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太医诊断

    “格格,小心!”马车停了下来,安丽娜小心翼翼的扶着若云下马车,经过这一路上的聊天,若云把自己今后路中艰难与她一番诉说,两个人的心拉的更近了。

  “不用这么小心!我不要紧的!”若云看着安丽娜认真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总算是把安丽娜给收为已所用了。

  “哎呀,钟儿啊!你总算是回来了!”吴克善看着若云走进了大门,连忙走了出来,担忧的说道:“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派兵全城搜索了!”

  “对不起!阿玛,让你担心了!”若云听到了吴克善的话,连忙说道。

  “好了,钟儿身体没有怎么样吧?”吴克善听到了若云的话,愣了一下,连忙说道:“太医可一直都在这里等着你呢!”

  “阿玛,那快让太医为我看看吧!”若云想了想既然太医来都来了,不如还是看过自己的身体再说吧!

  “曲嬷嬷不是说你吃了汤神父的药了吗?”吴克善看着若云急忙进屋里去让太医诊断,疑惑的问道。

  若云听到了阿玛的话,只笑未答。她想太医会一直等着她回来替她诊断,必定是奉了太后的命令。如果不让他看看,人家又怎么能够回去交差呢?

  “阿玛,我这些日子大病小病总是不离身,你就与姑姑说说婚事还是推迟延后吧!”若云右手由太医诊断,左手轻抚额头,放柔了声音说道:“阿玛不如先让我回科而沁草原住些日子吧!我真的是想家了啊!”

  “你这孩子!与皇上成婚了,也可以回科而沁的嘛!”吴克善听到了若云的话,只当她是撒娇想家了,并没有放在心里。

  “阿玛!”若云听到了吴克善的话,委屈的再次叫了一声。

  “太医,钟儿的身体如何!”吴克善不理会若云的话,看着太医把好脉之后,连忙问道:“有没有大碍啊?”

  “格格只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太医听到了吴克善的问话,恭敬的说道:“幸好格格吃了汤神父的药,现病情已好转!”

  “哦!那太医能不能开些方子下来呢?”吴克善看着太医收拾东西,连忙说道。

  “看格格舌尖红、舌苔薄白或微黄、脉浮数,虽然大碍,但不妨小补!老臣这里开两张药膳让格格进补!”太医听到了吴克善的话,连忙说道。

  “多谢太医!送太医!”吴克善客气的与太医说道,送他到门口。

  “菊花肉末粥,甘草桔梗粥!”看着太医和吴克善离开了,若云拿起了太医开的药膳方子看了一眼,随后交由安丽娜安排早餐就安这方子来做。

  “王太医,留步!”吴克善送着王太医走到了门口,从袖子里拿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塞到了王太医的手里。

  “别,小小意思还请太医在太后面前说句话!”王太医推脱不收,吴克善按着王太医的手,低声说道:“请太医告诉太后,就说格格她身体安康,静等大婚之日!”

  “老臣谢王爷!”王太医听了吴克善的话,作揖道谢,收下了银票,小声说道:“老臣一定把话带到!”

  “多谢多谢!”吴克善听到了王太医的话,笑了笑说道。看着王太医的马车离开之后,他转过身往回走。

  “格格呢?”吴克善回到了客厅里,没有看到若云,问一旁的花束子。

  “回王爷,格格回房休息了!”花束子恭敬的答道。

  吴克善听了花束子的话,离开了客厅,向若云住的采莲阁走去。

  房间里的若云此时真对着镜子,梳理头发,看着镜子里自己现在的模样,她还是不能习惯。镜子里的女孩,虽未出落成人,却隐隐可看出再过些年就该是个绝色佳人了 。可若云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的“返老还童”。总也做不到保持一个十三岁女孩的心态。

  “钟儿!”吴克善看着若云的房门打开,看着她对着镜子发呆,走近若云身边笑着说道:“我的钟儿就要出落成大美人了啊!”

  看着女儿双颊晶莹如玉,双目如水,再听她那一声阿玛,柔和清脆,动听之极,黑亮长发披落背心,由一根紫色丝带束起。此时安坐在那,仪态端庄,顾盼之际,又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看得吴克善心中大喜,竟也暗暗感谢那场大病,竟能让女儿增了一股轻灵之气,少了以往那份粗劣娇蛮。

  “钟儿啊!为了让你能够登上后位,阿玛可是费尽心机啊!”吴克善看着女儿满足的说道:“可怪皇上心思太重,放不下对于摄政王的怨气,才迟迟不同意大婚!”

  “让阿玛受累了!”若云听到了吴克善的话,连忙低声说道。

  “钟儿能够明白阿玛的一片苦心就够了!”吴克善听到了若云的贴已话,心里满满的说道:“钟儿放心!阿玛已经打点了各个王公大臣,一定能够上我的钟儿如愿当上皇后的!”

  “阿玛!”若云听到了吴克善的话,心中疑惑,难道以前这个身体的主人竟然是很想做皇后的吗?

  “钟儿想说什么?”吴克善看着若云想要说些什么,又停了下来,笑着问道:“有什么事情告诉阿玛吧!”

  “阿玛,女儿不想当皇后!”若云听到了吴克善的话,想了想说道:“女儿真的不想当皇后!”

  “钟儿,你怎么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吴克善听到了若云的话,大惊!

  “阿玛,女儿觉得做皇后太累了!”若云看着吴克善慌乱的样子,轻声说道:“而且皇帝一定会因为记恨于我的!”

  “钟儿啊!不要想那些事情了!你要知道你嫁给皇上,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还关系到我们蒙古族人的荣辱!”吴克善听着若云的话,连忙说道。其实若云所说的又何尝不是事实呢?不就是因为皇上记恨着多尔衮,才会迟迟不愿意大婚嘛!

  “钟儿,你不用担心皇上会欺负你,在宫里,你万事都会有太后姑姑做主的!”吴克善笑着劝慰若云,心里盘算着明天进宫去与太后说清若云的心结。

  “我知道了!阿玛,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若云听到了吴克善的话,再没有精神说下去了,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历史又怎么会是她三言两语就可以改变的了呢?她无所谓的笑了笑,至少她也试过了,不算是对不起自己了!

  “那好!你先歇着!”若云送吴克善出了房门,吴克善便不再让她送出来了。看着吴克善匆匆离去的身影,若云若有所思,又一无所获。

  走进了房间里,看着梳妆台,再看着屏风,桌椅,再看向床!觉得无所事情,让这时间白白流失真的是太浪费了。

  若云最后把目光落在了靠在窗边的写字桌上,看着桌上有纸有黑,拿起挂着的毛笔,写起字来。

  皇宫里孝庄太后问过了太医,娜木钟的身体情况,太医按照吴克善所说的话,回了太后。

  孝庄太后听了太医的话,让他退下之后,由苏麻喇姑陪着一起去了养心殿找皇帝谈话。

第十章 太医诊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