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生气

  刀御早早来到凤仪宫,“娘娘,果然如您所料,有人发现白皓天一行已进城。”

“呵,速度可比我想象得慢了许多呢,派人监视着,通知袁平把那些老夫子看牢了。”

“我说呢,怎么一大早就感觉凤仪宫四周多了好多人,皇上对姐姐真是用心呢。”

“是么?”

“姐姐不高兴?”

裴琳摇摇头,“随我去会会幽谷宫众人吧。”

刚出宫门,璩咏益他们已经等在那了,裴琳邹了邹眉瞪了紫苏一眼后举步上了其中一辆马车。

“怎么了?”

“没事。”说着转头望向身边另一个嬉皮笑脸的家伙说:“老爷子没派人找你回去?熙襄国边境不是出现洪灾了吗?”

“琳儿,你哪里不知沈家不过问朝事的么?”

“政事的确与你们无关,不过洪灾需要银两啊,我可不认为熙襄国库能拿出很多。”

“这都被你发现啦,嘿嘿,那让鎏庸过去处理下好了。”

“哟,我和宫的人你倒是用起来很方便嘛。”

“嘻嘻,难道琳儿不是派他去的?”

“切,不好玩,你就是只笑面虎,表面嬉皮笑脸,暗地比谁都精。”

“哼,少拿我跟筱淼山庄的那只比较。”

“这你也知道?!”

见沈沁峰朝璩咏益努努嘴,“还有什么你们是不知道的吗?既然你们什么都知道,还要装出一副紧张的样子给谁看?是不是在你们眼里,我就是只蹦跶个没完的丑小鸭?还自以为是的将自己当成了白天鹅!”

说着裴琳掀开车帘嚷道:“停车!”

璩咏益瞪了沈沁峰一眼,疾手拉住裴琳,“我们只是关心你。”

沈沁峰也急忙拉住欲跳车的裴琳说:“这些都是老黑他们回来之后听他们说的,如若不然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以为我们还会好好的在各自的地方待着?”

裴琳这才退回到座位上,但仍是一脸不悦,也不与他们说话,“琳儿,今天这事儿只是导火线吧,你倒是说说我们哪里得罪你了?还是某人得罪你了?”

沈沁峰话一出,就惹来两记冷眼,璩咏益何尝不知今天这火是朝着他开的,刚刚出宫门的时候就看出她的不悦,可即使她不开心他仍要这么做,他害怕,害怕因为自己没有及时赶到而失去她……

马车很快来到了与幽谷宫联络的地点——畱金楼,是鎏庸负责的堂口下开的一间酒楼,裴琳率先走入酒楼,小二立马热情相迎,“几位客观里面请。”

“哦,我之前托朋友留了几斤驴肉,让今日来取的。”

正在帐台算账的掌柜一听急忙走了过来,“客观,您要的驴肉在后面,请随我来。”

待进到后院后前面酒楼的喧哗已听不到了,眼见挂着丝瓜藤的架子下面砌着两张长石椅和一张圆石桌,此刻正有几位在那品茶聊天,其中一位还颇有闲情地弹着古琴。

掌柜带裴琳悄声对裴琳说道:“宫主,前边那几位便是您要找的客人。”

裴琳点点头,“有劳了”说着拿出一包药粉递过去:“把这包药粉洒到院子四周。”

“是,属下告退。”

随后裴琳挑挑眉,数了数当他们不存在的几个人,一共有八人,四男四女,沈沁峰低声嘀咕道:“他们真是我们要找的人么?看年龄怎么跟我们差不多大?”

突然几粒小石子朝他们扔了过来,好在他们几个轻功都还不错,躲了过去,不过她身后的酒缸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裴琳摇摇头,哎…浪费了鎏庸的一缸好酒。

“怎么,打破一缸酒就心疼了?”说话的正是那位弹琴的女子。

裴琳微笑着走上前,“这酒是我朋友酿的,琳儿摇头只是为他可惜了早前的一番心血。”

“哼,倒是跟那臭小子一样直接,你就不怕我听了这话生气?”

“呵呵,即使不说您也看出我心中所想,再说好话,岂不成了花言。”

“瞧瞧这话,几十年前不也从那混小子口中听说过?想让人不相信他们是父女都难。”刚刚还一脸生气的女子突然笑开了,走了过来拉着裴琳挤到他们一群人中坐下,“你叫什么名字?你爹娘现在可好?”

“我叫裴琳,各位若不嫌可叫我琳儿。至于我爹娘,各位难道不知道他们在十几年前就已经遇害了么?”

生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