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上雪山

  白皓天见裴琳来到饭庄,笑着朝她招招手,“怎么没买到喜欢的么?”

“人太多,而且都是女人,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扰了我挑选衣服的心情。”

“就你意见大,三个女人一台戏,呵呵,亏你想的出来。逛这么久该饿了吧?来尝尝这家的招牌菜。”

酒足饭饱后裴琳也没了继续逛的心情,懒散地随着白皓天回宫,路上裴琳问白皓天:“我们什么时候去雪山?”

“随时都可以”

“那就明日如何?”

“好”

裴琳静静地看着白皓天,“为何你会答得如此干脆?”

“既是你心里想的,我能满足于你,为何不干脆答应?还是我在你心中一直是不通人情的人?”

“不,你在我心里不是人。”

白皓天一听,心里着实不乐意了,只听得裴琳笑着继续说:“你在我心里,是只狐狸”。

白皓天好气地笑道:“你这是在夸我么?”

“当然,如今你还是只天山白狐,那可是千年难得的奇物啊。”

“如果有选择,我不要做白狐,千年难得,可见品种多稀有,也可想而知有多孤单”。

“高处不胜寒,当你选择走这条路时就该想到的,那一刻,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说话间他们已到了未央宫宫门处,“到了,我就不送你进去了,明日一早安排人来接你。”

裴琳默默点头回到寝宫,打发走小翠,将baby唤出,小家伙仍然不愿搭理她,裴琳笑着将它捧在手中说:“怎么比我还能生气呀,让你去救你的老主人,还不乐意了?知道你是担心我,你现在不是见到我好好的了,再生气我可就不给血你吃了哦。”

小家伙不情不愿地吐出蛇信,在裴琳手中舔了舔,喂饱baby后,裴琳早早休息了,传说中的雪山,她终于要上去了,不知为何,她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宫内刚打了三更锣响,白皓天已差人过来叫裴琳起床了,迷迷糊糊被人拉起梳洗整装好来到前厅,见白皓天已在那吃着早餐了,见裴琳半醒半睡状态,笑着说:“先用点早膳,一会在路上再睡吧。”

裴琳坐到餐桌边打了个哈欠,接过丫环递过的粥喝了一口才稍回过点神来,好不情愿地问:“怎么昨天不告诉我要起早呢?”

“早告诉你,你难道就会不去了?我是怕你因为只有要早起反而睡不安稳。”

“好吧,算你有理。可你总能跟我说说为何需这么早赶路吧?难道雪山离这很远?”

白皓天摇摇头,“雪山不是所有人想进就能进得了的,在雪域国除了我跟父皇,其他人想进入,除非四大圣者应允或者有着帝王星庇佑,否则,擅闯雪山只有一条路。”

裴琳自然明白白皓天说的那一条路指的是什么,急忙问:“那我……”

“你是例外。他们破例允许你进山,但有要求,你必须以雪山圣女的身份前往,所以到达雪山后,得先去雪窑用雪水沐浴更衣后方可进往。”

“好,我吃饱了,启程吧。”

坐上马车后,裴琳见四下无人才向白皓天问道:“若我不愿做那什么圣女,是否就进不得山?”

白皓天点点头,“我就知道你话没问完。别觉得自己上当了,等你进山后看到四大圣者的玄天八卦镜,就知道这趟你绝对不虚此行。”

“可据我所知,圣女是不能生情,不能有欲的,这要求好像与我不否,那些老匹夫会这么好说话?”

裴琳见白皓天双脚往软垫下缩了缩,微笑着说:“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看来这趟雪山之行的确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这些整日研究天象星宿的老头就好比实验室中的科学家,若在现代,当那些科学家面前出现了一个外星人或者是几千年后的人,他们能不仔细研究一番?

接下来一路无言,当马车到街道上时,裴琳假装掀开车帘欣赏街景,实际是在找她的分舵,好不容易在快到城门时看到一家不起眼的药馆,“皓天,刚刚出来的着急,忘了解手,你能不能……”

待白皓天命人停稳马车后,裴琳提着裙摆走到药铺门口,现在天还没完全亮,是以四周商铺都没开门,好在当初鎏庸想的周到,给各个分舵都培训过敲门的暗号,裴琳状似无意地按照暗号敲响了门。看来鎏庸他们已通知到各分舵,屋内听到敲门声,很快就有人出来开门。

开门的是位小药童,见门口站着两位身着宫廷装的姑娘,谨慎地问道:“请问姑娘有何事?”

小翠见是个男子,有点不好意思开口,“姑娘,要不咱换一家?”

“不用,何必劳师动众。”说着对小药童说:“这个小哥不好意思,出来的急,想借您地儿方便一下,不知可否?”

听两人对话,小药童似乎看出点什么,“刚才是你敲的门?”

裴琳不好意思地说:“呵呵,是的,因为着急,所以用力了点,还忘小哥见谅。”

药童让出身,对裴琳说:“进来吧。”说着领头往里面走去,边走还边抱怨道:“大姑娘家家,敲门就为了解手,不害臊。”

“你说什么呢?”小翠听了老大不高兴了,从袖子中拿出一锭银子扔给药童,“给,这当是谢你的了。”

谁知药童还挺有骨气,将小翠给的银子扔到一边角落,口气很不高兴地说:“别以为有几个臭银子就了不起,要不是看你家姑娘着实忍不住,我现在就轰你们出去。你!”指着小翠说:“你就在外边候着吧,我们药房重地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

“你!”小翠气地直跺脚。

裴琳却在心里笑得快抽气了,回头如果有命回去,定要问问鎏庸从哪找来这么个宝。走到药馆内部,小药童一改刚才不耐烦的表情,毕恭毕敬地向裴琳行礼道:“元宝给宫主请安。”

元宝?这名字好像从哪里听过,“鎏庸长老是我的远亲。”

“哦,我想起来了,前些日子听他跟我提过,说他一个远方亲戚因是侍妾所出,所以经常被人欺负。呵呵,看来他们是失了块宝啊,跟着鎏庸好好干,我看好你。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呢?”

“呵呵,宫主请看”说着元宝指着墙面正中挂着的图像,“大哥将宫主的画像在每个分舵都发了一张。”

“他倒想得周到。元宝,我时间紧迫,就与你长话短说。”裴琳拿出baby和三封分别写个不同人的信件交给元宝,“你将信交给你大哥,另外将baby带回给我爹爹。”

元宝接过信件,颤抖着手不大敢接过baby,因为那家伙正狠狠地瞪着元宝,看来裴琳又一次扔下它,让它很恼火。“baby你乖乖的啊,我不能带你去雪山,万一被那些老家伙发现,把你变成药材来研究可怎么办?只有回到你老主人身边,才最安全。”

小家伙这才无奈地自己游到元宝手中,当元宝还想说什么时,外面传来了小翠的叫声:“姑娘,您好了吗?主子在外面催了。”

裴琳扬声道:“马上就好。”接着对元宝强调说:“元宝,等我走后过两个时辰再想办法与你大哥联系,让他尽快按照我心中所说去办,记住,一定要快!”

“元宝记下了,宫主,您要小心。”

裴琳点点头,朝外走去……

上雪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