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商讨大计2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沈家出现内忧的?”

“也不是很久,其实在咏月国的时候我就有些疑惑,不过并未多想,直到那次宫宴,太后要给你指婚,你拒绝了。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沈家出了个太后,却没有人在朝为官的原因是你爷爷和太后的关系,所以你爷爷命令沈家所有子孙都不得入朝为官。而那天,明显可以看出你爷爷与太后是合计起来要帮你指婚的,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对不起琳儿,我不是有意瞒你的。我承认,当初去咏月国找你,有想过利用你,可是当我再见到你时,我就马上后悔了,这辈子我最不想伤害的就是你。”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一直沉默的璩咏益突然说:“这个或许我能明白。”

“嗯?”裴琳转念一想也明白了过来,作为一个男人,又怎会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展现自己软弱的一面?更何况是沈沁峰这种自尊心很强的男人。

“好吧,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过沁峰,你隐瞒我是事实,所以必须要接收惩罚。”

“只要别罚我离开你,其他的任你处置。”

一旁的璩咏益听后,心情有些复杂,其实他是个外冷心热的人,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早已把沈沁峰当做自己人了,只是他们两同时爱着一个女人,让他很纠结,特别在听到他对他心爱的女子说着情话时,更是难受。

而裴琳心里同样也不好过,她倒宁愿沁峰当时利用她来作为要益帮他的筹码,那样至少她可以少亏欠一份情。

整了整思绪后对沈沁峰说:“惩罚的内容其实你该知道的,吞并沈家。”看着沈沁峰犹豫地表情,裴琳安慰道:“只是把沈家产业改个名字,人事上面做不做变动还是由你做主,但我有个要求,和宫不需要老鼠屎。”

“云丫头,几日不见,你怎么越来越没个女孩子的样了,老鼠屎都说出来了。”

裴琳一听这熟悉的带点苍老的声音,鼻尖传来一阵酸涩的同时激动地喊了声:“外祖父。”

只见虞老飞身进屋,笑忘着璩咏益和沈沁峰说:“你俩是不是欺负她了?”见被指名的二人不解,接着说:“不然这云丫头怎么一见着我就哭了呢?”

二人一听很是无语,好在裴琳替他们解围:“他们没有欺负我。欺负我的人是外祖父您。”

“额?”虞老顿时反应过来,原来云丫头还记着他的不辞而别,马上摆出一副讨好的笑脸说:“云丫头,我是有急事,所以没来得及当面告诉你们,不过我不是留了字条了嘛。”

“哼,想要我不记仇也行,帮我个忙呗。”

在场三人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妮子肯定又在算计什么了,跟她相处久了就知道,她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不过虞老也只能答应,谁让他害这丫头哭鼻子了呢。

“好,只要不是杀人放火……”

裴琳翻翻白眼,未等虞老说完就打岔道:“外祖父,我又不是土匪强盗!再说了,杀人的事,您又不是没做过咯。”

“这么说你真是要我去杀人啊?”

“放心,如果真要杀人,我自有人动手的,不劳您大驾。我只是想麻烦您代表和宫参加武林大会。最好能把武林盟主的位置拿下来玩玩。”

当今的武林盟主要是听到裴琳这话,估计要被气得吐血了,被他引以为傲的身份,到这妮子口中竟成了一件玩具。

“武林大会?筱淼山庄的人可都不是好惹的角色。”

“所以才要外祖父您出马呀。”

“好吧,我尽力而为。现在你是否能与我说说这老鼠屎是怎么回事啊?”

裴琳将沈沁峰叔父堂兄弟与他抢生意的事和她想要吞并沈家的计划向虞老简略的说了一遍,最后莞尔一笑道:“所谓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我可不想因为沁峰你的一时亲情泛滥,而使得你将来一无所有。”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哈哈哈哈哈,云丫头,这种形容也就你能想得出来,不过形容得倒是挺写实的啊。”

“那是自然。对了外祖父,刚忘了问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说到这事,我还正想问你呢,怎么姓白的那小子会知道你们现在的住处的?”

“虞老,你的意思是说你能找到此处,是皓天告诉你的?”

“嗯,我一进城就看到益儿给我留下的记号,然后一直寻着记号往你们这边找,谁知半路上遇到了那小子,说他知道你们住在哪里,可以直接带我过来。”

“他怎么会知道这里的?这四周我可是安插了很多眼线啊。再有他刚才是不是也听到我们的谈话了?”

“应该是没有听到,我们在到这里的五里之外就被益儿的暗卫拦住了,之后他就离开了。我也就是奇怪,他怎么突然间像换了个人似的,在来的路上,我可是想了很多种他要害我的场景呢。”

“难道我们的人里面有细作?”

这时裴琳弱弱地说:“那个什么,其实是我告诉他我们在这的。”

“什么?!”

“为什么?!”

在沈沁峰和虞老惊讶地叫嚷时,惟独璩咏益好似早就知道了似的,只是静静地看着裴琳,使得裴琳越加的心虚,甚至突然有种被老公发现自己偷汉子的感觉……

商讨大计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