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两年后

  两年后,璩咏益和沈沁峰再次来到雪山,如今这里除了白茫茫的雪景,别无其他,当初的雪山也不复存在。这两年里,璩咏益和沈沁峰合力终于实现了当初对裴琳的承诺,一个统一了天下,取名为“益昆王朝”一个成了天下最有钱的生意人。如今的天下,国泰民安,物阜民昌。

“哎…没想到熙太后居然疯了,不过可以跟着虞老还有幽谷主他们一家团聚,也算是一种福气了。不过你又成了孤家寡人啦。”

“还说我,你不也是。大义灭亲,软禁了自己的祖父,虽说身边不缺莺燕,可怎么不见你正紧找个人家?要不朕给你指婚?”

自从统一天下后,璩咏益想起裴琳说过,皇帝自称“孤”就应验了要“孤独一生”的命运,所以从他开始,皇帝自称不再为“孤”,而是“朕”,所谓朕,身也,只是简单的“我”的意思,他不想往后的帝王都如他这般,孤独过火。

沈沁峰急忙摆摆手道:“谢谢您了,可千万别给我添乱。”

“呵呵,敢说朕添乱的,世间也就你一人了。”

“嘿嘿,怎么?还摆起架子来了?可别忘了,我才是正夫,你不过是小妾一枚。”

“还是忘不掉她吗?”

“你呢?忘得了?其实我很矛盾,作为朋友,我希望你将她忘了,娶妻生子,免得你那些手下看着着急。可若你忘了她,我又会觉得你有负于她……”

璩咏益拍了拍沈沁峰的肩膀说:“我又何尝不是。希望你早日成家,可又希望多一个人可以陪我一起回忆她,思念她。”

“益,你说人真有来世吗?”

“我相信,所以我才要实现对琳儿的承诺,来世见到她,才不会无脸见她。”

“我也是。不过如果来世再遇她,我希望自己不要再爱上她,只想做他的亲人,好好守着她,照顾她。”

“那好呀,这样我就少了个对手了。”

“哼,你可别忘了,还有个强敌啊。”

“白皓天!”

“是啊,想来你也看出来了,那天是白皓天舍命相救,琳儿定是对他十分愧疚。我呀,就坐等看你们的好戏了,哈哈~”

璩咏益也看着远方头一次放声大笑了,心里悄悄地对远处的裴琳说:“琳儿,若真有来世,一定要等我……”

就这样,雪山上两个男人疯狂地大叫大笑着,山谷中不时传出他们的回声……

当裴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医院,她坐起身,突然感到头一阵眩晕,“女儿,你终于醒了!”

“妈?我怎么会在医院?”

“你已经昏迷一个多月了,那天你在过马路时被车撞了,你不记得了?”

裴琳摇摇头,裴母见裴琳反应迟缓很是担忧,“你再躺会,我去叫医生!”

带裴母走后,一条红色的小蛇从被窝中游了出来,裴琳惊讶地捧着它说:“baby,你真的跟我回现代了,那么我记忆中的那一切都是真的,对不对?”

赤蛇又惯常的吐了吐舌头,小眼睛盯着裴琳的手猛吐舌头,裴琳意会道:“小馋鬼,饿了吧?来,吃吧”说着将食指放到它嘴边,小家伙倒是毫不客气地一口咬了下去。

“医生,你快看看我女儿怎么样了”说话间,裴母领着医生走进了病房,眼看裴琳手指上有条蛇,吓地尖叫,赤蛇“嗖”地一下钻回了被窝。

“妈你怎么了?”

“蛇!女儿你刚刚在干嘛?”

“没干嘛啊。”

“可,可我明明看到有条蛇在你手上的。”

“你看错了吧,哪里有蛇啊,你知道我是最怕蛇了的,怎么会让它在我面前我还不跑呢?”

跟来的医生也对说:“是啊裴夫人,可能是你近日缺少休息,一时看花眼了。”

裴母想想也是,急忙请医生给裴琳检查身体,就当医生靠近裴琳时,裴琳胃中突然一阵反酸,一把推开医生,冲到卫生间吐了起来。

“医生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一醒来就吐呢?”

那医生也是很纳闷,细想后犹豫地说:“可能车祸时撞伤了头部的原因,看来还是再去做个仔细地检查才能确定了。”

待医生开了单子离开后,裴琳才开门出来,裴母迎上去扶她坐回床上说:“一会有人带你去做检查,你能起得来吗?要不我去叫你哥来?”

这时裴琳才想起阎的事,拉住裴母的手问:“妈,阎呢?他怎么样了?”

“哎,他还是老样子,在你隔壁的病房里躺着呢。”

“我要去看他。”

“你走路都走不稳呢,等一会检查好没什么事了,我再带你去看他。”

“不行,我现在就得去看他!”

裴母抵不过裴琳,只得扶着她来到阎沁峰的病房中,床上的人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如她在玄天八卦镜中所见,裴琳缓缓地走到他的病床边坐下,执起他的手说:“阎,我来了,你快醒醒,看我一眼啊。”看着他这张熟悉的面孔,想着与阎沁峰的过去,还有穿越的那段日子,她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一滴滴落在阎沁峰的脸上,嘴角边。

突然阎沁峰的手指像是动了一下,裴琳激动万分,“妈,阎他刚刚手指动了。”

可裴母走近看看,并未看到任何异样,就说裴琳时看错了。可裴琳不信,擦着眼泪在阎沁峰的耳边低语道:“阎,你刚刚的确动了是不是,你听得到我说话对不对?你醒醒,快醒醒啊。难道你不要琳儿了吗?琳儿已经失去过一次最爱,不能再失去你了……”

两年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