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裴琳的信

  咏月国这厢,幽谷夫妇已经醒来,璩咏益和虞老收到消息立马赶了过去,璩咏益按照裴琳的吩咐将信亲手交给了幽夫人。

幽夫人看完信后抓着璩咏益的手嚎啕大哭了起来,幽谷看了心疼地拦住她问道:“水卿,女儿信中到底写了什么?”

幽夫人颤抖着手讲信递给幽谷,埋怨地看向虞老问道:“琳儿说她不是我的亲身女儿,而璩皇却是我与那人的亲生儿子。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丫头,难怪要益儿亲手将信给你,她是怎么查到这些的,等找到她我非得好好问问她,是想气死我啊!”

“告诉我,信中所说是不是真的?!”

璩咏益扶着被自己女儿瞪得有些无奈的虞老坐下后清冷地回答道:“信中所说全部是真的,本来我们打算将这个秘密一直隐藏着,可琳儿那傻丫头,非要还我一个正常的人生,有家人,知道父母是谁,其实那傻丫头不知道我早已知道父母是谁,当年若不是师傅将我从雪国人手中救出,我早已是一缕孤魂。你为了报仇,为了帮心爱的男人,我都能理解,可你为何要将我生下,知道吗?曾经我很恨你,可是遇到琳儿后我却要谢谢你,若你不将我生下,便不能遇到她,更不能去保护她,我终于明白,我是为她而生。”

这时幽谷已看完信,急忙问:“那我的女儿呢?如果琳儿不是我们的亲身女儿,那我们的女儿在哪里?”

虞老叹了口气,幽幽地说:“当年水卿的一对儿女被他们寄养到了白家,你的女儿叫白沐云,不幸的是,你女儿爱上了与益儿调包了的雪域国的太子白皓天,但熙太后他们并不知情,只道他们是兄妹,故将他们活活拆散,最后沐云就自尽了。”

“什么?!这么说你们是在骗得幽谷宫的信任?”一直很稳重的乾健听到这里忍不住高声质问虞老。

“我们并没有要欺骗幽谷宫什么,不知道你们信不信有来生,但这是事实,琳儿就是沐云的来生,她与沐云长像一样,有着沐云的记忆,但确实不是同一个人。难道你们历代朝中江湖上都流传着一个传言:得凤女者得天下。琳儿,就是凤女重生。你们以为,为何雪域国愿意让他们的太子委身在别国的丞相家中?”虞老看向众人,见无人说话,接着说道:“为的就是逼出凤女。”

“我不管什么凤女不凤女,我只想知道,我的女儿是不是死了?”

“沐云的确是死了,但她的另一个身份却穿过几千年回到了我们的身边。”

幽氏夫妇沉默了许久,水卿对幽谷点了点头,幽谷才沉声对璩咏益说:“也许这便是天意,红豆是我们家族的灵宠,它应该只认我们家族的人,吸食我们家族人的血,如今它认了那丫头,那她便是我幽家人。璩皇,这么多年,你所受的苦都是我和你娘造成的,你有权恨我们,但希望你看在你娘受了这么多年监禁,已无多日可活的份上,求你原谅她。”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琳儿留下这封信,就是希望我们能够一家团聚。”其实璩咏益心里明白,裴琳留下这封信,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她回不来,起码,他的身边能够有家人陪伴,可是她难道不知,对他来说,有她的地方才是家……

好在当初裴琳让鎏庸在各国都安插了商铺和分舵,当然也包括了雪域国,所以经过众人商议决定,鎏庸、钱凤姿跟随坎险、离丽赴往雪域国与裴琳接应,同时黎国舅他们也会跟着他们暗中一起前往。其他人则全力配合璩咏益,对付熙襄国。

这日虞老在御书房与璩咏益还有几位朝中大臣谈话,兵部尚书季悬说道:“昨日听边疆来报,好几个小国欲联合攻打雪域国,听说是因为前些日子有人到各小国传言,雪域国国皇不在皇都,国中一时无人管理,出现分派现象。”

“哼,雪绗这些年是用脚在想事的么?难道就不怕我们也乘机与那些小国联盟。”

“雪绗这人我不了解,但白皓天心思缜密,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些,也许他早已布下天罗地网等的就是我们与其他国家联盟,想要一举拿下我们。”

“皇上说的有道理,微臣认为如今我们还是隔岸观火较好。”

璩咏益冷冷地笑道:“隔岸观火?不,孤得帮白皓天火上浇油才行。外祖父,您说我是不是该去会会我父皇了?”

“是啊,你们父子也该是时候认识认识了。”自从那次在幽谷宫大家说开后,璩咏益便改口叫虞老为外祖父,认了幽谷和水卿为爹娘。虞老看着眼前的益儿,那个曾经被他抱回来时已经奄奄一息的小娃,如今已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很欣慰,不知当熙皇知道这一切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裴琳的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