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真的

  原来他们都错了,虞老一直是虞老,这时屋内又传来太后的淫笑声,在快要作呕之前,璩咏益飞回到裴琳面前。“怎么样?里面什么情况?那个人是外祖父么?”

璩咏益点点头,问沈沁峰:“你们查到什么了吗?”

“没有,你呢?”

“回去再说吧”

见璩咏益一脸不想说的表情,只得压下心中许多的问题,随他回到宫中。屏退了所有人后,沈沁峰终于忍不住问道:“益,你到底打探到了些什么啊?一路上都是这么一副谁欠你钱的表情,不知道我们着急啊?”

“你别告诉我外祖父真和熙太后旧情复燃了。”

“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啊?”

璩咏益将看到的和听到的详细地告诉了他们,“琳儿你说,师傅他是不是真的在帮熙太后他们?为何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好像他真正在帮的是我们。”

裴琳笑笑说:“等他回来了,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琳儿你傻啦,如果他是老妖婆那边的,怎么可能对我们说真话呢?”

两个大男人在旁边干着急,可这妮子却只微笑不说话,沈大爷看着快急得跳脚了,央求道:“好姑娘,你就别卖关子啦。”

“你们难道都忘了外祖父会结界之术么?既然益已经确定是虞老本人没错,那他与太后私会怎会那么不小心,为何不设结界,反而让你那么容易的接近?”

“你的意思是他故意让我听到的?”

“也就是说虞老是我们这边的?”

多日的担忧总算放下了,裴琳打了个哈欠,摆摆手说:“我困了,你俩慢聊。”

沈沁峰急忙拉着裴琳的袖子说:“琳儿,我还有个问题。”

“说”

“既然虞老是我们这边的,为何不告诉我们呢?为何要杀兰馨呢?”

裴琳看了眼璩咏益,笑着说:“你问益吧。”

“益知道?”

璩咏益难得耐着性子解释道:“估计师傅知道我们怀疑他,所以生气了,才不告诉我们的。至于兰馨嘛,若不是因着兰珞,我早一掌拍死她了。”

沈沁峰一阵抓狂,这老老头搞什么啊,害得他们担心死,自个止不住偷笑了多少回了,妈妈的……

知道虞老没事,璩咏益便不再装病了,悠哉地给半卧在龙榻上看书的裴琳剥着葡萄,“琳儿,你不是说给我生个孩子的么?要不我们现在开始努力?”

“好呀”

“喂喂,我说你俩能不把我当透明的吗?”

璩咏益早就乐死了,哪管沈沁峰在一旁嚷嚷,抱起裴琳就听到她说:“不过你得确定一会外祖父回来,不会冲进来哦。”

好似看好时间似的,裴琳话刚说完,虞老就冲了进来,捏着璩咏益的耳朵:“臭小子,不装死了?!”

“师傅,疼,啊……”

“外祖父,这事也不能全怪我们呐,谁让您一开始不告诉我们呢?还留书出走,那段时间是不是窝你那茅屋里面天天打着小九九呢?”

“鬼丫头,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嘿嘿,外祖父,其实你心里还是喜欢着太后的吧?”

“哎…她会变成如今这样,我,也要负责任的。丫头,答应我,日后不管怎样,都留她一命。”

“好”

“师傅,昨日听你说幽宫主他们还没死,是不是真的?”

虞老点点头,“其实这些年我一直觉得他们没死,从来没放弃过打探他们的消息,只是每次查询的矛头都指向熙太后,所以那次救你穆姨的时候,故意让她发现我。为了取得她的信任,不得不杀了兰馨。”

“可是她好像还未完全信任你哦,不然也不会不将他们的下落告诉你了。”

“是啊,皇宫果然是个吃人的地方,这些年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善良的女人了。”

“外祖父您也不必太感伤了,这些可能都是天意。昨晚回来之前我把baby留那了,很快我们就能知道幽宫主他们囚禁之处。”

“看来我牺牲色相还不如那么个小家伙。”

“呵呵,您就别在这说难过话啦,我们还是很需要您的。在我们未救出人之前,还得您稳住太后,而咏月这边近日的朝事也都摆脱您啦。”

“小子,你媳妇欺负我。”

“师傅,您就看在我好不容易说服她为我生个娃的份上,让让她吧。”

“哈哈,好吧,那为师不打扰你们了,继续哈。”

真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