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挡剑

  那些仙子们见同伴中针后死得如此突然,心生恐惧,不敢再靠向裴琳一步,只敢愤愤地瞪着她。而在与白皓天打斗的四圣见此情景,很是恼火,分出两人朝裴琳攻去,白皓天见此,想上前阻拦,却被另外两个人拖住,无法分身。

“竟敢伤我圣众,活腻了!”

“难道只准你们伤人,还不准人家还手了?我杀她们你倒心疼,你们要杀我的孩儿,我就该欣然接受了?”

“你那贱种怎配与她们相提并论!”

“不准你再如此说我的孩子!”裴琳火大地朝那两个圣者连开数枪,居然都被她们躲开了。

“哼!雕虫小技!”

裴琳突然站定住,邪魅地笑了说:“是吗?”

突然那两位圣者和其他众多仙子,凡是靠近裴琳的人都摇摇欲坠,有很多因经受不起五脏绞痛纷纷跌倒在地。

“怎么会?!我们明明……”

“呵呵,想知道为什么?我还偏不告诉你。”

正在与白皓天打斗的另外两个圣者见这边两人中毒痛苦的样子,想要过来搭救却碍于周边的毒烟,在远处嚷嚷道:“快把解药交出来,否则我们定要你陪葬!”

“说你们无知真是一点不算诋毁。这个地方才有多大,她们中了毒,难道你们还能幸免?”

“你!”那人突然按住自己的心口,给自己点住动脉穴,咬牙切齿地说:“算你狠!”

领头的圣者一副万念俱灰地样子问:“在我们死之前,你能否告诉我们,为何你与太子无事?”

“好吧,既然你们都如此好奇,我便告诉你们,原因就是我与皓天的面纱上撒了解药药粉。”

“太子,在临死之前,我能否恳求太子最后一件事……”

白皓天其实心中并不想她们死的,但若要他在她们与裴琳之间做出选择,他也只得放弃她们了。所以对于她们,很是愧疚,毕竟从小他一直将她们当成长辈那般敬重。他走到领头圣者的身边,扶着她轻声说:“除了让我杀害琳儿,其他的请求,本宫都会尽量帮你达成。”

“那就借太子的面纱一用。”说时迟那时快,领头圣者扯下白皓天的面纱蒙在自己脸上,一个前空翻将白皓天踢飞了出去,盱衡厉色道:“你若再与这个女人纠缠不清,雪域国早晚会灭在你手。我一定要将这个女人铲除以绝后患!”

“皓天,你有没有事啊?”裴琳焦急地向白皓天跑去,却被领头圣者突然的一掌打地滚落在地。白皓天见此急忙站起身前来帮她挡住领头圣者的第二发攻击,无奈那人已被怒气遮挡了双眼,完全不给白皓天留有喘息的余地,招招狠戾,以致白皓天只能边打边高声询问裴琳:“琳儿,你要不要紧,回答我,琳儿?”

裴琳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虚弱地说:“我没事。”未免白皓天分心,她忍受着背部火辣辣地疼痛和腹部传来的收缩感,缓缓站起,朝较安全的角落走去。就在此时,不远处那还有一丝气力的其中一个圣者拿起手边的长剑使出浑身力气猛地向裴琳刺去……

“琳儿小心!

白皓天因挂念裴琳的安全,所以时不时地会看朝她看一眼,正好被他看到有人拿着剑朝想刺杀裴琳,一掌推开领头圣者,唰地朝裴琳那个方向飞去,而裴琳因受了伤加上事出突然,一时间竟忘了躲闪,直到感觉有股力量将她用力推开,才惊醒过来。但为时已晚,只见那人已将长剑刺入白皓天的腹中……

“皓天!”裴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疯了似的跑到白皓天面前,抱住快要倒在地上的白皓天,扶着他慢慢坐到地上,擦拭着他嘴边的鲜血,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哭咽着说:“你怎么这么傻,怎么用身子去挡那剑呢?”

白皓天颤颤巍巍地擦拭着裴琳的眼泪,虚弱地说:“你曾说他为了你,可以连命都不要,其实我想告诉你,我也可以。”说着咳出了一口血。

裴琳拿出一粒丹药塞到他口中说:“我不要你们为我送命,只要你们都好好的。”

“别哭,我不会死的,还没将你安全带下山,怎能安心死去……”说话间居然将裴琳喂他吃的丹药连带着血一起吐了出来。“琳儿,若有来世,我定不会再错过你。”

裴琳抓着白皓天抚在她脸上的手坚定地说:“好,下辈子,请你做我的夫君。”

白皓天嘴角微翘,开心地说:“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说着他看向领头圣者说:“圣者,看在本宫的面子上,求你…求你放过她…”

“她杀了我们那么多人,还害得你落得如此下场,不让她偿命,我誓不罢休!”

“你!你……”白皓天怒目指着她说:“若不是你们不听本宫的劝说,能变得如此吗?若你敢伤她一下,本宫就是做鬼也不饶你!”

“皓天,不要动怒,圣者只是一时气话,是不是圣者?”裴琳哀求地看向圣者,意思在说:你想让他死不瞑目吗?

到底人心都是肉长的,白皓天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的部分武艺还是她所教,一直以来她对他如师如母,怎会真的不心疼。于是咬着牙答应道:“好,我答应你,不杀她!”

看着越来越虚弱地白皓天,裴琳紧紧地抱着他,忍着泪笑着对他说:“皓天累就睡一会吧,睡醒了一切就都会过去了。记着我们说好的,下辈子别再错过……”

慢慢地白皓天噙着微笑,安静地睡了过去……

挡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