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兰馨被杀

  白皓天上下打量着恢复生气的裴琳,悬着的心才算安了下来,“从现在开始,我要每时每刻都在你身旁,再容不得你出半点的意外了。”

裴琳一听,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乐意接受,一脸幸福地依偎到白皓天的怀中娇俏地说:“老头真好!”

“姐姐,该喝药了。”说话间小红和小青一人端着黑乎乎的药碗一人拿着蜜饯走了进来。

“能不能不喝啊,我都已经好了。”

“姐姐,这药一定要喝,刚才我去看小月姐姐的时候,她可是再三嘱咐我,一定要督促你将药喝下的。你看,她还让我给你准备了蜜饯呢。”

“那,好吧…”一大碗灌下,裴琳赶紧抓起几个蜜饯塞进嘴里,甜味取而代之后才询问道:“小月她好些了么?”

“好点了,虞老说晚些时候会再去给她检查一下。”

一旁的白皓天试探地问:“小月她怎么了?”

“哦,我中毒那天,她为了帮我祈福,爬到了山庄那处峭壁上,说是越高越能接近老天,这样我就能早日好起来了。哎,真是苦了她一番好心。”

“原来如此,看在她的这份用心良苦上,日后我定会好好奖赏她的。”

“嗯嗯。”

接下来的几日,白皓天果真除了睡觉,平常都与裴琳形影不离,这下可把裴琳急坏了,整天这么粘着,让她怎么炼药,怎么和虞老他们说事情哦。思来想去,总算在成婚的前一日找到了个借口,成婚前一天新娘新郎是不能见面的,不吉利,在这个说法得到喜娘们的一致认同后,裴琳终于活得了一天的自由。

她来到安置兰馨的房间,看着床上萎缩得很小的人儿,裴琳拿出一粒药丸塞进她的口中,见兰馨一脸愤怒地瞪着她,她也懒得解释,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兰馨萎缩的身体恢复了正常,才说:“救你不是为了要你感恩,因为如你这般的人根本不懂感恩为何物。待你休息好后,我会让人放你离开的,去找兰珞也好,去找那个男人也罢,我都不会阻拦。”

“为什么?”兰馨本以为她会提出什么要求的。但看着裴琳即将离开的背影,终于问道: “你不怕我报仇么?”

裴琳嘴角微勾,冷冷地回答说:“要报仇也得有那个本事,帮我给那人带句话:若再伤我身边任何一人,除非我死,不然,定会拉他同坠地狱。”

兰馨看着那袭白影融入门外的白光之中,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虽然不愿承认,但刚刚那气势绝对不落于那个男人,旋即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

“死到临头还能笑得出来,不错啊。”随着这句熟悉的声音响起,兰馨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你,你怎么…”话还没说完,一抹亮光闪过,兰馨白嫩的脖颈处已多了一条划痕,鲜血顺着划痕往外涌着……

“不好了,不好了…姐姐,不好了…”

裴琳和小红他们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小青急匆匆地跑过来,忙问:“一惊一乍的,出什么事啦?”

“姐姐…姐姐刚刚。。。刚…”

小红拍了拍她的后背说:“先歇会,你这么说话,还没说完,估计我们就得被你给急死。”

小青深呼吸了几下继续说:“姐姐不是让我去给兰馨送些盘缠嘛,我刚刚过去的时候,发现她,她已经死了,而且死相很惨。”

裴琳一听急了,她之前去送解药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死了?忙冲往兰馨所住的居室,只见离进门处一条血道还在往门外蔓延,顺着血道望去,偌大的床榻上,那个前一刻还鲜活的生命,这一刻已香消玉殒。

“找几个人将她好生安葬了吧。”裴琳突然觉得好累,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拒绝任何人的打扰,独自一人静静地坐了很久很久……

虽然刚出现了血光之灾,但婚期还是如期进行了。一早裴琳便被喜娘叫醒开始整装,说来可笑,这已是她在这个时代的第三场婚礼了,人说事不过三,希望所有的事能够早些结束,经常她会梦想着一觉醒来发现如今经历的这些不过是一场梦,她依然是那个被爸妈宠着被哥哥和未婚夫惯着的公主。

婚礼现场很是热闹,场面一点不亚于与益的婚礼,好不容易走完红地毯,白皓天当众掀开了她的红盖头,终于可以将目光从自己的脚背移向前方,这是裴琳才发现,出席婚礼的人中好多都不是参加武林大会的人群,从气质、举止来看,更像是官宦,难道……

她微眯起了眼睛,很多假设在她脑中转动着,最后还是决定静观其变,只是不安的感觉始终萦绕在心头久久挥之不去……

兰馨被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