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比武

  隔天裴琳他们早早地就被白皓天叫了出去,跟在筱文一帮人后面来到了举行武林大会的广场上,待众人坐定,裴琳才得出空闲打量跟在筱文身后的两个中年男人,只见两人简直就是一对完美的互补,一个面无表情,一个满面笑容。

裴琳悄悄问白皓天,“筱文身后那两人是什么人呀?”

白皓天朝裴琳所指的方向看去,“他们是筱文的叔父。”

“咦?那前几日怎么都没有见到过他们哦,他们不住这里吗?”

“嗯,筱淼山庄除了远道而来的客人之外,家族中人凡事到了立杆之年,都不得再在山庄居住。”

“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规定哦,那对筱家人不是不公平吗?筱文的爹娘也不能住这里吗?”

白皓天摇摇头说:“这种规定在筱淼山庄建立之初就有了,筱家人早就习惯。而且筱文的爹娘早已离开了人世。”

这几天与筱文的接触,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崇尚自由的人,对于这个很多人挣破脑袋想要得到的位置根本一点都不在乎,是什么另他放弃自己所爱的自由呢?以他的身手,被人要挟估计不太可能,不是要挟,会是什么原因?亲情?不会,别看那两叔父表面没什么,但心里止不住骂了他多少回了。爱情?也不是,来这几天,他的四周连只母苍蝇都没见着飞过。要不然就是友情?想到此处,裴琳转头看了看坐在她右手边的白皓天,如果他真是雪域国皇子,而筱文又是因为他才做这个武林盟主的,那么雪域国的目的便显而易见了。

裴琳在心中暗自冷笑着,雪域国啊雪域国,你以为靠着天山近了些,就能做这个朝代的主宰了吗?你们狸猫换太子的这种行为就已经违反了神的行道。

因为是历年都会举行武林大会,很多门派都是熟门熟路,现场倒是很有秩序,没多大功夫,参加的门派都已被安排做好,裴琳扫视了一圈,在最角落看到了和宫的旗帜和领头的老黑,随后又当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一扫而过。

武林大会举行7天,所以刚开始的前两天都是一些无名小辈出来过个场,热热身而已。从白皓天那里得知,武林大会重头戏都在最后两天,起先是由各门派的成员到长老级人物出场,若是赢了,门派主人才能出场比武。这点裴琳倒是挺欣赏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就在裴琳百无聊赖,大眼睛扑闪着四处瞄时,突然被最外围的十几个全部身着红色衣服的人吸引住了眼球,她搜索了一下之前收集的资料中的记录,那些人应该是近半年刚露头角的日升门,这些人专门以吸食婴儿的精气来增强功力,行事作风比魔宫还要魔宫,据说此次武林大会本来并不欢迎他们参加,但怕将事情闹大,才勉强让他们入行,所以才会被安排在最角落的位置。裴琳不觉好笑,这种位置的排列让她想起了初中时期,老师给优差身排座位一样,成绩好的在前,差的在后。对一些有上进心的人来说的确起到了激励的作用,可对一些自尊心极强的差生来说,可能会挑起他们的黑暗心里,不仅不会激励他们,反而会让他们有种想要毁灭的心里。这日升门估计就是那类差生,看来这趟没白来,估计要不了几天,就有好戏可看咯。

今天已是武林大会的最后第二天,令裴琳很欣慰的是,老黑他们居然也过到了最后几关,看来老洪的打狗棒法的确不是盖的,加加上了西洋剑的运用,很多人对于这种新型的招式一无所知,所以他们在气势上就占了点优势。这几日听他们议论和宫的功法,裴琳就已经沾沾得意了许久。

这期间日升门也有人上台比试过,没有输,但也都只是侥幸通过,很多人都说这是他们运气好,裴琳却不这么认为,就像考试考60分,一场刚好考60也许是运气,可场场只考60那就是本事了。算算日子,这些人怕也忍不了多久了。

再看向台上,此时已经轮到老黑和青风教长老上场,老黑使用的是棒法,而青风教擅用软剑,几个回合下来,那青风教长老明显占了上风。好在她早已传话给老黑,让他尽力而为就好,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有近一半的人都有放水迹象,看来这名为武林盟主选拔大会,实际上不过是通过比试拔除反抗筱家人的伎俩罢了。越到最后越没有好果子吃,裴琳想着又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日升门的人后才又将视线拉回到比武场上。

只见老黑一个空中飞旋,同时手中的棒子往下如搅拌机似地将四周的尘土吸成一个漩涡球朝青风教长老的方向抛去,而对方也不是盖的,闪避间用软剑接住了漩涡球,周身突然多了很多气流在涌动,转瞬间,球就被剑划破了,悉数的灰尘散落出来。本以为他会躲开灰尘,谁知他不仅不避,而且还穿了过去向老黑的方向刺,好在老黑反应及时躲开了,就在裴琳暗自庆幸时,那青风长老一个转瞬,直刺老黑的剑突然改变了方向,横着挥了过去,同时脚上一个跳跃,双腿弯曲着向老黑踢去,手脚并用,本该很别扭的动作用在他的身上却那么流畅,使得老黑顾到上面顾不到下面,瞬间只能傻愣在了那里。

比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