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螳螂捕蝉

  “虞老,你快去看看益吧,他受了重伤,琳儿正在为他救治呢,可是伤得太重,我怕……”沈沁峰话还没说完,虞老已经不见了人影。

待他赶到璩咏益的龙床边,看见璩咏益和裴琳身上都是斑斑血迹,而璩咏益的脸色更是苍白如雪,此刻裴琳正抖着右手给他施针,虞老急忙跑过去躲过裴琳手上的针,“你这样还如何能帮他施针,万一有一丝差错,说不定会就此送命。”

此时的裴琳已经哭得跟泪人似的,根本无力抗拒,只得被沈沁峰搀扶到一边。虞老为璩咏益搭脉后也连连摇头,“他体内好似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五脏六脉异常混乱,而且还中了剧毒,若是平常,琳儿就能救治,可现在这毒与他体内那个东西似乎已经连为一体,除非将那个东西除去,否则这毒无法清除。”

说着甚至还老泪纵横,“到底是何人能伤益儿伤成这样?!”

裴琳不得不佩服此人的演技,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疼地眼泪又流了出来,“哇”地一声跪到虞老脚边,“外祖父,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他,我跟孩子不能没有他啊!”

“什么?!琳丫头,你是说你,你……”

裴琳点点头,“本想给他个惊喜,谁知……呜呜,早知会这样,我今日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他陪我一起出宫的,呜呜……”

见裴琳泣不成声,虞老看向沈沁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益儿的伤到底是何人所害?实在不行,我们直接找那人要救治之法。”

“是幽谷宫的人。有人禀报说幽谷宫的人要见琳儿,并且指名要她一人前往,我和益不放心便陪她一起去了。谁知那些人见琳儿不是一个人去的,就不高兴了,上来就打,还说琳儿不是他们的少宫主,因为他们的少宫主是男的。于是琳儿拿出穆姨给她的令牌,可他们却说令牌是假的,他们的宫主夫人贴身丫鬟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我们知道一时无法说通,便准备离开,可那些人,根本没有让我们离开的意思,而且一直困着琳儿,我们只有三个人,他们有八个人,而且个个武功高强。”

这时裴琳抓着璩咏益的手哭着说:“都是我害的你,你要不是为了帮我挡那一掌,如今躺在这的便是我而不是你。”

虞老此时也懵了,他明明查得很清楚,难道他们说的少宫主是皓天?是有人故意放了这个假消息给他们还是有人故意让他收到了假消息。“去把那姓穆的女人给我找来!”

沈沁峰摇摇头说:“我刚刚已经派人去找了,可找遍了整座皇宫,都没有找到她的人影。”

“看来他们所说的少宫主应该是白皓天,怪不得前两天有人禀报说在城门处看到他,难道是过来与他们会合的?当时我跟琳儿还以为他是来救那些大臣的。”

“袁平,去告诉幽谷宫的人,就说只要他们肯救益,我便放了那些大臣,如果益没了,我就是死,也定会先将幽谷宫和雪域国夷为平地。”

“娘娘,您现在有孕在身,不能太过激动,这可能是主子唯一的孩子了。”

“是啊琳丫头,你现在最主要的是保重身体,其他的事就交给我跟沁峰吧。”说着写了个胞胎的药方递给紫苏:“按着这方子给娘娘煎几幅保胎药,她现在这样,也不会有心思自己调理,你定要多多留意。”

“是,奴婢知道了。”

之后裴琳将小红、小青俩姐妹也招了回来,二人见到卧床静养的裴琳激动地哭了起来,特别是小青那妮子,边哭边说:“姐姐,我不嫁人了,我要一直陪在你的身边,要是我们在……”

还是小红比较冷静,虽然裴琳脸色苍白得可以,不过嘴角去似有若无的噙着笑,要是主子真命在旦夕,她哪还能这么冷静,姐姐的性子她再清楚不过了,估计这回又故技重施了。

“小青,姐姐身子虚,听不得你这般吵闹,还不快去熬碗补汤过来给姐姐补补,还有,给姐姐的保胎药一定要你亲自煎,切不能让其他任何人接触。”

小青擦干眼泪,“姐姐们放心,我这就去。”

裴琳知道瞒不过小红,她也不想隐瞒,待小青走后,便将整个计划告诉了小红,并让她暗中带话给刀御,加强对雪域国那些人的看管,这些人易容的本事太大,所以除非她带着baby亲自去放人,否则,谁也不能动他们。

螳螂捕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