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居然是兰馨

  午夜皓琳苑的一处偏僻厢房中出现了两道人影,因两人都蒙着面,看不清容貌,只听得是一男一女。

男人很生气,紧抓住女人的脖子,“你好大的胆子,没有我的命令竟敢伤她!将解药拿来!”

女人挣扎着说道:“我跟你只是合作,凭什么得听从你的命令!她害我嫁人不成反被笑话,后又害得我国破家亡,如今只是让她受些皮肉之苦,算是便宜了她。”

“哼,你配跟我合作?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个亡国公主罢了。”说着便到她身上四处搜找着。

“你!”这时女人突然语气变软了,眼中露出一抹伤心之色,“难道你对我一点情意都没有吗?难道你真的爱上那个女人了?别忘了,她已成过婚,如今的她不过是个残花败柳的贱…”

女人话未说完就被男人狠狠地摔了出去,居高临下地用脚踩在女人的身上,不带一丝感情地回答说:“在我眼里你不及她的万分之一,对我来说你不过是一颗随手拈来的棋子,不要再想着挑战我的底线,如今我赞且饶你一次,再有下次,你会为你的愚蠢而后悔不已!”

“哈哈,哈哈哈,好,很好!既然你如此无情,那我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实话告诉你吧,那毒是我国秘制的,无药可解。即使那什么虞老再厉害,两天内若找不出药引,也无济于事。”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哼,现在杀了我,你去哪再找个小月来冒充?”

说时迟那是快,男人猛地塞了颗药丸到对方嘴里,并逼着她吞了下去,“如果她医不好,我会另你比她痛苦百倍千倍,但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去的,放心。”

说完,男人便大踏步的离开了,留下倒地的女人,只见她两行清泪流下,又被她用力的擦去,眼神中的恨意更浓了,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淹没在黑夜当中……

隔日天刚蒙蒙亮,小月端着洗漱用品轻敲了下裴琳的房门,见里面无人应声,便径自推门而入。昨日虞老始终没有配出解药,只是暂时止住了疼痛,但若在太阳升起时,还未配到解药的话,疼痛便会继续。

一直胆小怯弱的小月此时却一脸的狠戾,眼中充着血丝,嘴角泛着冷笑,轻声骂道:“贱人!你夺我罗兰国不说还要抢我喜欢的男人,如今他却因为你要让我生不如死,既然他这么无情,那么大不了我们一拍两散,他不是喜欢你,爱你吗?我就让他也试试生不如死地心痛的滋味!”

说着一把利刃从衣袖中抽出,凉凉地贴在裴琳的脸上,“你说若我刮花了你这张专勾男人的脸后,还会有男人要你么?”

这时一直紧闭双目的裴琳左手轻轻一划,两根银针扎在了小月的麻穴上,握着匕首的手松了开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前一刻还见她闭目皱眉,一副痛苦的样子,这一刻她却生龙活虎地从床上跳到了一边的地上。

“怎么会?我所下的毒你不可能这么快就能解开的。除非…是小青,那小贱人骗了我!”

“怪只怪你被嫉妒之心蒙蔽了双眼。哼,打从一开始我就是最不喜欢你的,怎么可能背叛姐姐而加害与她。”随着娇俏地声音响起,小青、小红还有虞老,穆姨都走了进来。

“好你个小贱人,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说着便举起手向小青打去,可她哪里还使得上力,跌跌晃晃地扶住一旁的桌角,看向裴琳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兰馨公主放心,我只是在我的银针上下了点软骨散而已,看在兰珞的份上,我不会伤及你性命的。”

“哼,你会这么好心?别以为你不杀我,我就会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

“你只要告诉我,小月她还活着么?”

“看不出来,你们还真是主仆情深啊。当初我念她对主子的忠心,好心想要让她为我所用,可惜她不识抬举,一点都不配合,结果我一时火大,就割断了她的手脚咯。”

裴琳知道这种事她兰馨的确是做的出来的,想到小月的惨状,心中怒火中烧,数十根染了药粉的银针插到兰馨的身上,瞬间兰馨地脸就扭曲到了一起,脸上那张小月的面具也随之脱落,属于兰馨地那张娇滴滴地脸慢慢的皱起了皮,瞬间变成了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

裴琳蹲在兰馨的一边,“我只答应兰珞不杀你,不代表不能惩罚你。”说着又是一粒药丸塞进了兰馨口中,“正好前两天为我试药的小白鼠死了,就你来代替吧。如果你能乖乖告诉我,小月的尸首在哪里,也许我会考虑放你一马。”

“你,你死了,死了这条,心,心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说着全身痉挛了起来,脸色煞白,很快地便没了呼吸。

“她死了吗?”穆姨有些不敢置信地用手到兰馨的鼻子下探了探,没有一丝人气。

裴琳狡黠一笑说:“我给她试的是假死药,在她没有说出小月尸身在哪之前,我不会这么容易让她死的。”

居然是兰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