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爷孙谈话

  璩咏益与熙皇商定完攻打雪域国之事后便急忙赶回咏月国,而沈沁峰则留在熙襄国内,处理沈家的事。璩咏益在回国都的路上收到虞老发来的飞鸽传书,得知他们已准备提前攻打雪域国,由幽谷指挥大军,虞老坐镇咏月国国都。于是璩咏益改变前行路线,与幽谷他们会合。

沈家沈老爷的书房中传来一阵碎裂声,伴随着沈老爷的怒斥:“你个不孝子,居然帮着外人来毁我们沈家,在你眼里还有没有我,有没有沈家的列祖列宗?!”

只见沈沁峰跪在沈老爷的书案前危言道:“孙儿并未觉得孙儿做错了什么,也未做愧对列祖列宗之事。沈家产业虽说是沈家先辈创下,可祖父您也常说,创业难守业更难。叔伯们对沈家家产早已垂涎,可您瞧瞧他们一个个的,是能守住家产的人吗?若哪日将我沈家基业给了他们,才是对不起列祖列宗。”

“放肆,你当我死了吗?只要我活在世一日,沈家就不会出现你所说之现象。况且,你有何能耐保证沈家基业在你手中就不会断送?!”

“祖父可知,沈家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开始虫蛀了,如今沈家不过是虚有其表的空壳罢了。我虽没祖父您的本事,可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如今我手中的商号,遍布天下,不出几年,我定会成为天下首富。”

沈老爷子自然知道沈家目前的状况,更知道沈沁峰所说不错,只是一想到他与咏月国勾结,气就不打一处来。

“好,此事我且不与你计较,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为何会与咏月国勾结上的,难道你忘了你是哪国人了吗?”

“祖父当年不是说朝廷之事与你无关的吗?如今怎么这么计较起国度来了?还是说您其实一直在暗中关注着朝廷。”

沈老爷子眼眸一转,恼羞成怒道:“混账东西,这种话是能随便乱说的吗?”

沈沁峰突然站了起来,直言不讳说:“孙儿有无乱说,祖父心中最是清楚。孙儿此次回来,就是想告诉祖父,您的那些死士们,还是留着保护您自己吧。若皇上知道您和太后有意谋反,您想皇上会怎么对您呢?您刚刚说我对不起沈家列祖列宗,可您与太后呢?您们可曾想过,若是失败,别说您二老,整个沈家都要跟着陪葬!”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祖父就无需过问了,孙儿只是想最后问祖父一次,您是否还坚持与太后一起拥护白皓天,哪怕他是雪域国的太子?”

“呵呵,看来你知道的还真不少。不错,我们是要拥护白皓天为天下之主,即使他是雪域国的太子。我实话告诉你吧,当年将白皓天与那贱种调包的人就是我。”

“什么?!”沈沁峰感到原来这个阴谋他们居然谋划了这么久。

“你可知你太祖父是为何而死?”

“不是说他被太后气坏身子,久病不治而死的吗?”

老爷子摇摇头说:“当年太皇爷得知你姑奶奶的那段丑事,觉得她给皇家蒙了羞,怪罪你太祖父管教不当,将他编派到边远地区,你太祖父就是在路上感染风寒未能及时救治而逝。”

“可本就是太后做错在先,太皇爷如此也是情理之中,你们就为了这个想要将熙襄国转送他人?”

“若情理之中,为何只让你太祖父一个人去边区,不准携带家眷?是因为当年你太祖父手中握有兵权,他怕将来沈家会起兵造反,所以将沈家其他人留在国都软禁,再将你太祖父发配边区,正因为此事我才会对太上皇立誓,不再涉足朝政。但父仇不可不报!”

“即使如祖父所说,但您也不能叛国啊。”

“那么你呢?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与咏月国皇帝勾结,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

“祖父您错了,如果说谁为了谁,是她为了我!若不是她从中相助,我不会这么快将沈家产业发展这么迅速,若不是她,也许孙儿早就成了一个无情之人。”

“可她现在是咏月国的皇后!她帮你,只不过是为了另一个男人,你醒醒吧。”

“那又如何,我也觉得璩皇才是最合适的一统天下之人!倒是祖父您,将沈家,将熙襄国的百姓托给一个可以牺牲一切不择手段的人,该醒醒的是您,别被仇恨蒙蔽了您的心”

“放肆!滚,你给我滚,我就当没你这个孙子!”

沈沁峰见老爷子如此坚决,不再多说什么,跪向老爷子磕了三下头,说:“既然祖父意已决,他日再相见,我们爷孙将是敌对方,别怪孙儿不孝了!”

老爷子瞪了沈沁峰一眼,不再看他,沈沁峰知道多说无意,站起身离开了这个他生活了二十几载的家……

爷孙谈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