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独见白皓天

  去见白皓天的路上,沈沁峰矛盾的看着裴琳,“琳儿,你会回来的对吗?”

“我有什么理由不回来么?”

“要不我同你一起去?相信他不会为难我的。”

裴琳定定的看着他说:“沁峰,知道你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

沈沁峰摇摇头,裴琳笑着说:“重感情,而你最大的缺点是太重感情。就因为你与他一起长大,所以很多事你明明知道却选择逃避,你明明知道他不是熙襄皇的儿子,知道他一直在利用你和沈家,更知道当初让白沐云嫁你也是他的计划之一,可是你宁愿选择自欺也不愿将他这些行为揭发,因为你始终相信他对你亦如你对他。”

沈沁峰微笑着拢了拢裴琳耳边的碎发,“你就不能笨点么?有没有人说过,太过聪明的你有时候很不可爱。”

“呵呵,既然觉得我不可爱,为何还要爱我?”

“你也说我重感情了,爱与不爱,又岂是我自己能够控制得了的。”

“可是沁峰,这辈子,我注定要负你了。如果有来世,答应我,别再爱我,我宁愿下一世你做我的哥哥,宠我,疼我,但不要爱我。”

沈沁峰轻轻将裴琳揽进怀,许久又换上那副熟悉的嬉皮笑脸说:“如果下辈子再有益和皓天来搅局,我保证不会爱你,我会做你的哥哥,保护你,看着他们为了你斗得头破血流。”

“好,一言为定。”

说话间他们已来到了与白皓天相约的地方,马车停下后,裴琳转头对沈沁峰说:“沁峰,万一我不在了,益和皓天针锋相对时,我希望你能保持中立。”

“说什么傻话,你怎么可能不在?益还等着你回来给他生孩子呢。”说着摆摆手说:“快去吧,早去早回。”

白皓天约她来的地方是一处极为安静的茶斋,远离了街道的喧嚣,四周青草悠悠,是个谈心的好地方。裴琳一走进茶斋就来了位伙计相迎:“您是裴姑娘吧?我家主子已恭候多时了。”

裴琳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白皓天的产业,突觉想到一句诗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顿觉好笑。

这时头顶响起熟悉的温润的声音:“看到什么好笑的了?”

裴琳抬起头,自然地挽着白皓天的胳膊往楼阶上走着:“没想到你在这里还有产业。”

“很多年前经过这里,觉得视野很好,就买了下来,已许久没来了。”

“那你还得谢谢我,让你有机会来此故地重游。”

“是啊,出了那皇宫,你便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皇后,而我也不是为争夺皇位而生的太子,若我们生在百姓家,多好。”

“出生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但人生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怪不得谁。”

“难道你被莫名其妙的送到我们这个时代,你也不怨?”

裴琳想了想,看向窗外,似是回忆着什么,许久才说:“以前怨过,现在想通了。若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若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 ,我们怎么知道现在所做的不是来生的因呢?”

“呵呵,那你是否已悟出因果本空,做到不昧因果呢?”

“阿弥陀佛,小女子正在参悟之中。”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佛经、聊天象,听裴琳讲21世纪,像是多年老友,谁也没有谈及现在,没有咏月国、没有雪域国,裴琳自然也没有问关于阎沁峰的事。不知不觉竟已是夜阑人静,期间有伙计送来饭菜,他们从茶桌移至饭桌,白皓天对裴琳口中所说的那个时代好奇之极,没有一夫多妻,没有皇权,有的只是民主,听裴琳说,在他们那里,与她一样甚至比她聪明有能力的女子比比皆是,他很迷惑,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的活法,很想去看看她口中的那个迷一样的世界。

晚饭过后,白皓天带着裴琳在茶庄外散步,终于白皓天忍不住问裴琳:“你不担心阎沁峰么?为何从你来到现在都没有问过?”

“呵呵,若你想说,何需我问,若不想说,世间能有几人能强迫得了你。”

“你倒是了解我。”白皓天直视着裴琳,“既然如此了解,为何不知我对你的心意?为何要与我为敌?”

“皓天,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也许你的确是爱我的,可是我在你心里永远不是首位。知道么?如果当初我刚来到这里,你能不利用我与沈家结盟,不害死沐云,那个真心爱你的女子,能放下一切,与我过与世无争的生活,那现在也不会有璩咏益、沈沁峰这些人的存在了。”

“那璩咏益呢?他现在不也没有放弃咏月国,甚至还想一统,我看不出他与我有何区别。”

“你们的区别就在于,此时此刻,如果我一句话,他可以为我放弃所有,甚至是自己的性命,而你却不能。”

白皓天顿时语塞,叹了口气才无奈的解释说:“琳儿,你该明白,自我出生,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我不仅仅是为自己而生,更是为了家族,为了国民而生。”

“我明白你的苦衷,也理解你的无奈,可是皓天,成就大业的方式有很多种,而你却用了我最不赞成的一种:滥杀无辜。你在利用他们、杀害他们的时候可有想过,你的国民是人,他们难道就不是人了?你有父母,他们难道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琳儿,你太妇人之仁了,他们都是我的敌人,除非是面对本国的国民,站在母国上,其他地方都是战场,在战场上不对他们残忍,那么死的势必是我。若哪天璩咏益抓了我,难道会待我如上宾,并将我送回家?”

裴琳知道白皓天说的是事实,现在的这个时代不是民主的现代,兵荒马乱,谁都想做一方霸主,即使你不伤害别人,也有可能被人一刀捅死。即使是益和沁峰,甚至是自己,哪个手上没有占血,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评判别人。

“呵呵,至少如果我求他,他会放过你。而如果他被你抓了,你会答应我的请求么?”

白皓天自嘲的笑了,裴琳说的对,从一开始他就输了,他没有回答裴琳的话,如果只是要他的命,他愿意给她,可若是要他的国家,要放过对国家有害的人,他做不到。

独见白皓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