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送信

  白皓天没有马上回自己的住处,而是来到了圣者们的居所,“太子殿下找我等有事?”

“本宫只是好奇,你们什么时候有那本事了?”

“太子殿下也看到圣女当时的样子,我们若不答应,恐怕她会想不开。而且,在圣女未来之前,玄天八卦镜可从来未能看到过几千年后的世界。可见古书记载的没错,凤女的确与旁人不同,特别是她的血,甚是宝贵。所以,将她送回她本来的世界不一定不能实现。”

“那你们可能保证她平安无事?”

“太子殿下,我们只能说会尽力不让她受到伤害,但结果如何,一切都得看天意。若她能活着留在雪域国,我们更会心甘情愿拥她做雪域国的皇后,天下的国母!难道太子殿下不想看到那一天吗?”

“倘若她离开了呢?”

其中一个圣者诡异地笑了笑说:“太子殿下真想她离开么?”

“你的意思是。。。。。。”

圣者们点点头,“太子殿下放心,就算您舍得她离开,我们还舍不得呢。”

隔天,四大圣者果真闭关修炼,雪山之中除了白皓天和裴琳,其他人连点人气都没有。裴琳一边因为看到的景象而郁郁不欢,另一边又因终将得离开益而不舍。更担忧,如果真能送她回去,那她肚中孩儿是否会受影响。本想乘圣者们闭关时溜下山,无奈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最后除了隔几天去泡下温泉,其他时间都在室内窝着。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白皓天每天过来陪她说说话,可大半月之后,白皓天突然说他要下山一趟,裴琳掐算着日子,看来益他们已经有所行动了……

那天璩咏益和沈沁峰本是前往熙襄国的,但璩咏益突然想到有事需跟兰珞相商,所以绕路去了趟罗兰国,一下耽搁了数日,不曾想离开罗兰国继续前行的路上,居然碰到了鎏庸他们。

当时的鎏庸哪还有往日温文尔雅的样子,胡子拉杂,衣服褴褛,身上还有股怪味道,璩咏益看到他这副样子,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琳儿出事了?

急忙命人将快要虚脱的鎏庸和元宝带到最近的客栈,“鎏庸,何事如此着急?”

鎏庸将裴琳交代的话向璩咏益说了一遍,并告诉他,后两项任务,离丽他们已经着手在办了,现在关键是要赶回咏月国,一是拜托虞老,另外,得尽快将宫主给幽老宫主的信送去给他们,宫主在写给他的信中强调,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将信给老宫主,可见信中关系重大。

“益,为今之计,只有我们兵分两路了。”

璩咏益沉思了一会后说:“鎏庸,需辛苦你,继续赶路,我会安排几名将士与你随行。”

“草民遵旨。”

沈沁峰见璩咏益并未有与鎏庸一道回去的意思,忙问:“益,你不回宫?”

璩咏益摇摇头说:“我们继续赶路。”

“可是……”

沈沁峰还想说些什么,却别璩咏益打断了:“且不说快马加鞭不出五日我们便能到达熙襄国,现在回宫,他日还得再过来,反而浪费时间。再者,只有尽快说服熙皇,才能及早前往雪域国,救出琳儿。”

沈沁峰知道璩咏益所说不错,可他更是了解熙太后和熙皇的为人,即使明知白皓天是假,也不定会愿意与咏月国交好,反而会想要利用益的身份,将咏月国占为己有。而且外人不知道的是,他的祖父,明里与朝廷划清界限,实则,却是太后身后最大的帮衬。这些年,他在外训练的那些杀手,个个武艺高强。

待鎏庸他们离开后,沈沁峰将他的忧虑告诉了璩咏益,谁知那家伙居然早就有所打算,咏月十万大军,在他们启程前往熙襄国时,随后就跟了过来,现已在他们之前,驻扎在离熙襄国边境三十公里开外的树林中。

“你怎么不告诉我呢?害的我还替你好不担心了一把。”

“我以为你们飞鹰组织会有人告诉你。”

“他们都被我派去监视祖父和熙皇了,哪有那功夫去管你咏月国人的动向。”

璩咏益拍了拍沈沁峰的肩膀:“走吧,我们得抓紧时间。”

由于璩咏益派给鎏庸的人较多,所以几番轮换赶车,总算在第七天到达了咏月国城门。

“元宝,你随这位将军进宫,当面将宫主写给我的信交给虞老。他若问起,就说我受宫主之托,替她去看望下幽宫主他们。”

“大哥,你放心去吧。”

鎏庸快马加鞭来到幽谷宫总部,见到幽谷后,将裴琳的信递给了他,幽谷接过信封取信时,掉出一个物件,幽谷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幽谷宫的令牌。将令牌放于一边,拿着信件看了许久,才问向鎏庸:“可知璩皇是否在宫中?”

“回幽宫主,皇上近日应该已到了熙襄国。”

“你没有通知他我儿在雪山可能会有危险吗?”

“属下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皇上,已将宫主的话告知与他。”

幽谷愤怒地拍了下桌子,“明知我儿有难,还不赶快去救她!”

这时幽夫人进来了,走到幽谷的身边安抚道:“你怎么老糊涂了?四大国之一的雪域国是说打就能打得下来的吗?而且中间还隔着一个熙襄国,若不先收了熙襄,如何去攻打雪域国,若不战胜雪域国,如何救回女儿?听我爹说,益儿当初为了琳儿,命都可以不要,又怎会在乎权利?”

鎏庸也在一旁劝道:“夫人说的极是,属下也觉得皇上不是那样的人。”

“哎……适才是我太心急了,不过夫人,你看看琳儿写的信,字字让我心疼啊,多么好的一个闺女,她是当之无愧的天下国母,是我幽谷的好女儿,当初若非她,我们怎会再有重见天日的这一天,更别说你与益儿母子相认了。你说我怎能不着急,怎能看着她有事呢?”

幽夫人接过信,看到信中写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时,心为之震撼,她明白为何幽谷会如此激动了,这个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的女儿,跟幽谷年轻的时候太像了,当初幽谷对天下的抱负,只因为报仇而丢失。如今,有人说中了他的心声,怎能不激动……

送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