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雪绗

  “主子,探子回报说雪域国那边因为失踪几位朝中大臣使得朝廷个个忧心忡忡,国主大发雷霆,看来是要向我们要人了。”

在御书房后堂的刀御刚对璩咏益禀报完雪域国的动态,就听到前面有人进来对虞老说:“启禀太上皇,城外有位自称雪珩的人求见。”

虞老想了想雪珩?呵,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扬声道:“知道了,你去门外候着吧。”

“师傅,您准备撂他多久?”

“我可没打算见他。”

“外祖父,他可是一国之主诶,我们现在还不宜与他兵戎相见。”

“哼,打就打,怕他!一帮只会用些巫术的阴险小人,住得离天近些,还真当自己是神仙了。”

裴琳知道虞老的脾气,劝肯定没用,“得,那就我去会会他吧。”

“不行!”师徒二人同时反对。

“那老家伙肯定更加乐意见到你,我偏不让他如愿。你,还有益儿,你们回寝宫好好待着,我去迎接贵客。”

这厢雪绗见虞老领着一帮人朝他走来,心想,难道真如探子所报,璩咏益得了不治之症?

正想着虞老一行人已来到雪绗面前,“雪皇大驾,有失远迎啊。”

“呵呵,虞皇客气了。”

“嗯?雪皇难道不知?老朽早已将皇位传给了爱徒,如今他身体抱恙,我才代管几日。”

“如此,孤还以为你们师徒二人又换位了呢,呵呵。”

“雪皇真会说笑,咏月国好歹也是四大国之一,岂能如此儿戏,国君说换就换的。”

雪绗讪讪笑着称是,“不知璩皇得的什么病?孤略懂医术,或许能够帮上忙。”

“实不相瞒,爱徒是中毒了,老朽研究药理多年也没看出是何毒,雪皇有心,那就麻烦您去瞧瞧。”

虞老他们还未到璩咏益的寝宫,就听到里面女子的哭泣声:“娘娘,您多少吃点吧,主子已经这样了,若您再有个三长两短的……”

任凭一旁宫女们如何劝解,被称为娘娘的女子始终没有说话,这种场景在雪绗的脑海中浮现的应该是一副女子担忧夫君而茶饭不思的画面,可真正的画面却是某人对着正在哭嚷地紫苏做着鬼脸。

听到推门声,刚刚还扮着鬼脸的人儿顿时变脸,痴痴地看着璩咏益,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雪绗看着眼前的女子,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凤女?虏了他朝中大半臣子的凤女?呵,不过如此!

“琳丫头,这位是雪域国的雪皇。”

裴琳这次转开视线,但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便又看向床上沉睡着的人,只是她这举动着实惹怒了雪绗,好歹他是一国之君,何时让人这么无视过。忍着怒气走上前看了看璩咏益的面色:“璩皇后,孤略懂些解毒之法,能否让孤给璩皇把把脉?”

刚刚还像没有灵魂的木偶娃娃的裴琳听到此话后突然激动地抓住雪绗的衣袖,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说:“您快请。”

雪绗看了许久,未看出中的什么毒,只是璩咏益的脉象极其混乱,而且越来越弱,看来的确是时日无多。

“怎么样?”

雪绗摇摇头:“孤劝璩皇后还是早日安排后事吧。”

说时迟那时快,裴琳一个反手,雪绗的脸上已经留下了五个红指印:“不会看就别来瞎掺和,出去,你们通通都给我出去!”说着便开始推人,连着虞老还有紫苏,通通被裴琳请出了寝宫。

“这丫头太过分了,老朽替她向您赔礼,还望雪皇见谅。”

人都这么说了,还能怎么着,又只能将怒气压了下来,不过裴琳与雪绗的梁子这下是结大了。雪绗讪讪地笑说:“呵呵,孤理解。”

“哎,我这个徒弟命薄啊,从小无父无母,是我一手拉扯长大的,好不容易遇到心爱之人,却又身中剧毒。还有我那可怜的外孙女,刚知道怀了益儿的骨肉,却要面对失去丈夫的打击……”

“璩皇后她怀孕了?”

“是啊,哎……不说这些了,还未问,雪皇突然造访是为何事?”

“咳咳,是这样,我朝几位大臣在一次出游中被武林中一个叫和宫的门派所擒,听说被带到了咏月国,所以才来叨扰,不知虞老是否有听说此事?”

“竟有这事?!不过近日我们一直四处找人救治益儿,并没有太多心思顾及到其他,不如我先派人去查查,有消息立即通知你。”

“那就有劳虞老了。孤就先告辞了,这几日孤一直住在月临客栈,有消息可到那找我。”

“雪皇既然来了,何不住到行宫?外面客栈人蛇混杂的,太不清静。”

“虞老无需客气,孤难得来咏月国,想四下逛逛,体验下风土人情。”

“那老朽就不强留了,来人,送送雪皇。”

“告辞”

雪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