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瓮中捉鳖

  礼毕后,裴琳和白皓天在众人的道贺声中回到了皓琳苑,因为是武林盟主的婚礼,她这个盟主夫人不能像寻常百姓家女子成婚那样,回到洞房就不能出去了,晚间还有宴会,据说要闹个三个三夜,这倒让裴琳松了口气,至少这三天三夜她不用担心白皓天会对她做什么,正好她也能乘婚宴期间打探一下那帮人的来意。

“小老太在想什么呢?”不知何时白皓天已摘去身前的礼花,而她头上的花冠也被摘了下来。

裴琳微笑着摇摇头,“只是觉得有些好笑,像我这样的人,在这个时代,估计该被放进猪笼的。”

白皓天敲了下裴琳的脑门,“你呀,尽会乱想,什么叫像你这样的人?照你这说法,我也是该与你一起下猪笼的了。”

“那如果真这样,你还会娶我么?”

“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我们对彼此的承诺。”

裴琳深深地凝视着这双温柔得快能滴出水来的眸子,即使知道他只是利用她,却仍然能够让她心动,嘴巴不自觉地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那么你爱的是以前的白沐云还是现在的裴琳呢?”

“我的小老太又犯傻了不是?以前的事我虽记得,可对以前的那些人的感情却不是我的。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只要是你,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者是将来,我都爱。”

“那如果我要你不做这个武林盟主,与我退隐山林,过着笑傲于江湖的日子,你可愿意?”

白皓天犹豫了,不知为何,这一刻,他居然为了裴琳的这个提议而动摇了一直以来的抱负,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盟主,酒宴快要开始了,少爷让女婢来问问您什么时候过去?”

“我们马上过去。”

“是,奴婢告退。”

三天三夜的酒宴,白皓天几乎就是和那些人吃睡都在酒桌上,筱淼山庄看似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片喜庆之中,可是在山庄的某个密室内,一群人跪拜在上首白衣男子的下面,这个男人正是那个在外面喝得晕晕乎乎的白皓天。

“太子殿下,如今神女也娶了,武林中那些反抗我们的人也都排除掉了,您也名正言顺的当上了武林盟主,不知太子殿下何时与老臣们回国?”

“回去禀告父皇,本太子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暂时不能回去,但一直谨记父皇的嘱咐,会尽快处理完后回国与他团聚。”

“这…”

“怎么?太师还想问本太子有什么事没有处理么?”

“微臣只是想替我皇和太子殿下分忧。”

“哼!本太子是不是什么事都得向你禀告啊?是你是太子还是本宫是?!你们此次擅自来参加本太子的婚宴还没跟你们计较呢。”

“一个是我们未来的储君,一个是神女,您们成婚如此大事,微臣怎能不来参加?而且此事也是我皇赞成的。”

“休要抬出父皇,这么多年,本太子早就听腻了。好了,你们看也看了,拜也拜了,快些回去吧,若是被她发现,生出什么事来,看你们拿什么脸面去见我父皇。”

“是,微臣告退。”

雪域国那几个大臣刚出筱淼山庄,就被一批黑衣人包围住了,这些人正是袁平和老黑他们,他们利用笑面虎在筱淼山庄的关系,乘其他人正在饮酒作乐时,偷偷溜出了山庄,果不出裴琳所料,没过多久,就在外面堵住了这些人。

按照裴琳的要求,他们假装放走了一个躲在假山处的人,其他人都被袁平带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安置,而老黑则回到筱淼山庄,乘机像裴琳汇报了情况。

大婚第四天,筱淼山庄的客人陆续的离开,总算还筱淼山庄一个安宁。不过这份安宁更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接连着好几天,白皓天都没有过来找她,裴琳猜想她应该是在查那些大臣的去向,而去抓那些人的事,只有袁平和老黑知道,其他人她一个也没有告诉,兰馨的死,让她对身边的人产生了怀疑,虽然她很希望只是自己想多了,但是经过这些事后,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白皓天没来的这些天,她也乐得清闲,没事弹弹琴,唱唱歌什么的,偶尔还会附庸风雅的练练字画,培养情操嘛。她的这份娴静看在虞老和小红他们眼里,却是担心得很,小青那丫头更是想象力丰富的以为白皓天给她下了什么降头,另她鬼上身了,居然背地里拿些个桃木之类的东西偷偷放她床上。裴琳发现后,索性装疯卖傻起来,半夜装鬼吓唬人,满院的小丫头半夜三更地被她吓醒……

没心没肺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这天裴琳刚吃完午饭,就听到外面有人通报说白皓天过来了,她知道他来找她的目的,比她猜想的要早了好几天,看来那几个人是抓对了。

她累了,不想再和他暗中较劲,有什么拿到明面上来,关键是,她不想天天怀疑这个怀疑那个,更不想身边任何一个她在意的人再受到伤害。

瓮中捉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