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令牌

  “怎样?”

“她们两个排除。”

“喂喂,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啊?我怎么听不懂。”

于是裴琳将这些天的经历一一向沈沁峰说了一遍,听得屋里屋外的人都为她捏了把汗,可当事人却像在讲故事。直到说道最后对身边人的怀疑时,语气才慢慢沉重起来。

“所以你上午去试探了小红和小青,可是我很好奇,你怎么就能肯定的将她二人排除在外呢?”

裴琳不答反问道:“如果有人冒充我,你们能分清么?”

璩咏益没有回答,只是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而沈沁峰也是一脸温柔地看着她说:“自然分得清。”

“可是对方既然能够伪装这么久未被发现,定不是一般的人。也许我们不能以常理去找这个人。而且也可能这个人并不是一个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小红和小青仍然不能排除在外。”

“有没有你们说的这么悬啊?你们古人就是花花肠子多,又是易容又是潜伏的,有本事光明正大的来单挑。”

“琳儿,什么叫我们古人啊?再说了,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啊,你眼前不就有两个正人君子嘛。”

“是是是,那请问正人君子,你想到什么招没呀?”

“这个,那个,呵呵,暂时没有。”

见璩咏益一直没有说话,裴琳推了推他问道:“益,你可有什么想法?”

“其实与其我们费尽心思去找,不如让他们自己浮出水面,不过正如琳儿你之前说的,小红和小青的确可以排除在外,不管是谁派来的细作,目的都是一样的,想要了解我们每日的动态,那又何必非要伪装快要嫁人的那两个小丫头呢?”

“嗯,言之有理,难道是穆姨?”

“为什么你会觉得是穆姨而不是外祖父呢?”

“你想嘛,虞老武功那么高,而且又精通那么多东西,哪是随便找个人就能冒充得了的?”

“可是……”不知为何,裴琳的第六感觉得不会是穆姨,可要说是外祖父,她也怎么都不会相信,而且正如沁峰分析的那样,不是随便拉个人过来都能假扮他的。

见裴琳秀眉微皱,璩咏益倒了杯水递过去说:“穆姨之前不是说沐云的爹将号召幽谷宫众人的令牌给了她,让她传给你的吗?”

“你的意思是…?”

见璩咏益点了点头,裴琳这才想起令牌之事,其实之前她没打算要那块令牌,所以也就没当回事记在脑子里,幸好穆姨当初给她的时候没有要,现在正好利用上了。

晚饭后裴琳来到穆姨的房间,“穆姨,在这住得可还习惯?”

“呵呵,琳儿放心,这儿一切都很好。自从宫主和夫人出事后,我几乎每天都是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直到和你相遇,这颗心才总算有了着落,所以我对自己说,只要有你的地方,便是我的家。按尊卑,我只是夫人身边的婢女,可琳儿你居然尊我如长辈,我真的很感动,这一辈子,我也就知足了。”

“穆姨千万别这么说,我知道在爹娘心中您不是婢女,是他们的亲人,其实当他们出事后,您大可去过自己的生活,是穆姨您念旧,才会为了他们而四处奔波,耽误了自己的一生,这等恩情,琳儿时刻记在心中,相信九泉下的爹娘也是和琳儿一样的想法。”

“好孩子…对了,沈少爷一来,会不会影响你跟璩皇的关系?别说他堂堂一个国家的郡主了,就是普通的男子,也容不得自己的妻子与其他男人就扯不清啊。”

“穆姨放心,我已经与他们二人达成统一了,现在我们最先要做的是要完成一统天下,他们是因为有自己的抱负,而我,要为那些受到伤害而死去的亲人报仇。届时,我会将爹娘的牌位设在皇宫中,这也算帮爹完成了他未能完成的宏愿吧。”

听到此话,穆姨激动地跪在地上,仰望窗外的天空喊道:“宫主、夫人,少主有如此孝心,你们可以安息了!”接着三叩首后站了起来,从身上拿出一个令牌交到裴琳手中。

“穆姨,这是?”

“之前你拒绝,我以为你是想过普通安定的生活,便没有硬塞给你,如今知道你有此宏愿,这个你正好用的上,其实这个令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作用,曾经江湖上有人说过:幽谷宫令牌一出,天下诚服。”说着穆姨拧下令牌上的扣环,出现的居然是一个哨嘴,“只要你吹响口哨,十万死士任你差遣,而且他们五千人组成一个阵型,各个阵型不同,可以说这十万死士,敌得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军阵。”

“可是穆姨,既然令牌这么厉害,为何爹娘当日不带在身上呢?这样他们也就不会死了。”

“哎…这个令牌很多人想占为己有,其中也包括太后他们,所以夫人在进宫前交给我保管,说怕太后会拿孩子做要挟,也算是给他们留了一张护身符。谁知最后一张护身符也没能保住他们……”

“可能这就是命吧,至少爹娘到死也还是在一起的。”

穆姨摇摇头说:“其实至今我都没有找到宫主和夫人的遗骨。”

“穆姨,这些事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找到爹娘的遗骨,好好安葬他们。这个仇,也一定会帮他们报!”

令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