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约会

  裴琳将打盹的baby藏入衣袖,向虞老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您的突然离开只因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吗?”

虞老看着裴琳,也许这丫头真如白小子说的是上天派来的凤女,“不是,当初你们能顺利地带走你穆姨,是因为我应允了她帮她做一件事。”

见虞老说到此处便不再说话,裴琳知道他不会说明他去做的到底是件什么事,所以也不打算追问,只是轻声但坚定地说了句:“外祖父,您不是一个人。”

裴琳相信虞老不管是去做了什么事,但他终究不会害他们的,她了解虞老,他对太后的确有着很深的旧情,可是他更在意的是亲情,当初是,如今也不会改变。而她和益对虞老来说就是亲人,她有这个自信。

吃过午饭裴琳陪着穆姨聊了会天,告诉她外祖父回来了,便与小红去了和宫,而沈沁峰也回了沈家,璩咏益则在书房处理飞鸽传书来的奏折。

从和宫回来时已近黄昏,刚进城便被一位蓄着山羊胡的中年男人给拦住了,小红急忙将裴琳护在身后,“你是何人?为何拦我们?”

只见那人恭敬地说:“我家主子有请裴姑娘至小筑一叙。”

小红见来人并无对他们不利的意思,便退到了裴琳身后,但依然警戒地看着他,并轻声附到裴琳耳边说:“姐姐,小心是太子派来的人。”

裴琳这段时间只顾着练功和处理和宫的事,倒把太子这么个人给忘了,不过裴琳直觉此人不是太子手下的。

山羊胡先生见裴琳怀疑地看着他,忙从衣袖中拿出一个信封递向裴琳:“这是我家主子给姑娘的。”

说着小红接过信封拿给了裴琳,拿出信纸展开,一股淡淡的梅花香味沁入鼻中,映入眼帘的是笔走龙蛇,铁划银钩的隶书。这是一首词:

要相逢,恰相逢,

病房珠帘脉脉中,霎时人影重。

怨东风,笑东风,

落花飞絮两无踪,分付与眉峰。

右下角签有“老头”二字,这下裴琳终于确定了刚才的猜想,真的是阎,小心的收起信纸放进衣袖,微笑着对山羊胡男人说:“有劳先生前头带路。”

“姐姐?”

“小红,你先回去吧,若是他们问起,就说我去会朋友了。”

小红知道裴琳去意已决,只得再三嘱咐她小心后,先行离开了。

裴琳坐上阎派来的马车,再次拿出信纸一遍遍的读着,眼里、嘴角无不透露着甜蜜,好似一副刚坠入爱河的妙龄少女的娇羞模样。

直到不久车外传来山羊胡男人恭敬地声音,“姑娘,到了。”

裴琳探出头,她被眼前一片红海震撼住了,晚风带着初秋的凉意,随着暮色侵染,一种十分艳丽的凄楚之美,让人想流几行感怀身世之泪,却又被那逐渐淡去的酡红所慑住,而情愿把奔放的感情凝结,此刻让人感怀:枫树,并不仅在那经霜的素红,而更在那临风的飒爽。

裴琳抬起头去看夕阳,阳光好像千万把利剑,直刺入她的眼里,眼泪都流了出来。可她好像一点不在意,笑着惊叹道:“好美!”

此时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揽入温暖的胸膛,拭干她脸上的泪水,低沉而温润的嗓音响起:“喜欢吗?”

裴琳知道她的老头来了,并未转身,而是顺势将头靠到他的肩上,轻点了点头,仍旧痴痴地看着慢慢落下的夕阳。

直到慢慢升起的半圆月亮,阎沁峰才在裴琳耳边说:“进屋吧,初秋的夜晚可是很容易着凉的。”说着牵着她的小手走进了不远处的木屋。

裴琳四下打量着,木屋里面的摆设很简单,一张书桌、一把藤椅还有一张木床,但是她却觉得很温馨,因为这里有着阎的味道,能够让她安心的味道,边想着边将鼻子凑到白皓天的怀里嗅了嗅,一副小狗的样子,惹得白皓天一阵低笑。

“我的小老太什么时候变成小狗了?”

“我要是小狗,那老头你就是大狗狗咯?”

白皓天宠溺的刮了下她的鼻子笑说:“还是这么的调皮。”

接着将她抱起坐到书桌边的藤椅上,而裴琳则窝在他的怀中,把玩着他长着老茧的修长手指,感觉耳边吹着的热气将她耳朵吹得痒痒的。裴琳刚转头便看到白皓天的嘴唇逐渐靠过来,就在快要帖到她的唇时,她将头偏到了一边,唇亲在了她的脸颊上。

裴琳面带愧色地看着白皓天,“对不起,我,我…”

“傻老太,该我说对不起才是,也许你还没有适应我现在的这具身体,所以才一时无法接受,没有考虑到这些是我不应该。”

裴琳莞尔一笑,岔开话题与他讲了下去参加武林大会的事,便急忙起身离开了。白皓天也不拦他,看着娇小的身影离开后,一脸的高深莫测……

约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