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摊牌

  从白皓天踏进皓琳苑那一刻起,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死死地盯着她,还记得大婚那天,他也曾盯着她看了好久,只是前后两次从眼中透露出来的感情却是完全相反的。裴琳不得不佩服起袁平来,这方圆千里可都是筱淼山庄的地盘,他能在人家的地盘上将人藏得那么严实,连白皓天都没辙,回头真该让益好好嘉奖嘉奖。

“老太…”

裴琳心中冷笑,你就装吧,我陪着你装,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嗯?怎么了老头?”

白皓天犹豫了片刻,又将想问的话吞了回去,摇摇头说:“没什么,这几日事情太多,没能好好陪你,连我们的新婚夜都…”

“你刚做上武林盟主,肯定有很多事要处理,我岂是那种不明理的人?放心吧,你要忙就忙吧,不用担心我的。”

“我老太真乖。要不这样,我安排几个人,领你去山下逛逛。”

原来他老人家打的是这算盘,正好她也想去会会那些被抓的人,便高兴地答应了白皓天的提议。隔天一早,一身男装的裴琳和虞老他们来到山庄入口,见笑面虎领着几个手下等候在那。

裴琳礼貌的向笑面虎说:“有劳筱前辈了。”

“哪里哪里,您现在是盟主夫人,也是我们山庄的当家主母,为您效力是我们的荣幸啊。”

裴琳笑了笑,帅气的甩开手中的折扇,领先朝山下走去。

山下的街道还是挺热闹的,看着那些朴实的摊主们卖力叫卖着,做成一笔生意后满足的笑容,裴琳也被感染了,这家逛逛,那家挑挑,不知不觉就买了好多东西,逛累了,随便找个树荫下乘凉。就这样连续逛了三天,总算把山下可逛之处都走遍了。

这期间,白皓天每天都会来与她一起吃晚餐,之后又会回去书房处理事情,裴琳知道他每天来的用意,所以使足了劲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些,白皓天即使怀疑那些大臣失踪与她有关,可没有证据,他也拿她没辙。

这天,裴琳找了个借口遣走了小红他们,早早的洗漱就寝了,到了半夜,屋内传来轻微的悉索声,接着是屋门被推开的声音,几个黑衣人贯穿进裴琳的房间,往她的床头走去,可没走几步,其中一人“啊”地一声大叫了起来,好在后面的人身手快,很快将他的嘴巴捂住,才没有惊动床上睡着的人儿。原来那个走在前面的黑衣人不知踩了什么,鞋子开始慢慢腐蚀起来,很快就侵蚀到脚上,疼得他想大叫,可只能发出“呜呜”地声音,同行的人在数秒钟内便看着这人慢慢的化成了一滩血水……

几个人面面相窥,犹豫着该进还是退,就在此时,床上的人坐了起来,一身白纱裙的裴琳在窗外投射进来的月光的照亮下,犹如天宫下凡的仙子,墨色长发随意披散着,居然显得如此协调。

就在黑衣人们被突然的靓影吸引住目光时,清冷地声音响起:“若不想与刚才那人一样下场,就都滚回去吧。回去替我问你们主子一句话:他敢光明正大一点吗?”

又过了几天,白皓天终于来到了皓琳苑,一来就将苑中所有的丫环仆役遣了出去,只留下虞老、穆姨和小红小青,裴琳坐在上首也不说话,只是淡淡地微笑着看着他。

“你们也出去,我要跟琳儿单独待会。”

“小子,别以为当了盟主,老头我就怕你啊,少在我面前拿这种语气与我说话。”

“外祖父,你们先出去吧。”

“可是丫头。。。。。。”虞老见裴琳对他摇摇头,便不再多说什么,领头走了出去,临走时还不忘提醒道:“丫头,我们就在门外不远处。”

裴琳笑着应了一声,待屋内就剩下她与白皓天后,才笑嘻嘻地问:“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非得把人都撵走才能说。”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知道什么?”

白皓天没好气地瞪了眼前一副无知表情的女人,这个世界上,她是第一个有本事将他逼得现身的人,不过这倒让他更加相信她就是凤女之说了。没有这个能力,也不配成为他的女人。

思及此,不知为何白皓天心情大好,随手一拉将裴琳拉入怀中,“我能娶到你,真是天赐的幸事,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虽然我不是你心中的那个老头,但我愿意一直这么冒充下去。”

裴琳好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他们长得一样,可内心却相差太远了,她也不屑再与他纠缠下去。

挣脱开他的怀抱,走到旁边坐下,不屑地笑着说:“呵呵,你倒挺会自作多情的,怎么就知道我愿意让你一直冒充下去呢?”

“哦?如此说来你是不愿意?”

“当然,我放着好好的咏月国皇后不做,跑来这做你的小小武林盟主,要是你,你愿意?”

“呵呵,雪域国的太子妃身份,未来的国母,难道也不能留下你吗?”

“我该高兴你亲口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不过对于一个只会利用他人感情的人,我实在是与他在一起多待一会都觉得难受。”

“你,就这么恨我?”

“不,我不恨你,恨一个人需要将他记在心里,而你,根本尚未走进我的心里。我只是在为那些被你伤害的人感到不值,如若他们知道你的真面目是如此不堪,还会愿意把心交给你吗?”

“这话你就错了,对于他们,我可从来未曾欺骗过什么,不然你觉得沐云为何会坚持要嫁给我?”

裴琳一惊,难道,白沐云其实早就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才会爱上他!她狠狠地瞪着白皓天,眼前这个男人太可怕了,沐云明知道自己的哥哥是被这个男人害得说不定早就死了,却还那么义无反顾地爱着他。

糟了,如果是这样,那么当初沐云会嫁给沁峰也许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再想复杂点的话,白沐云的死也许都不是那么纯粹的自杀了。

白皓天看着裴琳的表情,佩服地说:“你真的很聪明。”

裴琳冷笑道:“呵呵,多谢夸奖了。我会收拾东西离开筱淼山庄,还望盟主大人放行。”

“你觉得我会放你走吗?”

裴琳耸耸肩反问:“不会吗?”

白皓天停顿了一会说:“放你们走可以,先把那些大臣放了。”

“你刚还夸我聪明,不会这么一会就当我是傻子了吧。先让我们离开,否则没的商量。大不了你就是把我身边的人通通杀光,反正我一个几千年后的人,早已看透生死,只是早晚的事。”

“好,我让你走,不过下次你若再遇上我,就不会这么容易从我身边离开了。”

“哼,你确定你有那个本事?”

“哈哈,琳儿,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不过太过自信不一定是好事,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说完打开屋门,对手下交代了几句,便大步离开了。

摊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