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滴血认亲

  咏月皇宫内,虞老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终于找到一些关于凤女之说的资料,得凤女者得天下,原来所谓的得,是要将凤女身上的血液、灵魂通通得到,利用蛊术,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得到的人将能上的天下的地,不仅功力大增,体质也会变成铜墙铁骨,任何武器都无法伤他分毫,而且命理更是异与常人。

这些讯息即使是虞老见惯场面的人也吓出一身冷汗,算着日子,那丫头到雪山已有小半月,从此处赶往雪域国都得花上小半月时间,这可如何是好?

“丫头,你可得撑住啊。”说着,奋笔疾书,他必须尽快将此事告知益儿,想着,他唤出暗影吩咐道:“这是急件,事关重大,一定要亲手将信送到你主子手中。”

“喏。”

随后虞老连夜赶到幽谷宫,召来在总部留守的四大长老和幽谷夫妇,将凤女的事跟他们说了之后,众人都为裴琳惶惶不安起来。

幽谷紧皱着眉头,沉声说:“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单靠益儿,远水救不了近火,为今之计,只有我们带兵直接攻下雪域国。”

“可是我们当中除了虞老,无人擅长带兵打仗啊。”

“各位长老把我夫君忘了吗?他可是将臣之子,从小研读兵法,虽不能临阵实战,但在后方指挥还是可以啊。”

幽夫人的话点醒了在场众人,“我们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虞老,您看这个法子如何?”

虞老沉思了片刻,最终点头道:“就这么办吧。”说着拍了拍幽谷的肩膀说:“随军打仗可是很辛苦的,你这身子骨……”

幽谷打断了虞老的话,“父丈大人放心,我有兑悦研制的丹药,不碍事的。”

这边虞老他们商讨着作战大计,另一边璩咏益和沈沁峰也终于来到了熙襄国皇宫。

“璩皇大驾光临,孤有失远迎啊。”

“呵呵,熙皇客气了。”

这厢沈沁峰向熙皇行叩拜之礼,熙皇请他起身后,好奇地问:“沁峰怎会跟璩皇一道来宫中呢?”

“回皇上,草民与璩皇是朋友,今日是陪同璩皇前来。”

“哦?不知璩皇不远万里前来所谓何事呢?”

“这……”璩咏益看看四周,熙皇明了后遣走了众侍从,“璩皇,现在可以说了吧?”

璩咏益取出一块玉佩递给熙皇说:“熙皇可还记得这个?”

熙皇接过玉佩,惊讶地说:“这,这不是……”

“熙皇是想说这是你送给你与水卿所生之子的玉佩是吗?”

熙皇从惊讶中恢复过来,谨慎地看着璩咏益,狡辩道:“孤不明白璩皇在说什么!难道璩皇前来就是要给孤看这个的吗?”

璩咏益懒得理会也不与熙皇争辩,只是像在自言自语地说:“只是你不知,你的皇子早在襁褓的时候就被人调了包。熙皇可知那个一直隐身在丞相府的白家大公子真实的身份是雪域国太子呢?”

“你说什么?!你,你有何凭据?!”

“熙皇若是不信,可以现在派人去丞相府问问,白少爷现在是否在府中。”

“你们是有备而来,肯定已经查明他不在府中,才故意这么说,孤不会轻信的。”其实熙皇早就知道白皓天不在白府,甚至不在熙襄国内,他曾派人四处探寻,前段时间,听说他在咏月国出现过。

“如果孤告诉熙皇,孤才是你与水卿所生,孤就是当年那个差点被他们害死在襁褓中的人,熙皇也不会相信咯?”

“这不可能!谁人不知,璩皇是孤儿!若真如你所说,你怎能活到现在,雪域国的人会那么傻的留下活口?!”

“孤儿就不是父母生的?孤儿就是从石头里冒出来的?孤没死不是因为雪域国的人慈悲,而是孤运气好,被人救了。”

“但这些都只是你一面之词,如何让我信得?”熙皇如此说,其实心里已经有些动摇了。

见此,沈沁峰连忙献策:“皇上可以和璩皇滴血认亲。”

熙皇看了璩咏益稍许,见他未有动摇,便发话道:“来人,取银针和玉碗来。”

滴完血后,熙皇眼见着自己的血与璩咏益的血融合到了一起,震惊万分,“孤宠爱多年的儿子居然是想吞我河山的逆贼,孤的亲身儿子却差点送命,天呐,我是做错了什么了,要让孤错爱了这么多年。”

“皇上现在想要补救也为时不晚。”

“沁峰的意思是?”

“皇上您想,您是熙襄国的君主,而您的儿子是咏月国君主,四大国,您熙家就占了两国,若你们父子联手,统一众国,不仅将来您的子孙得福,您的丰功伟绩也将流芳百世啊。”

沈沁峰说的这些,熙皇又怎么没有想到,当年留着白皓天一方面是因为他身上始终留着自己的血脉,但最主要的是看中他的能力,希望将来利用联姻,帮他多拉拢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如今发现自己的儿子居然是咏月国国君,不管是军事还是商业上都处于佼佼者的人物,其实他应该是欣喜的。但是,像璩皇这种性格的人,会愿意屈就于他吗?还是此次与他相认,为的是要夺取他的皇位的?

璩咏益怎会看不出熙皇的小算盘,淡定地说:“若父皇愿意与我国联盟,为表诚意,儿臣特地带了十万精兵赠与父皇。”

熙皇暗惊,鬼皇的名号果然非同凡响,居然能在他眼皮底下带十万精兵前来,他坐下的那么多臣子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虽熙襄国国力也不弱,但要对付璩咏益的大军突击,怕是一下子会招架不住。

前思后想,最终妥协道:“皇儿真是孝顺,那父皇就将那十万精兵笑纳了。”说着,亲自写下联盟诏书,盖上大印后交予璩咏益,“不过父皇希望皇儿暂时别将你我是父子的事情昭告天下。”

“儿臣也正有此意。”

“哦?”他不愿昭告天下,是不想让世人知道他有个私生子,但璩咏益会这么想所谓何呢?

“皇上切莫误会,璩皇的意思,主要是不能让太后知晓。”

“为何?”

“据草民所知,太后早已知晓皓天非皇上之子,但仍与其勾结,而且草民最近才得知,原来皓天与草民的祖父私下关系甚好,恐怕他们早已被雪域国收买,若这会让他们知道璩皇与皇上的关系,怕是会对皇上不利。”

“真有此事?”熙皇听后眉头深锁,他与太后的关系本来就不好,若不是介意白皓天的存在,太后屡次逆他龙威,他早就想让她去陪父皇了。所以不管沁峰所说是否属实,他都决定,太后,留不得!

至于沈家……熙皇抬眼看向沈沁峰:“沁峰,你能为我熙家大义灭亲实属不易,孤不会亏待了你的。”

“谢皇上,草民定不辜负皇恩。”

“哈哈,好好……。”

滴血认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