

“沈公子的心上人其实是我皇的小师妹。我皇与他师妹自小一起长大,可说是亲如兄妹,一次偶然,我皇的师妹到熙襄国游玩时认识了沈家公子,后被我皇发现,因知云瑞郡主仙逝不久,他便另结新欢,让得我皇很不信任沈公子对师妹的那份真情,所以约定以一年为期,若一年后,两人都未变心,便同意让他们在一起。但在此之前,不得将我皇师妹的身份暴露,以免日后若沈公子变了心,害得师妹落个不好的名声。”

熙皇听后,盯着裴琳看了好一会,想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所说话的真假,不过我们裴大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上学那会最爱的一个游戏就是比与人对视的时间谁最长,从来没有输过,所以她才不怕呢,于是过了一会,熙皇也是如她那些同学一样,落下阵来。

赐婚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