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太后驾到

  “璩皇到、璩皇后到”随着那尖尖地嗓音喊起,熙皇与白启贤同时看向朝他们走来的两人,璩咏益身着一身烫有金边的黑衫,与他为人一样,神秘,在吞噬一切之后,在那无底的黑洞之中,让人猜不透到底都有些什么?裴琳身着白色纱裙,三千青丝随意用一支白玉兰花簪挽着,让人似是见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望向他们的两人都暗自赞叹,原来这黑与白的相互辉映竟是如此让人移不开视线,不得不说眼前的两人真是很般配。

“听烨儿说璩皇后抱恙在身,现在可是好些了?”

“多谢熙皇关心,已无大碍。”

白启贤朝裴琳他们身后望了望,裴琳见状对白启贤解释道:“我外祖父一人闲云野鹤惯了,所以今日一早便留书离开了。”说着并对熙皇微微施礼,“外祖父离开未向熙皇禀报还望莫要怪罪。”

熙皇急忙扶起裴琳,“璩皇后严重了,孤虽生在宫中,仍是听闻医圣行医处事的事迹,从中便能看出医圣乃性情中人,孤又怎会怪罪呢。”

听熙皇与裴琳有一搭没一搭地互戴高帽,一旁的白启贤倒了着急了,“只是医圣如今已离开,犬子的病……”

“呵呵,丞相无需担心,本宫既是医圣的外孙女,自是得到了真传,令公子的病就包在本宫身上吧。”

见裴琳如此有把握,白启贤倒也松了一口气。“如此便多谢璩皇后了。”

“丞相大人客气了,不过令公子的病丞相也该知道,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绝根的,所以本宫可能得去丞相府打扰几日了。”

“璩皇后愿意移驾去为犬子治病,老夫已是感激不尽,若说起来,是老夫打扰到璩皇后才是。”

裴琳看着白启贤莞尔一笑,这高帽子戴得还真舒服。“既然如此,那本宫与吾皇回去准备准备便随丞相回府吧。”

白启贤看向熙皇,见他微微颔首,才作了个揖道:“老夫在宫门处恭候璩皇、璩皇后。”

“且慢”这时与璩咏益在一旁闲聊的熙皇说道:“孤命人备好马车,直接到璩皇他们休息的宫门口等吧,顺道孤也去看望一下白贤侄。”

白贤侄?真能叫得出口。裴琳嘴角微抽,这熙皇的演技也是一流啊,明明是自己的儿子。而那白启贤也是,一副深受皇恩的样子,哎,一个个都戴着面具生活,真累。

偏头看下璩咏益,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即使拥有至高的权利又如何,还不如普通百姓活得自在,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突然想起了远在另一个时空的家人,爸妈、老哥,还有峰,我好想你们。

回到他们住的地方,裴琳借口说要进去更衣,所以璩咏益陪着熙皇与白启贤在马车上等,待裴琳关上房门后,拉着沈沁峰与小青走到内室轻轻说道:“熙皇就在外面,他要与我们一起去丞相府。所以我们时间不多,沁峰,小青虽然武功不咋地,但轻功还是不错的,所以等我们走后,你再与她一起离开。”

接着裴琳坐到穆姨的床头,温柔地说:“穆姨,我现在要让你扮成小青的样子与我一道出去,你可能坚持?”

“少主放心,我坚持地住。”

“那好,我帮你做个简单的易容,他们应该不会注意到的。”

“嗯,谢谢少主。”

“呵呵,穆姨若要谢我的话,以后就别再称我少主了,跟他们一样,叫我琳儿。”

“这……”穆姨看着裴琳坚定的眼神,“好吧,琳儿。”

“呵呵,好了,我们走吧。沁峰,我把小青托给你了,她可是我疼爱的妹妹,可不能让她有事哦。”

“呵呵,那有没有什么奖励?”

裴琳瞪了眼沈沁峰,这家伙,真是少不得一点便宜,她举步来到沈沁峰面前,在其他三人微愣的惊讶中,轻轻地在沈沁峰的脸颊上映了一个吻,一丝暖气吹得沈沁峰的耳珠渐红,温婉地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们在相府等着你。”

说完便挽着穆姨走了出去。门外候着的小太监见裴琳出来,立马迎了过来,“璩皇后,皇上给您安排了另一辆马车。”

裴琳看到来时的马车后面果然停着一辆粉色幕帘的马车,“多谢公公。”直到上了马车,她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这一刻她倒有点感激古代的男尊女卑思想了,至少可躲过穆姨的危险。

“太后驾到”正当裴琳暗自庆幸时,一道尖尖的喊声响起,裴琳微皱了皱眉,太后怎么会过来了?看向一旁脸色泛白的穆姨,但愿不要耽搁太长时间才好。

太后驾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