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遇袁平

  见裴琳被穆姨带走后,小红刚想追上去,就被虞老制止了,“别追了,她不会伤害云丫头的。”

“可是虞老……”小红拉了拉还想说什么的小青。

小月见此噗通一声朝白皓天跪了下来,“少爷,求您去救救小姐吧,虽然虞老爷是说那个什么穆姨不会伤害小姐,可谁能保证?若是不会伤害,又怎么会下得了手掐小姐的喉咙,您没见小姐刚才被她掐得有多难受,奴婢只恨自己没有武功,无法救下小姐,只能眼睁睁地看她被人掳走。”说着就抽泣了起来。

小青看着气愤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就你关心姐姐,我们都是没心肝的人吗?”

“难道不是吗?刚刚你靠着小姐最近了,若是有心,怎么样都能挡上一挡,都不知道你和那个穆姨是不是串通好了的。”当然小月说最后一句话是放低了声音说的,可练武之人,耳力比一般人好,在场的众人几乎都听到了。这下还了得,气得小青抡起手就要往小月身上打,好在小红急忙拦了下来。

白皓天皱眉呵斥道:“够了,你们先随虞老继续赶路,我去找琳儿她们。”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递给虞老:“这是我师弟筱文给我的信,他看了之后自会好生安顿你们。”说完也不管虞老是否同意他的安排,转身便朝穆姨刚才跑的方向飞去。

而裴琳被穆姨带着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在一片森林中停了下来,穆姨一脸歉意地说:“琳儿,对不起,我是不是掐疼你了?”

裴琳微笑着摇摇头,思索了片刻终于还是将她不是白沐云的事向穆姨坦白了,许久,穆姨一句话也没有说,好像在慢慢消化着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时不时的再抬头看看裴琳,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她才回过神来,定定地看着裴琳问:“琳儿真的如此喜欢皓天吗?”

“啊?”

裴琳还没反应过来,穆姨又继续说道:“喜欢到编出这么些奇怪的故事。可是琳儿,你们是兄妹啊,是不能,不能结合的。”

原来穆姨是以为裴琳在编故事骗她,不过常人的确很难相信这种事。“穆姨,为了能够和他在一起,我已经死过一次了,重生的我对他的感情没有一丝减少,但我也知道我们在一起是不对的,所以请您放心,等我帮益完成一统后,就会离开这里,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生活。”

“不,夫人和宫主泉下有知会心疼你的。其实璩皇不是很好吗?看得出来,他很爱你,绝对会对你很好的,而且还有虞老帮称你,你又何必……”

“穆姨,你爱过吗?”

“啊?我……”

“如果你爱过一个人,就会明白爱情不是拥有,是成全。我的存在,终会有一天另益、沁峰还有皓天三人大动干戈,可他们中任何一人有事都是我不愿看到的,所以只有我消失。”

穆姨想了想无奈地点了点头,“哎,苦了你了。放心,到时候我会陪着你的。”

眼看天快黑了,方圆百里没有个可以歇脚的地方,正想着要在林子里过夜时,不远处却传来了马蹄声,裴琳和穆姨隐在林子里向声响处望着,待看清来人时,裴琳惊讶地低叫道:“袁平!”

骑在马上的人好像也有所感觉,向裴琳他们藏身的方向看去,然后慢慢地往那个方向骑去,“娘娘,出来吧,我是奉皇上之命带你们离开的。”

听他这么说,裴琳也不再躲藏,站了出来问:“益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

“皇上是什么样的人,难道娘娘还不清楚,他怎会真的放心就那么离开。你们离开前一晚我就已经被皇上招了过来,一路暗中护送。”

“他真的只是担心我的安全?还是担心我有没有与皓天一起?”

“即便两者都是又如何?娘娘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你!好,很好!那就麻烦袁将军护送本宫与穆姨去最近的镇上休息吧。”

“皇上只交代要我顾全娘娘的安全,其他人与本将无关。”

“敢问袁将军从几品?”

袁平不明白裴琳到底要说什么,不过还是很自豪的说:“正二品。”

“那么益从几品?”

袁平像看疯子一样看着裴琳说:“皇上是一国之君,是咏月国的最高统治者,不分品级。”

“那么作为最高统治者的结发妻子的我,咏月国的皇后,命令你一个区区正二品的将军做点事,你都不乐意?我对咏月国的律法不熟,所以请教下袁将军,这以下犯上的行为,该作何处置?还有面见皇后不行宫礼,还敖座骑上,又该作何处置?”

“你!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裴琳露出了她那惯有的笑容说:“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说着便看到穆姨已在旁边护好了她。

这时又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很快便看到一抹白影向他们这边跑来,定睛一看是白皓天,裴琳冲袁平笑着说:“看来你是没这个机会了。”说着朝白皓天挥手叫道:“皓天,我们在这里。”

再遇袁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