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续前缘

  昏迷中的阎沁峰好似身处一片迷雾之中,他听到远处有人在唤他的名字,仔细听来,他低唤到:“琳儿!”

这时突然感觉身边还站着一个人影,走进一看,阎沁峰喊道:“白皓天!”

白皓天也看清来人,那人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顿时想起这人是裴琳另一个时代的夫君,叫:“阎沁峰!”

可阎沁峰却生气地回答道:“朕是璩咏益,是琳儿的夫君!”

“什么?可你为何脸孔却是我的模样?”

这时突然冒出一阵爽朗地笑声,“二位仙君务须讶异,你二人本是同根生的兄弟,因争夺一块罕见的赤玉玫瑰起了争执而被玉帝责罚打下凡间,与你们一同投胎成人的还有那赤玉玫瑰。罚你们与赤玉纠缠三世,三世之后,若这三世你们三人未有一世修成正果,那么你们三人都将灰飞烟灭。

“你的意思是赤玉玫瑰就是琳儿?”

“正是。只是在安排你们投胎时仙童不慎将赤玉玫瑰摔落在地,使得那赤玉一半与你们一道投胎,另一半却投胎到了别的时代。”

“可琳儿在她那个时代已嫁人。”璩咏益话还没问完,白皓天就抢所到:“哈哈,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她选择了我。”

可老仙却说:“非也。因为仙童的一时失误,所以你们这一世不计算在三世之内,为了弥补各位,也为了二位仙君能够修成正果,老仙将安排你二人前往那个时代,与赤玉玫瑰重逢再续前缘。只因在咏月国赤玉做了益君的皇后,公平起见,在二十一世纪,老仙安排了天君做了赤玉的夫君。你二人算是打个平手吧……”说完老仙便消失了。璩咏益与白皓天也同时感到身体缓缓坠落,一眨眼便失去了知觉。

裴琳回到现代已有一个月了,阎沁峰始终没有醒来,而她已能出院了。这天,她如往常那样来到阎沁峰的病房给他读完晨报,等着医生巡房。没一会走进一位身穿白色大褂的医生,抽出阎沁峰的病例牌写了些什么,低头问着裴琳:“还没醒吗?”

裴琳正在发呆,随口应了一声,可随后马上反应到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转过头看向问话的医生,顿时目瞪口呆,唰地一下站起,腿撞到病床边缘也没有知觉,只是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人。

可那医生见她撞到腿,立马绷着张脸走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拉了过来,仔细检查地同时还不忘疼惜地责怪道:“怎么还是这么粗心。”

这时裴琳总算清醒过来,谨慎地问:“你认得我?”

“难道琳儿不认得为夫了?那琳儿可还记得你走时所说的那句话:花开有时,花落有时,无需留恋。该走的终须要走,无需苛求。不过现在我得添一句:花开有时,花落有时,无需留恋。该走的终须会走;无需苛求,该来的迟早会来。”

“益!你真的是益!可是,可是怎么会,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不错,那人正是璩咏益,他帮裴琳轻轻擦拭掉脸上的泪水,紧紧拥住她,闻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的这一刹那,他的心,总算重新开始了跳动。

这时一道突兀地声音响起:“放开我老婆。”

裴琳听到声音立马推开璩咏益,想确认下说话的人是不是一直昏迷的阎沁峰,果然,他已自己坐了起来。

“阎!你终于醒了!我去叫医生来给你看看!”裴琳刚想走却被醒了的“阎沁峰”拉着,“琳儿,我不是那什么阎,我是皓天。你还记得我临死前答应过我的吗?如果有来世,让我做你的夫君。”

“皓天!”裴琳再转头看了眼璩咏益,不解地问:“怎么你们会同时出现在这里?你说你是皓天,那阎呢?阎去了哪里?”

“他已经死了,在一个月前就死了。我们只是借尸还魂而已。”

裴琳突然想起一个月前那天阎沁峰手指动了动的情景,他是那天去世的吗?那是不是她与他说的他,他听到了呢?阎,一路好走。。。。。。

这是裴琳突然想到什么,“你们?这么说益的身体也是…”她咽了咽口水才将话问完:“死人的身体?”

见他们二人同时点头,裴琳顿觉浑身鸡皮疙瘩四起,“啊!”地一声,便跑出了病房。

璩咏益和白皓天见此,急忙追了上去,“琳儿,等等我……”

再续前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