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练轻功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裴琳除了陪穆姨聊天外,就是逮人教她轻功,但惟独不找沈沁峰和璩咏益教,而他们的那些手下在裴琳的施压下也只能硬着头皮,挡着主子们射去的杀人目光,战战兢兢地教着,以致我们的裴大小姐都学了好一阵了,依然只能勉强飞过3米左右的围墙。

这不,在竹林的另一边,只听得一句句的脏话从一女子的口中传出。“你爷爷的,我就不信,我今天还是飞不过四米的墙。”

边说边提气,脚尖垫地,“咻”地一下往她命人搭的人造墙上飞去,不出意外的“嘭”地一声,某人的脚还是未能飞过围墙,一脚把墙踹倒了不说,自己还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

“噗嗤”背后的笑声传到如今已成气葫芦的裴琳耳中可是相当的刺耳,拍拍屁股站起身,对着身后的人吼道:“不准笑!”

“呵呵,琳儿这是恼羞成怒了?”

“穆姨?怎么出来了,外面风大,虽伤已好了可这身子还虚着呢。”

穆姨拉着裴琳走到一旁的石桌边坐下,笑着说:“你穆姨我好歹也是习武之人,没那么弱的。倒是你啊,听人说你这段时间是天天摔得鼻青脸肿的,要是不小心留下疤痕,不怕益怪罪?”

“又关他什么事啊。”说着裴琳瞪了一眼一旁的小青:“又是你在穆姨面前嚼的舌吧?”

小丫头一听委屈地噘着嘴说:“姐姐,我打你小报告,还不是担心你嘛。”

“是啦,你这妮子,做什么总是有理。也不知道以后有谁能将你收服了。”

“咦,姐姐真是的,老拿这种事打趣我,我这辈子除了姐姐,谁也别想收服我。”

“那不然,你嫁我?”裴琳逗趣地说着,随手拿起桌上的茶品了起来。

这时一道男声响起,“谁要嫁谁啊?”

三人同时随着声音望去,原来是沈沁峰。“怎么这个时候有空来这?”

“来看看你轻功练得怎么样,顺道给捎些祛瘀化血的药膏过来。”

见小青和穆姨听了都在那掩嘴偷笑,裴琳撇撇嘴,转个身屁股对着沈沁峰,并把袖子里的baby拿了出来放桌上,小家伙吐着红信,恶狠狠地瞪着沈沁峰,使得他只能远远地站着。

“功夫么,练得不怎么样,谢谢你的药膏,没什么事就回吧。”

“丫头,你够了哦,你只是跟益闹别扭,干嘛连我也不爱理不理的,有什么事,大家面对面说出来,别藏着掖着的,放在心里难受。”

裴琳轻叹了口气,“沁峰,对不起,最近你还是别过来了,我想静一静,有些事等我想说的时候会与你们说的。”

见沈沁峰哈想说些什么,裴琳急忙对小青吩咐道:“青儿,送客。”说完拉着穆姨起身往室内走去。

走在回廊上,穆姨见四下无人,拉住裴琳前行的脚步,到一旁的围栏边坐下,静静地看着裴琳。

许久后,裴琳见穆姨始终没有要开口的意思,终于投降了,“穆姨想问什么就问吧。”

穆姨温柔地笑笑,轻抚着裴琳垂在胸前的长发,“琳儿不知道穆姨想问什么吗?”

看着穆姨此刻的表情和动作,让她想起了远在他方的妈妈,记得与老头订婚那天,妈妈也是如穆姨这样轻抚着她的长发,边微笑着与她说着话。一股对妈妈的思念与穆姨身上散发的妈妈似地暖流感染着她。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怎么哭了?”穆姨心疼地拿起帕子轻拭着眼泪,“既然你不愿意说,穆姨不逼你就是了。”

裴琳“哇”地一声扑到穆姨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了起来。

这下可把穆姨急坏了,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谁知越安抚裴琳哭地越厉害,“琳儿,对不起,穆姨不该逼你的,都是穆姨的错……”

痛哭一阵后裴琳心里舒坦了许多,抽泣着趴在穆姨怀里,遥遥头说:“不是的,我只是想起了我娘。”

穆姨之前因裴琳痛哭而心疼得噙在眼眶的泪水,在听到裴琳说想起她娘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也流了下来,她似乎能够明白刚才为何琳儿会抱着她痛哭了。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许久后穆姨听到裴琳均匀地呼吸声,这丫头居然睡着了。

轻轻地拨开她额前的头发,痴痴地盯着这张熟睡的面孔,喃喃自语着“真的与小姐长得太像了。”说着又抬头看着上空发誓道:“宫主、小姐,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少主!”

这时璩咏益走了过来,穆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璩咏益望着熟睡的佳人,这妮子已经躲了他快半个月了,本想着也该解气了,可听小青说了沁峰刚才在她那沾了一鼻子灰,无奈地笑了笑,弯腰从穆姨怀里接过轻打着呼噜地裴琳,大步向她的睡房走去。

小青见此急忙想要跟上,却被穆姨拦着了,“青儿啊,再陪我溜溜弯吧。”

“可是……”

“可是什么呀?难道你还怕你家主子吃了琳儿不成?我倒是希望这样呢,好早点生个娃给我们玩玩。”

小青一听也是有理,其实她一直很希望姐姐能够与主子在一起的,不说旁的,就说主子愿意为了姐姐连命就不要这一点,她绝对能保证主子会待姐姐很好的,而且在她看来了,也只有主子才配得上姐姐,沈少爷嘛,虽然也很好,可老是没个正紧,都不知道他哪句话真哪句话假的。

小青边想着边摇着头,穆姨看了,好笑地拍了下她的脑袋说:“好了,在那乱想也没用,还是陪我去遛弯吧。”

“哦。”过了没一会,长廊上响起小青清脆地声音:“穆姨,您说姐姐要是和主子生了小娃,是会像姐姐多一点还是像主子多一点?”

见穆姨不理她,她只好住了嘴,可没一会又自言自语道:“我还是希望将来姐姐生的小娃像姐姐,要是像主子那样,喜怒哀乐都看不出来,要是男娃还成,可要是女娃……”

练轻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