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回来了

  在罗兰国休息了一天,裴琳一行人便准备整装出发,回咏月国去,不知何故,虽然在咏月国待的时间并不很久,可想到要回去,居然有种游子回往故土的急切和激动。临行前却收到了袁平传来的密信,他已与老黑兵分两路将雪域国的人质押往咏月国。

兰珞接过裴琳递来的密信看完后,狐疑地问:“此人是益兄的下属?”

“嗯,不过我可以肯定先前给你写信的人不是他。”

“姐姐何以如此肯定?”

“一直以来他的确处心积虑的想害我,不过他对益是衷心的,所以即使想害我,也不会是此时。”

“若真如姐姐所说,此人倒也是个人才。”

裴琳点点头,她之所以至今还留他在益身边,也正是因为他的能力。

随后兰珞亲自将裴琳一行人送出宫门,裴琳拉着兰珞和小青的手走到一边低语道:“此次来去匆匆,也没给你俩多少时间独处,你俩不会怪我吧?”

小青惊讶地看着裴琳,裴琳取笑道:“难道我错点鸳鸯了?”

小青顿时俏脸通红,“姐姐…”

倒是兰珞干脆,微笑着拉着小青的手对裴琳说:“姐姐就别取笑她了,我能遇到青儿谢姐姐还来不及呢。”

“呵呵,你们一个是我最亲爱的妹妹,一个是我唯一的弟弟,自不能让你二人受半点委屈,所以等此次回咏月国后,便让益收小青小红为义妹,先将小红与刀御的大事办了,再将小青分分光光的嫁过来,你们觉得可好?”

俩人微笑地对视一眼后,同时向裴琳行了个宫礼,“谢姐姐。”

回咏月国的路上,小青时不时看着小红不怀好意地笑着,小红终于忍不住道:“我脸上长花了不成,你何故这么看着我?”

“嘻嘻,那是因为姐姐好看呀。咱们快到咏月国了诶,姐姐可有种归心似箭的心情呀?”

“我怎么听着你话里有话啊?”

裴琳听着忍不住也加入了调侃中说:“刀将军还在熙襄国呢,要不我们先去趟熙襄国?”

“哎呀,姐姐怎忍心让小红姐姐独受相思之苦啊?快与主子说说让刀将军回来吧。”

“嗯嗯,言之有理,回头我跟益说说哈。”

“你俩今天是约好了一起来嘲弄我的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着小红便哈着气,往小青和裴琳身上挠起痒来。一旁的穆姨和虞老也跟着笑了起来,裴琳眼里看着,心里却有种想哭的冲动,如果真是他们中的哪个背叛了她,她将如何处之?

终于舟车多天后看到咏月国的宫门靠他们越来越近,一道英挺伟岸的身影映入裴琳眼中,“呀,姐姐,那不是皇上么?看来皇上想念姐姐得紧呢,定是兰珞给皇上通风报信了,所以皇上才知道我们要回来,特意出来接姐姐回宫呢。”

“是啊,回头我得替姐姐好好谢谢我那好妹夫才是。”自从上次被小青取笑后,小红逮到机会便也取笑小青一回,一来二往倒是热闹。

等马车停住,璩咏益急忙迎了上来,自从收到兰珞的飞鸽传书后,他便每天派人在城门外守着,总算等回了令他魂牵梦绕的人儿,昨天听了袁平和老黑说了筱淼山庄的种种,让他又气又恨,气她的以身犯险,恨自己居然同意让她去涉险。

“益,我回来了。”

简单的几个字,却将璩咏益刚刚一肚子斥责的话摧毁殆尽,她说她回来了,她是把这里当成她的家了么?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随后想虞老投去感激的眼神:“师父,一路辛苦了。”

“小子还跟为师客气起来了,这次可多亏了这丫头啊。好了,你们多日未见,我们就不掺和了,走,其他人都随老夫出去吧。”说着,带着众人先行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朝璩咏益使了个眼色,裴琳好笑地说:“外祖父越来越像老顽童了。”

“他是想早日抱上曾孙。”

“你又知道了,那也得我找到合适的人生才行呀。”

“哦?那琳儿觉得为夫如何?”

裴琳定定地看着璩咏益微笑着的脸,原来钢铁男也有化钢铁为绕指柔的时候,这一路她想了很多,自小她就信命,虽说命运是可以掌控在自己手中的,但那些掌控在自己手中的路,仍是命运早已安排了指引我们走过的,只是在路上多铺了几条岔路,所以才会有人成功,有人失败。既然命运将她一再的带到这个时代,让她离开了自己的家人,那么在这里,她是不是也该索取点报酬呢。而且将来她回不回的去还不一定,如此,又何必逃避自己的感情,她知道她已经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可她同时也爱着现代的老公,人都说一心不可能爱两个人,可她就是爱了,他们,不仅仅在她的心中,也占据了她的左脑和右脑,如果将来她要离开,至少,她想给他留下点什么,至少,让他记得她曾经存在过……

130。交心

“璩咏益,我想给你生个娃。”

璩咏益顿愣,他没想到他的一句半带玩笑的话,居然问来了这么大的惊喜,为了怕自己是出现幻听,一脸严肃却又急切地核实道:“你说的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我还炖的呢。”裴琳看着璩咏益的样子,逗弄心起,呵呵,可怜我们的璩皇快急得跳脚了,要是让旁人看到一向严肃的主子,居然被急成这样,估计会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琳儿,你刚说要给我生个娃是真的对不对?你刚刚的确是说了这话是不是?你这么说,是不是代表着你也爱上我了是吗?”

“你一下子问人家这么多问题,要我先回答哪个啊?”

“都要回答,一个个回答,我想知道,琳儿,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个霸道的男人,明明担心着急的要命,还这么霸道,可是她就是喜欢他的这种霸道,只对她一个人的霸道,也正是因为这样,心里泛起一抹不舍,这个从不喜形于色的男人,居然为了她的一句话,变的跟小孩似的,抬起手轻抚住因胡子长出而有些扎手的脸颊,这才发现,一向爱整洁的他,居然没有刮胡子,眼中还带着血丝。

璩咏益第一次看到裴琳这么温柔的样子,还有她眼中满满的心疼,她是在心疼他么?

“是,是真的,离开这么多天,我就思念了你这么多天,所以我想为你生个连着我们血脉的孩子,就好似我跟你的血液也都连在了一起一样。”

璩咏益紧紧地将裴琳拥在了怀里,“谢谢你琳儿,谢谢你爱我。此生,我定不负你!”

一个那么骄傲的男人,却爱她爱的这么卑微,轻推开他的怀抱,踮起脚在他的嘴角亲吻了一下笑着说:“傻瓜,爱一个人是不需要说谢谢的。”

这是裴琳第一次主动亲他,傻傻地摸着嘴角,突然一本正经地说:“琳儿,要不我们现在就开始努力生娃吧。”说着便抱起裴琳往内室走去。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皇上”。

裴琳听着声音猜出是袁平,“袁平什么时候回来的?”

“比你们早一天。”

看来袁平是把她在筱淼山庄的事跟他说了,这家伙该不会是火的一晚上没睡吧。

“老黑他们也一起过来了?”

“嗯,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你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养好身子,给我生个娃。”

“还不行”

“你答应过我的,可不准反悔。”

“呵呵,不是这个意思啦,你知道青儿和红儿我一直当他们是我的妹妹,说不定过不多久天下就要打乱了,所以我想乘现在帮她俩把婚事办了,不过前提是想你收她们为义妹。”

“原来是这事啊,她俩的事我也略知一些,昨日我已命刀御回来了,估计再过几天就能到,册封的事就交给娘子去办吧。”

“那我替我的两位妹妹谢谢夫君。”

“琳儿,以后若我不在,一切大小事务都你自己做主便可,你我是一体的,见你如见我。”

“你就不怕我夺了你的一切?”

“你,便是我的一切。”

裴琳鼻尖突然酸了起来,忍着眼泪轻点了下璩咏益的鼻尖,“傻瓜,快去忙你的吧。”

门外袁平见璩咏益走了出来,轻声问道:“皇上,娘娘还好吧?”

“嗯,这次多亏你了。”

“这是属下应该做的。不过皇上……”袁平看了看紧闭的屋门,放低声音说:“皇后娘娘当日在筱淼山庄与白皓天成婚的事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了,万一谣言四起,怕是对皇上影响不好。而且皇后与白皓天自小一起长大,此次她能毫发无伤的从筱淼山庄回来,皇上难道不怕……”

“好了,孤相信皇后,此次看你有功的份上不与你计较,孤不希望再有下次!”

“皇上……”

“好了,孤还有事要忙,你去替孤将紫苏叫来。”

裴琳这几天赶路确实累了,在屋内没坐多久就睡着了,一觉醒来窗外已是漆黑一片,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便走了出去,刚打开门便见伺候在璩咏益身边的魏公公走了过来:“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

“免礼。”裴琳微笑着看着魏公公,他也算是宫里的老人了,对益也算是忠心,这个时候他不在益身边伺候,跑来这里肯定是益有什么事吩咐他过来的。

“皇上说等青、红两位郡主出嫁后,娘娘身边没个贴身伺候的人,所以命奴才在宫中挑了个本分的拨来伺候娘娘。”说着对身后的一位身着宫女装的女子说道:“紫苏,还不快拜见娘娘。”

裴琳这次注意到魏公公身后的女子,身材高挑,皮肤也很白,可是表情太过严肃,给人冷冷的感觉。

“奴婢紫苏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既然是皇上的好意,本宫便心领了,有劳公公。”

“娘娘客气了,那奴才就先回告退了。”

我回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