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人来历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过我能保证,他不会害我们任何一个人的。”

“可是琳儿……”

“沁峰,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他之前装疯卖傻的事我已经查清楚了,但我不便向你们解释,抱歉。”

“云丫头,你是被那小子鬼迷了心窍吗?我可不想你再步沐云的后尘啊。”

裴琳走到虞老跟前,“外祖父相信我吗?”

虞老想都没想的回答道:“当然相信你啦。”

“那外祖父认为我会让你们受到伤害吗?”

“我知道你不会让我们身处险境,可问题是现在你身处险境却不自知啊。”

“师傅,琳儿不是笨人,就按她说的吧。”

裴琳感激地看向璩咏益,默默地在心里对他说:“谢谢。”

隔天一早,刀御就奉命将鎏庸、钱凤姿和老黑带了过来,裴琳正在吃早饭,见他们过来了,便让人为他们添了几副碗筷,硬叫着坐下一起吃。鎏庸和钱凤姿二人倒还好,只是安静地吃着东西,可老黑因为昨天的事对裴琳还心有余颤,裴琳见他傻愣在那,好笑地消遣道:“怎么不吃?怕我给你下毒?”

老黑一听忙起身施礼,“属下知罪,请宫主惩罚。”

看来这老黑被裴琳教训了一顿,倒是老实多了。裴琳并未因老黑跪着而停止吃早饭,只是缓缓地说了句:“要挨罚也得吃饱了有了力气才能挨。”

老黑听了一愣愣的,不明白主子的意思,还是一旁的鎏庸反应快,忙低语道:“宫主这是原谅你了,还不快谢恩起来用膳。宫主这么早找我们过来肯定是有事安排我们去做,你还在这磨磨蹭蹭的,再这么,估计就真得挨罚了。”

虽然他们说话极低,还是被裴琳听见了,抬头看了鎏庸几秒又低头吃她的早餐了。

“谢宫主。”说着老黑急忙行了谢礼后乖乖地坐下用膳。

待裴琳放下碗筷,鎏庸等人也立即跟着放下碗筷,正襟危坐着,裴琳看了看虞老他们也都吃饱了,便对他们三人说:“你们把早膳吃完后再随小青到后面的竹园找我吧。”

钱凤姿本想说他们已经吃饱了,却被鎏庸偷偷拦着了,并对裴琳说:“是,谢宫主。”

老黑见裴琳走远了才不解地问:“鎏队,我们做属下的怎么好让主子等我们。”

“经过昨天和今天的事,你们还看不出来吗?主子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别看她表面严格,其实是位会关心手下的人。”

钱凤姿经鎏庸这么一说也颇为赞成地说:“是啊,能遇到这么好的主子是我们的福气,我们还是赶紧吃吧。”

在这三人讲话的时间,裴琳他们也已走到了竹园,刚坐下,璩咏益便问道:“刀御,对于鎏庸,你了解多少?”

“回主子,鎏庸是属下到了熙襄国后收进来的,当时查过他的底细,此人在未做乞丐时是城外一富商的养子,从小养父极为疼爱,并临终将家产留给了他,只是后来被姨娘母子陷害,赶出了家门,不仅如此,在知道他没死后,还处处为难,只要他一找到工作,那姨娘就会派人去捣乱,所以才最后落得乞讨的下场。”

“哼,看来这小子也是牛脾气。”

“虞老何出此言?”

“不是吗?不然干嘛不离开这里啊。我就不信他离那家人远远的,他们还会再找他麻烦。之所以会欺负他,还不是怕他有朝一日回去跟他们争财产。”

“我昨天听人叫他鎏队,是怎么回事?”

“禀娘娘,因为鎏庸心思细腻,头脑清晰,所以我便让他做了一个支队的队长。”

裴琳边把玩着baby边问向刀御:“那钱凤姿呢?女乞丐好像不多见,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一位女乞丐。”

“回娘娘,钱凤姿本来是凤伊楼的花魁,但她与老鸨说好是卖艺不卖身,却不想有一天被老鸨下了软骨散,被人给……”

见刀御说到此处微微脸红,裴琳暗自发笑,看来这家伙还挺纯地嘛,这下更加深了将小红许给他的想法。

于是帮他解了尴尬,“后来呢?即使那样,她又怎会沦落做乞丐呢?”

这次小红替刀御接了话,“后来木已成舟,她便使计让那**之人娶了她,做了人家的小妾,心想着女人一辈子也就这么回事。只是没想到那男人家里有只母老虎,经常欺负她,最后还害得她流了产,并在她流产之后命人将她扔了出来,那可恶的男人居然一句话也没替她说。”

小红说到此处气愤难平,稍微顺了顺气后才接着说道:“凤姿那个时候身体本就虚弱,还要时不时的被一些男人骚扰,所以将自己丑化混到了乞丐之中。”

三人来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