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感冒生病

    “终于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啊!”黑无常与白无常总算是把这次的错误给解决了。也只是让若云一个人留在了历史中受苦。但是由她一个人来承担,总算没有让地府秩序破坏了。

  “呵呵,看她自己的造化吧!”白无常依旧是那雅若的样子。

  “阿玛,早上好!”若云鼻音重重的与吴克善打了一个招呼。

  “钟儿啊,你怎么了啊?怎么声音都变了啊?”吴克善听到了若云的声音,连忙说道:“我去叫太医过来给你看看!”

  “谢谢阿玛!”若云听到了吴克善的话,想说自己只是小小的感冒,但是又想了想在现在这个时候,感冒也算是大病了,看看总好过不看!

  “那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去宫中面见太后!”吴克善看了一眼若云,匆匆走了出去。

  “曲嬷嬷,丽娜!准备马车出去!”若云在吴克善出门之后,连忙叫曲嬷嬷和安丽娜准备出门。

  “格格,你的身体不好啊,还是不要出去了!”曲嬷嬷听着若云的声音,担心的说道。

  “没有关系的,给我泡一杯胖大海带上吧!”若云听到了曲嬷嬷的话,连忙说道。

  “胖大海?”曲嬷嬷听到了若云的话,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哦!那就算了!没有事情的!我这次要出去看看神父,再去看看如云!”若云想了想可能现在还没有胖大海吧!

  “格格,还是不要出去了吧!”安丽娜听着若云沙哑的声音,连忙说道。

  “没事的!放心吧!”若云看着曲嬷嬷和安丽娜,笑了笑说道:“我要快点出去吧!我真的是很见见汤神父啊!”若云知道在这个历史中,只有汤若望是外国人,他的思想应该容易沟通一些吧!

  再说孝庄太后对于汤若望十分的敬重。她现在当然要好好的结交一位对于自己以后能够帮上忙的朋友。

  “好了!你们快点去准备吧!早去早回!”若云见她们还是不动,不想让她出去,连忙叫如水去安排马车。

  “格格,待奴才先下去通报一声吧!”到了汤若望的教堂居所,曲嬷嬷率先下了马车,对若云说道。

  “好的!”若云听到了曲嬷嬷的话,点头同意了,自己也随后由安丽娜扶着下了马车,在门外等候。

  “请进!”守门小厮把门打开,请若云一行人进去。

  “谢谢!”若云习惯性的道了一声谢,由安丽娜和如水扶着慢慢走了进去。

  “汤神父,你好!”走到了教堂里,若云见到了一个满脸胡须的外国老者,看他面目慈祥,微笑着看着来客,若云心中猜想他应该就是汤若望神父了。

  “小姐!你好!”汤若望微笑着弯了弯身,与若云打了一个招呼。

  “神父,可以听听我的告解吗?”若云看到了汤若望手里拿了一本厚厚的书,看封面应该是外国书籍,笑了笑说道。

  “小姐,有什么事情,请说!”汤若望听着若云的声音知道她是感冒了,连忙说道:“小姐生病了,我这里有一些药,愿意吃吗?”

  “谢谢!”若云听到了汤若望的话,感谢的说道。又让曲嬷嬷,安丽娜,如水等人退下等候。

  “听闻神父的工作室有不少好玩的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去看看呢?”若云吃过了汤若望给她的药,感觉舒服了一些,笑了笑问道。她是依希记得汤若望还有望远镜之类的东西,想要借来玩玩,以免这日子太难过了。

  “小姐对于我们西洋东西感兴趣?”汤若望听到了若云的话,笑了笑问道:“不知道小姐有没有听说过圣母玛丽娅呢?”汤若望开始给若云介绍起了天主教。

  “谢谢汤神父!我本来就很喜欢天主教!”若云听着汤若望的介绍,笑了笑说道。她还记得自己前生就是在天主教堂里举行的婚礼呢!

  “神父,请听听我的告解吧!”到了汤若望的工作室里,若云看到了不少东西都被盖上了一块黄色的布,想了想应该是让顺治皇帝给碰过了的东西。若云脑中思量着如何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

  “神父,如果有一个人明明知道在她的前面有一条万丈深渊,她并不想要向前走!但是她的身后,有很多人,很多力量都在推动着她向前!她要怎么办呢?”若云想了想,借了一个比喻,把做皇后当成了苦海。

  “而且,那路尽头等待她的是不欢迎,是讨厌与责难!她想要逃离,却无能为力!要怎么办?”若云知道昨天顺治皇帝来过了,想必是向汤神父诉苦的。她现在要表明的是自己的意愿,从来都是旁观者在推动她们的婚姻,却她无关。

  “明知危险,却无能为力!”汤神父听到了若云的话,并没有马上想到若云的身份,也没有想到若云所指的事情。只是看着若云神伤的样子,他也只能是无能为力。

  “小姐,既然躲不过,那就只能是向前走了!”汤神父也只能如此安慰若云了。

  “呵呵!”若云听到了汤神父的话,轻笑了起来,甩开刚刚笼罩她身体的悲愁气息。她刚刚真的是太入戏了,不过也没有办法,她大学的时候可是话剧社的社长啊!

  “神父说的并没有错!”

  汤神父看到了若云笑了笑,误以为自己的话让若云觉得可笑。若云笑着解释道:“只是又有多少人有足够的勇气能够在明白险境之后,还能够继续前进呢?”

  看着汤神父有深思的时候,若云再次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对于义父的恨那么深,连义父去世亦不能让他释怀,更何况我呢?”

  “我们的婚事还是由义父来安排的!他对我当然是一起怀恨在心了!”这二天若云在下人们身上有意无意的问出一些情况,也知道自己是多尔衮的义女。她想这样说出来,汤神父应当可以知道她的身份了。

  “你是慧敏格格?”果然汤神父听到了若云的话,试探性的问道。

  “是的!”若云听到了汤神父的话之后,低下了头,玩弄着汤神父的望远镜,再看他的房间里有很多的书籍,翻了几翻,因为里面不是拉丁文,德文,就是满文,再有就是古代文字,她是看也看不懂的。

  “哇,竟然真的有鹅毛笔呢!”若云看到了汤神父的工作台上有各种仪器,还有用来写字的鹅毛笔。连忙说道:“不知道神父能不能送我一支笔呢?”若云想着有了鹅毛笔,那么以后她写字什么的都会方便一些了。

  “这些仪器都是用来做什么的呢?”若云看着那么仪器,只是轻轻的摸了摸,也不敢随意动它们,担心自己会不小心弄坏了。

  “圣母坛上的圣像新近换了一幅,格格愿不愿意去看看呢?”汤若望看着这会儿又变得开朗的若云,完全看不出来之前的那副感伤的样子,笑了笑说道。

  在他看来,自己面前这位未来的皇后,分明还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童,对于皇帝,对于成婚自然像孩子一样害怕。但是有新鲜的事物,又马上吸引了她的注意,让她很快就忘记了难过的事情。

  却不知道,他所看到的若云,只是她尽量表现出一个符合十三岁女孩的行为举止。对于汤若望的仪器和笔,她早几百年前就见过了,又怎么会觉得新鲜呢?

  “好啊!”若云得到了汤若望送给她的笔和墨水,笑了笑说道:“我很想去看看圣母像呢!”若云始终觉得自己无法做作出一个十三岁小女孩的样子来。毕竟她实算起来也有三十四岁了(算上了地府里的十年),而且古人说话的语气,她都已经是尽量学着说了,可是真的是太累了。

  “圣母能否让我不要嫁给皇帝呢?”若云对着圣母像轻声说道。她知道历史是无法改变的,然而能够有一丝期望她都不想放过了。仅管她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圣母,但是她想地府都存在的,那么西方神圣也应该会有的吧!

  一旁的汤若望听到了若云的话,不知道要怎么来开解她。他也知道昨天顺治皇帝也对着圣母像说了一番话,没有想到的是,两个就要成亲的人,却都心不甘情不愿的!

  “教堂真美!”若云走回到教堂里,看着美丽的教堂,由衷的赞美道。

  教堂顶上犹如高高的穹庐,上面用绚丽的色彩绘满了天使和天堂之神。墙壁上精美的浮雕,还有高大而美丽的祭坛。

  阳光从天窗里照射进来,让整个教堂里的气氛格外的温馨,墙壁上的浮雕也染上了一片桔黄色的光晕。

  “谢谢你神父!我要回去了!”若云逛过了整个教堂之后,又一次喝过了汤神父的药,感冒也好了很多了。

  “慢走!”汤若望送若云出了教堂门口,若云坚持不放他再送了,只好留了下来,目送她们离开。

第八章 感冒生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