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黄雀原来在后

  “不说这些了,既然你问我了,那么现在我想知道阎沁峰的现状,你能给我看到么?”

“在这里看不到,得回雪山上去看。”

裴琳挑了挑眉,笑着说:“你这是间接告诉我你是雪域国的人么?”

“呵呵,琳儿,别一副曾经被骗的样子,我对你顶多只有隐瞒并无欺骗。一直以来你对我的所有疑问,可曾有哪次直接跑来问过我的?因为从一开始你就不信任我,所以才会演变成我们现在敌对的立场。”

没错,裴琳不自觉的咬着下嘴唇,难道她从来没有信任过他么?不,有的,当刚来到这里,第一次见到他时,她是信任他的,并有意要走进他的心里,可慢慢地她发现,他有意躲避她,刚开始她以为是因为沁峰的关系,可时间久了便察觉,他对她好似有很多隐瞒,而越是这样,她越想知道他隐瞒的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他的那些隐瞒对她来说都是伤害,逐渐她便不再信任他……

白皓天笑着将裴琳快要咬出血的下嘴唇从牙齿下救了出来,轻揉着已有血印的厚唇,低喃道:“也许你已经知道我是雪域国的太子,本想等时机成熟我亲口告诉你的,可是妮子,你太聪明,身边的帮手太多,让我失去了这个机会,但我还是想亲口跟你说一遍,琳儿,我是雪域国的太子。跟我回雪域国好么?”

“好”裴琳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本来就是她预料之中的。“不过,即使我随你回雪域国,他们也不会放了那些大臣的。”

白皓天好像无所谓的样子,笑着说:“那些大臣中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虽对我国有贡献,但也到了衣锦还乡的年纪,既然璩皇这么赏识他们,就让他们在这颐养天年吧。”

“嗯?既然这么不重视,为何你父皇还特意过来?”

“你觉得呢?”

裴琳脑中叮当一响,知道白皓天是雪域国太子的人除了他们几个估计没有他人,如今雪域国国王在咏月国,而他的几个皇子又没几个有能耐的,那些野心勃勃的小国还不乘机去分一杯羹,他们怎知正有一只大老虎张着嘴等着他们。几个小国如果单个击退对他们这几个大国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可若将这些小国全部争夺过来,那也是一片不小的领域,而且其中有两个小国是连接各国经济运输的中心地带,若是让雪域国夺了去,那他便控制了整个输送线,即使各国经济再发达,无法传销到其他国家,也只能吃自己。不行,得赶紧将消息告诉给益他们,可是如今四周都是白皓天的人,怎么办?

思及此,裴琳恨恨地骂道:“真是对狐狸父子。枉我还花那么多人力去关押他们,你当时是不是看着觉得挺好笑啊?”

“不,现在的你比刚认识的那个花痴姑娘可爱多了。”

“你,你说谁花痴呢,若不是因为你像阎,我才不会追着你屁颠屁颠跑呢。”

白皓天见裴琳难得一副小女子的娇态,心中顿生怜爱,将她揽进怀中,下巴在她的额头摩擦着,“琳儿,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一句话么?如果哪天你眼中的我不再是他,你还能确定爱的是我,我便娶你。如今我却后悔了,若当初我娶了你,该多好。”

裴琳回忆了一会才想起他的确有说过这种话,只是当时她并没有在意话中的意思,看来他们注定是错过了。“皓天,让我回去一趟好么?你放心,我答应你会跟你回去就一定会去。”

白皓天好似被裴琳的请求惹怒了,紧了紧揽着她的手,气愤地说:“你能收起你的保护欲吗?世上不止你一个聪明人,若璩咏益连这些都看不透,他就没资格做我的对手。”

被看穿心思的裴琳尴尬地解释着:“我不是要回去跟他说什么,而且他现在还昏迷着呢……”

白皓天没等裴琳说完就捏住她的下巴,“琳儿,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也希望你能不要骗我。璩咏益根本没有中毒,你也不曾怀孕。”

“你,你怎么知道?”

“放心,你们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一度我也以为是这样,还白痴的去请虞老给你滑胎。只是你忽略了我对你的了解,若他真身受剧毒,若你真被滑胎,还能这么冷静的跟我说话?!”

裴琳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抬头直直地看着白皓天,是她低估了他,还是她高估了自己?许久,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既然你那么了解我,为何还要伤害我?!”

说着便不再看他,一掌拍掉白皓天捏着她下巴的手,转身朝屋内走去,“我累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我就跟你回雪域国。”裴琳走了几步后突然转身,“希望你能够永远不要骗我!”

黄雀原来在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