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交易

  “皇上,黎国舅他们已安排在内殿。”

“嗯,好生伺候着,我随后就到。”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李公公的声音:“皇上,虞老和雪皇过来了。”

璩咏已点了点头,对袁平吩咐道:“一会你听虞老的吩咐,将另外几人带来还给雪皇。”

“是,皇上。”

说完璩咏益也去到了后殿,对黎国舅他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没多久就听到雪皇的声音:“真得多谢虞老帮忙啊,不过若是他日璩皇后回来发现人被你放走,不知是否会怪罪于你?”

“哼,她敢!雪皇只管将人领回去就是,无需为我担心。来人,还不快将几位大人请来。”

“呵呵,也是,如今的咏月国还得多仰仗您呢。”

虞老摇摇头,说:“难道雪皇不知她已随天儿去你雪域国了吗?”

雪绗顿了顿,他没想到虞老头会这么直白的问他,想了想才慢慢回答道:“我不明白虞老的意思。”

“雪皇,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们利用天儿笼络熙襄国,又利用熙太后与我的关系想占取咏月国,这如意算盘打得的确很精,可错就错在,你高看了自己,小看了旁人。你能瞒过熙太后却瞒不过我,如今的天儿根本不是我的外孙,而是你的太子,我说的没错把?”

“你,你……”

“我是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与雪皇你做笔交易。”

雪绗已从刚才的震惊中镇定下来,沉声问道:“说来听听?”

虞老先让众人出去后,才说:“我可以不对熙太后他们说出白皓天的身份,也可以不管你们争夺各国之事,只要雪皇答应日后不伤害熙太后,并保证我们能过衣食无忧的生活。”

“哈哈,虞老可真痴情,不过我要如何相信你说的?”

“呵呵,我咏月国怎么说也是四大国之首,若要正面交战,谁与争锋还不一定,只是我已经这个年岁了,已无那雄心壮志,只想过几日太平日子。雪皇此次前来不是为找失踪的几位大臣么?便以他们作为我的诚意如何?”

“他们果然在你们这!”

“告诉你也无妨,他们是那丫头虏来的,如今她人已去雪域国了,留着那几人在这也无用,不过刚才雪皇也提醒了我,所以几人当中我要留下三位位高权重的大臣作为护身符,雪皇不会有异议吧?”

“既然虞老这么爽快,那我怎可有小人之心,若你不放心,将其余几人都留下也无所谓,他们一个个都已上了年岁,冲着自己是元老,自以为是的很,孤早就想清理掉了,如今倒是你们帮了我大忙了。”

虞老摇了摇头,“我只留三人,其他的雪皇还是领回去吧,在这还得浪费粮食和专人看守。”说着不给雪绗说话的机会,便吩咐袁平去领人了。

不一会,袁平便领着几人进到殿中,“启禀虞老,人已带到。”

那几人连日来一直被人蒙着双眼,多日未见天日,如今不仅重见天日,还看到了他们的主子,自是激动万分,有人甚至抓着雪皇抽泣起来,雪皇看了皱了粥眉头,沉声说:“各位爱卿受苦了,还不快谢过虞老。”

众人面面相窥,极为不愿,不过主子既然开口,只得照做,“臣等多谢虞老。”

“免了免了。我已命人在花园摆了酒宴,还望雪皇赏脸。”

“等一下”这时一位身着四品官服的中年男人喊道:“皇上,为何不见黎国舅、曹太常和丁太史他们?”

“哦?袁平,这是怎么回事?”

“回虞老的话,末将翻遍整个皇城才将他们找到,待我找到他们之时就未发现还有其他人。”

“不可能,启禀皇上……”

“好了,孤知道了,他们是雪域国的功臣,回朝后,定会将他们风光大葬。”

“可是皇上,说不定是这人故意将他们藏起,请皇上派人细查。”

其他几人也纷纷跪下,“请皇上细查。”

“放肆,既然虞老说没有,那便没有。”说着转身对虞老说:“看来酒宴是不能参加了,只得改天再聚。”

“呵呵,那我就不远送了,看几位大人像是受了惊吓,不如在我朝多休息几日再回去。”

雪绗习惯性的皱了皱眉,摇头说:“不了,朝中还有事要处理,今日就回去了,来不及向璩皇告辞,还望虞老代劳。”

待他们走后,袁平将一众宫女太监撤走,璩咏益等人来到前殿,只见黎国舅他们一脸不信,他们一直忠心侍奉的主子,居然是这么看待他们的,到头来,他们只是一场交易的货物罢了。

璩咏益见三人打击不小,命人扶他们坐下,待他们冷静片刻才缓缓说道:“凡人君之身者,乃百姓之表,一国之的也。为人君者必心如清水,形如白玉,躬行仁义,躬行孝悌,躬行忠信,躬行礼让,躬行廉平,躬行节俭,然后继之以无绢,而加以明察。几位大人觉得雪家人真的能够胜任君主这个位置么?你们有功于朝廷也落得如此下场,那你们的家人呢?”

黎国舅冷冷地说:“我们几个已被主子弃之,还有何利用价值么?璩皇需要我们做什么,直接说吧。”

“好,孤等的就是您这句话。他雪绗嫌弃你们是他眼拙,几位大人对我来说却是难以求得的人才,若你们愿意,我想请各位辅佐于我。”

这次坐黎国舅身旁的人却反对道:“不行,我们若是答应,岂不成了叛国之人。虽然他雪绗对不起我们,但我们若背信叛国,与他又有何分别?!”

璩咏益很是佩服此人的忠心,沉着地问道:“敢问这位大人,何为国?”

像是自问自答似的璩咏益接着答道:“国,乃家之根本,无家便无国。相信各位大人心中仍有一片赤诚之心,希望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若我们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谈何护国?”说完璩咏益端着茶慢慢品了起来,许久之后才接着说:“孤不勉强各位,若不愿意,孤即刻派人送你们回去。”

黎国舅回味着璩咏益的一番话,思索片刻站起身对璩咏益施了个宫礼,抬头坚定地看着璩咏益说:“微臣愿意留下为皇上献绵薄之力。”

而刚刚反对的曹太常犹豫再三也跪了下来:“微臣也愿意留下。”

丁太史也跪了下来说:“微臣也愿意留下。”一直以来他都很钦佩璩皇,如今能被他赏识,别提多高兴。不过之前碍于身份不同不好表现,如今见其他两人都留下,自己当然乐见其成。

“哈哈,好,各位爱卿快快请起。多日牢狱肯定身心疲乏,你们先修养几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几位大人帮忙的。”

“皇上,微臣有一事请求。”

“孤知道黎爱卿你们要说什么,放心吧,孤早已安排人去往雪域国,不久你们的家人便能来我咏月国团聚。”

三人没想到璩咏益竟能如此,要知道,他们三家都是大家族,要将他们的家人平安带出不是件简单的事,但他既然如此说,他们没来由的就深信一定能与家人团聚。

交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