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玄天八卦镜

  雪山上裴琳休息了两天,加上这两日白皓天送来的膳食调理,她已基本适应高原反应,只是近日害喜有点严重,好在她之前跟白皓天打过招呼,没人打扰,才未被发现。

“宝宝啊,你可得帮帮妈妈,我还想带着你一起回去见你父皇呢。”

当初她之所以坚持要来雪域国是想好,若真能看到阎和爸妈他们,若他们一切安好,她便安心留在这世,离开益后,她的这个想法更加坚定,没有益在身边,她的心总是空落落的,害怕黑衣,害怕独处。可若他们不好,她便仍按原来的想法,给益留个他们的孩子,她其实很自私,因为她不想随着年月的流逝,他的心里将不再有她……

“琳儿,睡了吗?”

裴琳听到外面白皓天的敲门声,收敛心声,提步给他开门,白皓天并未进去,而是微笑着对她说:“走吧,我们去会会那玄天八卦镜。”

随着白皓天第二次来到初来时的大堂,这次裴琳才得空好好观察了起来,此处整体是个球形,顶部和四周都分别开有大小不一的口子,而在天顶的那个口子侧下方放着一面非常大的铜镜,铜镜的对面则是一个用布遮挡着的物体,裴琳猜那个应该就是玄天八卦镜,而室内每个对称的45°角处放着不同神色的石像,似是佛像,但都未曾见到过。

这时四大圣者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走到裴琳面前说:“圣女近日住的可好?我等事务繁多,未曾前去探望,还望圣女勿要怪罪。”

“呵呵,圣者客气了。”

“那我们开始吧,劳烦圣女随我过来。”说着另一位圣者领着裴琳往玄天八卦镜走去,果然如裴琳所猜,圣者将布匹拿下,一块标有五象八卦阵的铜镜展现到了她们面前。

“请圣女赐圣血。”那位圣者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个玉碗,裴琳觉得好笑,圣女的血是圣血,那么她们的血又叫什么呢?

想归想,还是如她要求,用针扎了手指,滴了好几滴血到玉碗中,之后,那圣者做了个请的姿势,与裴琳一起走回到其他人的身边。

“圣女,太子,二位请在此处等候片刻。”随后听得她们四人各自站在玄天八卦镜的四个方位,口中念念有词,见她们将乘有血的玉碗用内力引到镜子顶部倒置,血滴居然顺着玉碗滴在了镜面上,慢慢向镜面下方延伸,而同时,一缕金光从屋顶大口中射了下来,照在镜面上,顿时血滴滑过的地方都出现一多多红花。

裴琳惊呼道:“彼岸花?!”

白皓天也很惊讶此番景象,喃喃道:“叶落花开花独艳,世世轮回,花叶空悲恋。”

裴琳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轻声叹了口气,接着转头看向镜面,不多时,镜面的彼岸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模糊的影响,裴琳的心提到了嗓子口,她双手紧张地抓住白皓天的手臂,目不转睛地盯着镜面,慢慢地,镜中出现白色的影像。

裴琳仔细看了好一会才看清楚,喃喃道:“是医院病房!难道阎还在医院里?那是…妈妈!”看着妈妈的声影,裴琳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她想走到镜前去摸摸他们,却被其中的一个圣者拦住了,“圣女,吾等在施法时请勿靠近。”

白皓天扶着裴琳,“先别激动,若让圣者们分心,怕就看不到了。”

裴琳这才稍微冷静了些,只见阎的口中还插着氧气管,手上也连着无数的线,不管妈妈与他说着什么,都不见他有任何反应。这时裴琳的爸爸与哥哥也走了进来,爸爸将妈妈揽进怀中安慰着,而哥哥无奈地看着昏迷中的阎,叹息着摇摇头……

陪着裴琳的白皓天被自己看到的情景惊住了,原来在另一个世界,真的有个人与他长得那么相似,还有那个男的,应该就是琳儿说的哥哥吧,居然与沁峰长的很像。虽然之前听琳儿说过这些,可真正自己看到,那种内心受到碰撞的感觉,很难形容……

就在裴琳看着她得正伤心的时候,影像突然没了,渐渐地玄天八卦镜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裴琳激动地叫着:“等一下,等一下,让我再看一眼,求求你们,让我再看一眼。”

“请圣女见谅,启动玄天八卦镜需要耗费很大的内力,能让你看到现在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

“我要回去,你们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送我回去的对不对?”

“这……”

“求你们送我回去,只要能够回到我原来的世界,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既然圣女坚持,那我们尽力而为。不过你也看到了,如此短的时间已经耗费我们很大的内力,所以需等我等闭关休养一段时间。”

“只要能送我回去,多久我都愿意等。”

“如此,圣女先回去休息吧。”

由于裴琳情绪还很激动,白皓天不放心,便抱起她往她的住处走去,临走时担忧地看了一眼圣者们。

“琳儿,切勿想太多了,既然圣者们答应你尽量一试,还是有机会可以回去的。”

裴琳点点头,待白皓天离开后,她用力敲打着自己的头,口中骂道:“裴琳你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开心,幸福,可曾想过你的家人?居然还妄想留在这里,那阎怎么办?爸妈怎么办?”回想着刚刚看到的影像,裴琳再也控制不住痛哭了起来……

玄天八卦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