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怀孕了

  待裴琳从药馆出去后不久,鎏庸一行就来到了药馆,“元宝,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人来过?为何药馆四周突然多了好几个高手?”

“啊?宫主真是料事如神啊。”

“你说什么?琳儿来过?”经过这段时间与裴琳的相处,离丽对裴琳很是佩服,所以当听到裴琳来过此处,心下非常担心,抓住元宝急切地问。

“是,是啊。就在你们到之前没多久,宫主借口来药馆解手,然后交予我这些。”说着元宝将信件和baby拿了出来。

鎏庸一惊:“疯子昨日才将baby交给宫主,怎么她又将它送回来了。”

离丽夺过鎏庸手中的信件,打开其中一封署名给鎏庸的,只见信中写道:“鎏庸,我已与白皓天去往雪山,此一行似乎并非当初想象的那般简单。故需你即刻办三件事:一、赶回咏月国,让虞老翻查古书,查明凤女真正用意。二、想办法阻拦雪绗回朝,鼓动雪瑞谋反;三、乘雪域国朝臣动荡之时,让皇上领兵先攻下雪域国。一切切记,快、狠、准!另外,若我无法回来,和宫掌门一职便由你接管,希望你能好好辅佐皇上……”

“离长老,宫主信中怎么说?”

离丽将信给鎏庸,待鎏庸快速阅览后,忙将信和令牌收妥,抓上元宝,疾步往外走去,边走边对离丽说:“离长老,雪域国的事就劳烦您了,我会速去速回。”

“嗯”

裴琳他们经过一个时辰的颠簸,总算来到了山脚,马车停下后,白皓天扶裴琳下车,“琳儿,下面得我俩爬上去了。”

“就我们两个么?”

“嗯,他们要是上去,就没命下来了。”

“那我上去后还能下来吗?”

白皓天被裴琳的问话顿住了,随后温柔地帮裴琳披上斗篷,“当然。”

裴琳抬头望了望犹如一条垂直绸缎的雪山,叹为观止地问:“可是这么高,怎么上去啊?”

“放心,有人来接我们。”说完指着不远处从雪山上下来的几个白衣女子,各个蒙着面纱,裴琳突然觉得好熟悉,暗自笑道:“跟电影中的桥段还真像。”

“琳儿你说什么?”

裴琳摇摇头,白皓天抓着裴琳的手往白衣女子们的面前走去。

“恭迎圣女”这些女子可真大胆,见到太子却不行礼,只对她进行礼拜。

白皓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没听错也没看错,她们只会对圣女和圣者朝拜。”

当坐上来接她的圣驾后,裴琳又好奇地问白皓天,“那在雪山,是圣女官大还是四大圣者官大呢?”

白皓天突然一脸严肃地对裴琳说:“琳儿,在雪山,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即使我是皇太子,面对四大圣者也要礼让三分。”

这四大圣者到底是何方神圣,连白皓天都这么忌惮……

当他们上到半山腰时,突然停了下来,“请圣女下移驾雪窑沐浴更衣。”

裴琳站定后觉得有些头晕,这么快就有高原反应了?白皓天担心地扶住她:“没事吧?”

“没事”

“请圣女随我们来。”而白皓天自觉地站在窑外等候。

之前听白皓天说要用雪水洗澡,她听得都感觉冷得打哆嗦,可进到窑洞后才发现,里面居然是一处温泉,居然会有温泉在雪山的半山腰,太神奇了。当冰冷的肌肤触到温柔的泉水时,裴琳顿觉全身血液又开始恢复流动了,要知道在这雪山上赶路,虽然穿了很多衣服,可还是觉得很冷,如今泡在温泉之中,着实不想起身了。

突然,胃中一阵痉挛,喉中一股酸水涌出,难道……裴琳瞄了一眼四周,哎,好几双眼睛盯着她,顿时她失去了接着泡的心情,站起身,“更衣吧。”

换上一套月白色的绣花抹胸湖绉裙,上身套上一件同色的广绣罗衫。袖口上用白色的丝线绣着祥云图案。三千青丝用一根白色绸缎轻轻束起。裴琳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的确有点仙女的范了,可是出了这窑门,她肯定会冷的。

“圣女无需担心,带上这御寒石,便不会感觉寒冷。”说着在裴琳雪白的脖颈上带上一块类似眼泪形状的石头,摸上去很光滑,而且隐隐地感觉从石头中散发着热量,慢慢遍布各脉。

白皓天看着眼前的裴琳,“像,真是太像了。”

“像谁?”

“像仙女下凡。”

“呵呵,看不出你还会油嘴滑舌。不过这话本圣女爱听,以后多说点来听听啊。”

裴琳坐上圣驾后又继续赶路了,她闭上眼睛假装休息,左手搭在了右手脉络上,居然真的是喜脉,她怀孕了!她真的怀孕了!安奈住激动地心情,偷偷瞄了一样白皓天和几位仙子,见他们并未发现她的异样,才练下敛下心神,双手轻轻地抚着自己的小腹,在心里轻轻地说:“宝宝,你知道吗,妈妈一直很期望你的到来。可现在你来了,妈妈却又很担心,没有能力保护你,万一……你一定不要怪妈妈,待来世,一定要重新回来找妈妈,我们再续母子情缘。”

怀孕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