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竹林

  比起屋内的一片温馨,守在屋外的几人却各怀担忧,熙皇和太后自然是在担忧白皓天的病情,他可是他们的希望,将来的储君之位是要传给他的,可不能有些许闪失。

白启贤所担忧的,与熙皇他们差不多,如今屋内待着的,一个是熙皇最疼爱的儿子,一个是璩皇最宠爱的皇后,若皓儿犯起病来伤着璩皇后,依璩皇的性子,非得把丞相府给拆了。若真如璩皇后所言,皓儿病情处于关键时刻,万一治不好,他就是有百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而此刻站在树下负手而立的璩咏益也是微蹙着眉,直盯着那扇紧闭的屋门。比起之前紧绷地神情更显严肃,好似在周身圈了冰圈,谁也不敢上前与他攀谈。可怜的小青儿站在最角落处,看看这个,再望望那个,大气不敢喘一下,只在心里暗暗祈祷着那扇门快些打开。

终于在大家快想要破门而入时,“吱呀”,门开了,此时出来的裴琳已戴回了面具,“白少爷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需再调理几天就能痊愈。各位可以进去看他了。”

未得裴琳话说完,太后已提着裙摆在丫环的搀扶下快步走进屋内,好在老头所占的这具身体保留了他之前的记忆,所以裴琳并不担心会在他们面前露出水面破绽。

而熙皇和丞相,并未急着进去,而是在谢过裴琳并大肆夸赞了她一番后才邀着璩咏益一起进入到屋内。

“皓儿,你想要吃些什么,哀家派人给你送来。”

一个是大病初愈的孙子,一个是担忧多日终能守得云开的祖母,本该是很感人的场面,可在裴琳眼中却觉得很是可笑。

之前她是太幼稚了,忘了古代的重男轻女现象,见太后对“白皓天”的态度,幽静穆姨的原因她终是能够猜出几分了。

幽谷宫,那个曾经奇迹般出现的帮派,即使早已在江湖中消失匿迹,可谁知道它背后是否一直有人在操控着?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如果有了这个门派的辅助,对“白皓天”来说,算的上是一个很结实的后盾。

“太后不愧是熙国的主母呢,对待臣子家的孩子都能像对待自己子孙这般,做您的子孙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在场的都是比狐狸还要狐狸的人,又怎会听不出裴琳话中有话,太后也自知自己太冲动了,不过能够在深宫中有如今地位的人自然不是省油的灯,片刻惊愕后,笑着走到裴琳面前,牵起她的手说:“哀家也很愿意如此这般对待璩皇后,就是不知璩皇后是不是瞧得上我这老太婆了?”

“呵呵,裴琳自然愿意,只是如今有着璩国皇后的身份,很多事情不能由得自己做主的,恐要让太后您失望了。”

太后本也无心真与裴琳拉亲,含笑着一语带过了这事。寒暄了几句后,璩咏益便拉着裴琳起身告辞。他忍受不了裴琳与白皓天间的眉目传情,很想问问,他与她都说了些什么,为何会转变如此之大。他害怕,害怕如果再不离开这里,他的琳儿就会被白皓天给抢了去。

裴琳看了眼璩咏益,她知道他有一肚子的疑问,也知道自己欠他一个解释,而且她很担心穆姨的状况,所以在璩咏益紧拽着她的手时,她没有拒绝,任由他牵着起身向熙皇他们告辞离开。

出了相府便有一小厮迎了上来,原来沈沁峰已给他们安排了住处,穆姨也被安顿在那里,于是坐上他派来的马车,一路向目的地驶去。只是这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马车带他们来到一片竹林处,沿着竹林中间的小径往里驶去,大概半盏茶时间,马车在一处楼阁前停了下来,刚下车就看到沈沁峰噙着他独有的笑容站在门边。

“琳儿,你是不是该奖励我一下啊?”

之前在马车上的压抑心情被竹林和沈沁峰的笑容净化,裴琳微笑着说:“想要我奖励你些什么呢?”

沈沁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然后以一直挑衅地笑容看了看跟在裴琳后面的璩咏益。裴琳见此,无奈地摇摇头,这家伙,难道没发现益现在心情不好么。不过反正他皮厚,不用替他担心,于是食指在嘴唇上印下一吻后覆到了沈沁峰的唇上。

“奖励完毕,我要去看穆姨了,她在哪里?”

“二楼左手边就是穆姨的房间。”

“哦,青儿,我们走。”

“等等”正当裴琳提步准备踏进阁楼时,一直沉默着的璩咏益阻拦道,“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

“你!”

其实裴琳知道璩咏益想干嘛,只是关于老头的秘密,她暂时不想告诉他们。当初他们能够接收她来自另一个时代的事实,并不表示也能接收老头,而且从刚才在白府的谈话中她知道,老头也并不愿意接收他们。要不是她百般求他,估计他早就拉着她离开相府了。

“益,且不说你我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哪怕我们是真正的夫妻,我也有权利保留一些我不愿说的事情。而现在我能跟你说的只有一句话:我不是白沐云。”

说完后,看也没看愣在那的两个男人,牵着小青的手往穆姨的住处走去。

竹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