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穆姨脱险

  “儿臣给母后请安。”

“熙太后万福。”

“老臣给太后请安。”

熙皇与璩咏益他们同时向太后请安后,太后微微颔首,“听闻皇上要去丞相家,哀家也想见识一下医圣的高明医术,想与你们同往,不知皇上是否允许?”

马车上的两人听到太后要同往时,反应都很大,特别是穆姨,裴琳明显感觉她的手在发抖,并紧紧抓着裴琳的手。

“穆姨,你没事吧?”

“我就是被太后抓了去的,若让她与我们同乘的话,很可能被发现。”

“什么?!”裴琳未曾问过穆姨是谁将她囚禁,她潜意识中就认定是熙烨所为,没想到居然是太后?!穆姨说的那个太后与她认识的那位慈祥可亲的太后真的是同一人吗?

听得外面熙皇的声音响起,“如此那便请母后与璩皇后共乘一辆马车吧。”

穆姨抓着裴琳的手更加紧了,裴琳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后背道:“穆姨放心,今儿个谁也别想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于是裴琳掀开车帘跳下马车走向前面站定的三人,“裴琳给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

“这位便是璩皇后啊,那日晚宴哀家因身子不适未曾参加,听人说璩皇后美若天仙,想着还有些后悔未能看到,今儿个倒是巧了。”

“太后过奖了,真要比起来,裴琳可是比不上您的万分之一呢,雍容华贵,周身散发着慈母的气息,仿若吸收了天地之精华的美玉。而我只是占了这幅年轻皮囊的光。”

“呵呵,璩皇后真会说话。”熙太后虽嘴上谦虚,但从她表情中还是看得出开心的,是人都喜欢被夸嘛。

接着裴琳怯生生地走到璩咏益面前,用很轻但又能保证在场的其他二人能够听得到的声量说,“益,陪我坐后边那辆马车好吗?”

一旁的熙皇见此取笑说:“哈哈,看来璩皇后是一时都舍不得与璩皇分开啊。”

裴琳红着脸,娇羞地样子答道:“裴琳因昨夜稍感风寒,吃了药本以为好些了,可刚刚坐进马车才突觉些许头晕,所以便想要益能够陪伴左右。让各位见笑了。”

璩咏益早被裴琳那娇羞的样子迷得七荤八素的了,只顾着迷恋地看着她。此种场景好像触动了太后,她眼中一闪而过的迷离,好似想起了些什么。

“呵呵,谁说皇家就没有真情在的,我看璩皇与璩皇后就是令人羡慕的一对佳偶。这事哀家做主了,璩皇就陪着璩皇后坐后边的马车吧,哀家随皇上还有丞相坐前边这辆。”

裴琳婉儿一笑,“多谢太后。”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出了这皇宫,穆姨就安全了。

坐上马上,裴琳对穆姨会心一笑,“放心吧,没事了。”随后转头对璩咏益说:“一会出了宫,你想办法将穆姨带走。”

璩咏益抚了抚裴琳散落在额前的碎发,“嗯”,说着便开始闭目养神了,裴琳撇了撇嘴,小样,在外人面前还装起酷来了。不过看在一会还要他帮忙的份上,就不拆穿他了。

马车驶进街道没多久,听得前路传来的吵架声,裴琳好奇地掀开车帘观望,拥挤的街道上,一头是身着喜气红衣的迎亲对,一头却是披麻戴孝的送葬人,两方僵持不下,于是争吵起来,并在不知哪位的带领下,动起了拳脚,场面一时甚是混乱。

看热闹的、受惊了的马群、还有路边小摊因拳脚无眼而被弄得四处飞散,熙皇见此不禁气愤,如此恶劣之事在其眼皮底下发生,速命随驾人前去排解。

另裴琳不明白的是,这些人不知是气愤过了头,还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与那些前去排解的御前侍卫们动起手来,并且突然矛头全部转向了那些侍卫们,并把他们的两辆马车围了起来。

就在此时,一直闭目养神的璩咏益睁开黑眸,“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一语道醒梦中人,裴琳深深地看了璩咏益两眼,原来这场闹剧不是巧合,是特意安排的,为的就是让穆姨能够乘乱离开,可是熙皇知道这马车上有三人,一会发现少了一人,定会起疑。

“姐姐”随之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近车窗口响起,裴琳定睛看着眼前身着丧服的女子,居然是小青!

接着几个被“愤怒”冲昏了头的人踢开驾车的公公,往裴琳他们所在的马车上爬,自然小青也在其中,成乱时,小青与穆姨换了个个。

接着没多久,便见远处有官府的人往此处赶来,璩咏益向扶着穆姨的一名身着喜服的男子轻点了点头,那人便会意的带着人离开了,不久那些披麻戴孝的白色身影也淹没在了人群中。

穆姨脱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